G7 領袖會議將討論澳大利亞鋁業的碳邊境調整稅

日期: 110年6月11日

 

來源: ABC NEWS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06-11/carbon-border-adjustment-taxes-threaten-australian-aluminium/100205362

 

澳洲智庫(The Australia Institute)就G7鋁業碳邊境調整稅(carbon tariff)提出研究報告並建議澳洲聯邦政府,如果由歐盟領導其他主要經濟體採用所謂的碳邊界調整機制,澳大利亞價值數十億澳元之氧化鋁(alumina)和鋁(aluminium)出口產業可能面臨倒閉的風險。此次G7 領袖高峰會議會就碳邊境稅做出討論,歐盟及英國等國皆支持碳邊境稅,將對澳大利亞 126 億澳元鋁出口產業造成影響。

 

前開報告就潔淨能源監管機構(Clean Energy Regulator)規範之「排放密集且具碳交易風險(emission intensive and trade exposed, EITE)」產業進行研究,發現鋁業於 2019至2020 年創造近 240 億澳元的出口額,佔澳大利亞對外貿易的5% ,主要以精煉氧化鋁(alumina refining)和冶煉鋁(aluminum smelting)等將鋁土礦轉化為鋁品之出口大宗。澳大利亞擁有全球最大的鋁土礦儲量,氧化鋁全球生產國出口量僅次於中國,居全球第二(氧化鋁出口占全球總產量的 13.9%)。而經氧化鋁轉化之鋁產品,占全球產量的 2.3%,位居中國之後。而氧化鋁及鋁產品於 2019-20 年創造 126 億澳元的出口額。

 

澳洲國立大學公共政策學院名譽副教授Crawford School教授Hugh Saddler提醒,目前除中國以外,澳大利亞的三大重金屬冶煉廠是全球產量最多且排放量最大者,如果澳大利亞不對跨邊境碳調整機制(Carbon Tariff)作出回應,將會影響澳大利亞重金屬出口,且目前幾乎所有鋁和氧化鋁都以出口為主,聯邦政府應該研議因應對策,透過潔淨能源生產方式來確保相關產業更有競爭力。

 

澳大利亞鋁業協會(the Australian Aluminumu Council)執行長Marghanita Johnson表示,目前業界已致力碳減排,將氧化鋁排放量減為最低,並擁有具有領導地位之低碳氧化鋁新開發技術,倘以機械式蒸汽再壓縮(Mechanical vapour recompression) 替代技術開發,氧化鋁之碳排放量將減少 70%,生產全球碳含量最低的氧化鋁產品。另由澳洲再生能源署 (ARENA) 投入880 萬澳元用於開發MVR 生產技術,使用再生能源於生產過程中將廢蒸汽回收為可燃熱能,將可減少至少70%之碳排放量,目前已試用於鋁製程上。 J執行長亦表,目前該協會成員、力拓集團(Rio Tinto)及俄鋁(Rusal,透過母公司En+參與本計劃)皆參與此新技術試驗,期消除冶煉過程中碳(包括全氟化碳,Perfluorocarbons)的使用,未來並可擴大至其他潛在高密集碳排放型產業。

 

澳洲目前主要使用再生能源生產鋅,如塔斯馬尼亞州的 Risdon 冶鍊 廠已使用水力發電,而由韓國投資位於昆州Townsville之煉油廠亦使用太陽能發電供其所需,並與大型風力發電場合作,使再生能源使用率達全廠 86%之用電量。

 

澳大利亞聯邦政府鑒於目前國內產業大部份仍依賴燃煤發電,因此尚未同意徵收碳邊境關稅之協議。澳大利亞貿易部部長 Dan Tehan表示,目前碳關稅對澳洲並非可行的方法,將損害澳洲貿易發展。T部長並表示,所有國家都應該限制對環境商品徵收的關稅,並放開環境服務的相互合作。

 

另澳洲智庫氣候和能源項目主任 Richie Merzian 表示,考慮到國內經濟及氣候,澳大利亞需要適度地參與碳邊界調整機制。歐盟計劃在幾週內發布符合國際貿易規則的詳細 CBAM 提案,並與其貿易夥伴展開討論,目前英國、加拿大、日本和美國正在考慮調整碳關稅。渠並認為,如果澳大利亞不參與全球碳邊境調整機制,出口可能面臨遭課徵碳關稅,使企業喪失全球競爭力。而澳大利亞的天然資源及綠能技術優於大多數國家更有能力開發低碳減排技術並使其繁榮發展,有助於澳大利亞發展成為零碳排產業出口國。

 

澳洲綠能發展包括生產:綠氫和氨、綠色鋼鋁,、鋰、鎳、鈷、錳、稀土等電池和電子材料的開採及加工,用電能代替柴油驅動的採礦設備和電動車、生產低碳排放食品及由北至東南岸之再生能源發電設施等。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