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對中國稀土依賴程度過高,不利國安

資料來源:德國商報(Handelsblatt)

文號:1114060048號

 

根據德國商報Handelsblatt本(6/20)日報導,一份由德國政府委託「聯邦安全政策學院」(Bundesakademie fuer Sicherheitspolitik,BAKS)撰擬之研究報告顯示,除了近期因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德國驚覺對於俄羅斯能源的依賴程度過高,導致通貨膨脹動盪與社會不安定,其實德國更應預防對於中國的稀土原料供應的依賴恐有過之而無不及,政府及產業宜未雨綢繆及時導正。

由BAKS政治學專家Jakob Kullik領銜的研究報告指出,德國對於來自中國的稀土原料依賴過深,已構成國安疑慮。由於稀土原料是製造高科技產品如晶片半導體、電子零組件、太陽能面板、鋰電池、電動車、顯示器、光學儀器、風力渦輪機組、筆電、手機等,以及數不勝數的化工產品所不可或缺,德國自身產能有限,主要依賴進口,尤其主要進口來源固定,且過度向中國傾斜,未來倘有事故發生,恐造成德國製造業停擺或致使產業及能源轉型功虧一簣,不可不慎。

BAKS列舉德國主要依賴進口之稀土原料,以及其自中國進口之占比如下:石墨(90.4%)、鉍(87.1%)、鎂(79.8%)、鑽石粉(75.6%)、銻(68.7%)、鎵(60.6%)、錳(53.8%)、銦(36.1%)等。整體觀之,德國所有進口稀土原料,有高達93.5%來自中國,其傾斜嚴重程度可見一斑。

該報告引用聯合國能源總署IEA的估計,至2040年全球對於鋰與鎳的需求將成長將高達40倍,因此單是對於德國將致力氣候中和政策,推行電動車及電池技術升級,對於稀土原料的需求更是有增無減。

另,根據德國地質及礦物資源研究所(German Mineral Resources Agency ,DERA)調查,為順利達成德國氣候及能源轉型目標,至少有十數種的稀土原料供應必須確保。這些原料當中,雖有來自澳洲、南非、剛果、幾內亞、俄羅斯、以及其他歐洲國家等,但其中有大多數仍無法擺脫對中國之依賴。

作者Jakob Kullik建議,應將稀土原料安全設為聯邦政府跨部會議題、重新定位並提升聯邦經濟部對於稀土原料政策主導之角色、重新檢統「供應鏈法」調整確保稀土原料之優先次序,必要時將部分其他供應列為次要、設立稀土原料國家安全存量機制、並在2022年底前提出相應之國家安全戰略。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