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ipras是民族救星還是掃把星?



Financial Times暨網站消息,2015/06/30

單位:歐洲地區/荷蘭/駐荷蘭代表處經濟組

消息摘要

這幾個月有關希臘和債權國為如何紓困,拯救希臘經濟的談判消息不斷,鑒於原救贖計畫將於6月30日屆滿,而希臘新上台的左派政府,5個多月來,一再拒絕債權國增稅減支的緊縮要求,雙方的談判劍拔弩張、氣氛火爆;所以談判幾度破裂,危機遲遲無法解決。

鑒於時間所剩不多,過去2-3個禮拜歐元區的財政部長們為此密集地召開了十餘場緊急會議。而歐盟元首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原訂6月25-26日召開半年例會,為免希臘問題打亂原有議程,歐元區的元首特別在6月22日加開緊急會議。希臘總理Alexis Tsipras於出席6月22日峰會前,終於提出希臘的妥協方案,至此各界普遍認為本案將一如以往,在最後德、法大頭親自出面斡旋下,歡喜收場。



不料6月23日以後,陸續傳出債主之一的國際貨幣基金(IMF)對Tsipras總理提出的方案,仍不滿意,IMF認為希臘政府提出的方案中,許多關鍵的預估數有不實之嫌,雙方繼續駁火。6月26日歐盟元首委員會會議結束,Tsipras總理攜回債權國最後方案,此時外界對雙方終能達成協議仍樂觀看待。



不料6月27日(週六)清晨1時T總理出人意料地召開記者會,宣布將依法取得國會同意後,於7月5日舉行全民公投,讓希臘人民直接決定是否要接受債權國的對案,同時呼籲債權國對希臘即將到期的債務,能給予寬限期,直至希臘人民做出決定後再議。此語一出,舉世譁然。



6月27日下午歐元區財長們再度召開緊急會議,在希臘財政部長缺席的會議中,歐元區財長認為本案歷經5個多月的談判,都未能解決,就算再給希臘寬限期,也不見得會有幫助,故決議回絕希臘寬限期的要求。6月28日(週日)清晨希臘國會通過公投案,決定於7月5日舉行公投;同日稍後,歐洲央行(ECB)表示無法代墊隔(29)日希臘銀行所需之融通資金;另歐盟執委會(The Commission)也打破慣例公布債權國讓T總理攜回考慮的對案內容。

鑒於歐洲央行不願提供緊急的融通資金,為避免6月29日(星期一)發生銀行擠兌,T總理於6月28日(週日)晚間宣布希臘銀行6月29日起停業1週,並凍結全國資金的流動,股市也停止交易,一切俟7月5日公投結果再議。看來6月30日應償還IMF的€16億歐元,勢將跳票。



觀察與解析:



1. 有關希臘的問題,本刊曾於第12和13期分別以「希臘這次玩真的嗎?」和「歹戲拖棚或風暴將起?」2篇文章,詳加解析;所以有關本案的癥結,請參考該等文章。希臘案於該2文章刊出後,再經過2個多月的醞釀,上演Tsipras總理要求公投、實施全國資金管制的脫稿戲碼,賭上自己的政治生命;他到底是希臘的民族救星,還是掃把星?將是本文分析的重點。

2. 筆者在漫長的公務生涯中、曾長期派駐在4個先進和落後的國家工作,處理政府間的經貿事務。據本人的經驗和觀察,各國公眾的利益實際上是掌握在當權少數的幾個人手中。一般說來,這幾個人均是該國一時之選的菁英份子,精明幹練、有理想、有抱負,工作不辭辛勞幾乎是共同的人格特徵。但是這些天縱聖才的人,個人主觀上所認知、在與對手斡旋、戮力追求的公眾利益或國家利益,是否正是眾人所要的客觀利益,或眾人所追求的幸福,則只有時間能夠證明。

3. 這幾年在希臘的社會裡,有許多人生活困頓、求職無門,失業在家或出外謀生;而退休的公務員每月靠著€600-700歐元,在高物價裡苟且求生,這些景象已成常態。這一切在7-8年前,相信連希臘人自己或一般世人都無法想像原是這麼好過日子的地方,竟會淪落至此。同時也就是這樣的困境,才讓左派、激進的政治人物能乘勢竄起掌權,揮舞著對抗放高利貸、「吸血鬼」的大旗。

4. 從經濟的觀點去看,希臘於1981年得以加入夢寐以求的歐洲經濟共同體(EEC),應是其後20年經濟得以繁榮富庶的主要因素。因為以船務運輸、農業和觀光產業為主的經濟,有了歐洲市場的保障;再加上能與西歐先進國家的人員、智識自由地交流,希臘人民的生活水準,自然水漲船高,得以歡喜過日。

5. 但2001年以偷跑的方式,硬加入歐元區的決定,似乎就種下今日的惡果。希臘原本富庶的生活,多拜歐盟餘蔭所賜,靠自己的努力較少;以缺乏競爭力的經濟體質,硬要加入歐元區後,短期間內確實人人手上的幣值頓增,點石成金的結果,大家日子過得更加歡樂。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金融風暴掃來,原本有錢的鄰居,個個被掃得東倒西歪,來希臘觀光花錢的人遽減,日子開始入不敷出。但歐元國的招牌讓希臘只要肯付利錢,還是借得到錢花,如此翻滾至今,債台高築到€3,000億歐元以上。

6. 這€3,000億的債,目前已有4/5在德法兩國的幫助下,以移花接木的手法,從民間銀行移至國際貨幣基金(IMF)、歐洲央行(ECB)、歐盟(EU)等公務機關的身上,並大部份由德、法、義等國當保人。所以希臘若選擇宣告破產這條路,這€3,000億的債,約有€2,400億將由各相關國家的公庫吸收,餘€600億歐元左右的金額,則由持有希臘公債的人認賠。故此次談判中,債主方(歐元區政府搭配IMF)最不希望見到的結果,就是希臘新上台的Syriza左派政黨選擇宣告破產,一了百了。

7. 左派的政治人物本來就代表被剝削者的利益,對既得利益的剝削者,不會存有好感。雙方談判因意識形態不同而缺乏互信,難免火爆;加上希臘這些菁英在西方社會受教成長,與坐在對桌這些穿西裝、打領帶的對手,雖然穿著差很大;但在智識、策略、自信上,卻毫不遜色。加上這幾個月的談判,雙方都不是在談自己口袋裡直接的利益,都是談「公益」,所以雙方除鬥智外,也鬥氣,整個過程看起來比較像用別人的錢在玩梭哈,而比較不像是要各讓一步地去解決問題。

8. 目前局勢的演變,不知是因雙方鬥氣致擦槍走火,還是仍在雙方的算計中。因為Tsipras總理以往確曾警告對方,如仍堅持要求希臘刪減退休金的支付;將舉行公民投票讓直接民意來決定;但6月26日歐盟元首委員會會議結束後,T總理對債權國最後給的方案,雖不滿意,然也沒讓對方嗅出要以公民投票來定奪之意。故事後出乎對方意料外地宣布要舉行公民投票,並希望對方給予寬限期的豪賭,讓舉世的金融市場陷入動盪。另一方面,歐元區的袞袞諸公聞訊後,竟然連一個禮拜的寬限期都不願給,也讓人氣絕。

9. 我想從T總理個人的算計看,金融的動盪,吃虧受損較大的是德法義西等大國的經濟,這些國家掌權者所受的壓力,不比他本人低;但對手因是被連累,心裡的氣顯然更不是味道,爽一;公民投票的結果,若不接受剝削者方案,希臘先跳票,接著宣告破產,雖面子不好看;但破產後,€3,000億不用還,對方還得幫忙擦屁股,爽二;縱使因此被迫退出歐元區,從經濟上看也不是壞事,反正目前人民已在臥薪嘗膽的處境,恢復自己發行鈔票後,雖然仍要繼續苦個幾年;但總會看到天日,爽三;若公投不過,大家決定要留在歐元區繼續混,那是民意所歸,渠本人已儘力為人民爭取福利;頂多因施政與民意相左,被迫提前舉行大選,大選若選輸,求仁得仁,掛冠求去罷了,爽四。

10.
而歐元區的袞袞諸公,平日呼風喚雨慣了,這幾個月卻被一群連領帶都不打、出門騎重型機車的化外小子,衝撞到不行;平日忙自己業務外,緊急的額外會議就開了幾十場,覺也睡不安穩。而且對著開口借錢的人,還得說盡好話、狠話;但對方仍不識相地要脅說,你如果不繼續借,條件不放寬,債務不打折的話,你的後果會比我更慘;長期面對這樣的局面,心中自然有氣。如今,對方又耍陰,竟然在最後時限把仍在談判桌上的要約,說要拿去公民投票,讓幾百萬不明究裡的人,來投票決定,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11.
歐元區的袞袞諸公熬了5個月,最後連一個禮拜的寬限期竟不願給,我想他們的算計在:讓希臘人嘗嘗資金管制的親身痛苦後,7月5日的公民投票「靠歐族」勝算較高;屆時若能把Syriza黨弄倒,將昔日好說話的朋友找回,爽一。公民投票的訴求應是要不要接受債權國救贖的對案,如今前救贖方案屆滿,後救贖方案未有協議,所以沒有方案可以進行票決,讓T總理要的公民投票,理論上陷入沒有標的可投的矛盾,爽二。被氣炸了幾個月後,終於找到可怪罪於對方的理由,不再繼續借錢,爽三。若希臘人民投票決定脫離歐元區,走自己的路;這對德國、荷蘭來說,等於摔開了一個拖油瓶,爽四。

12.
由以上分析,各位可以想見菁英過招,若談的是別人口袋裡的錢,往往會參雜本身的情緒、意識形態、或個人利害在裡頭,這是人性使然;至於他們最後的決定,是否真正符合芸芸眾生的利益?盡盡心力罷了。時間會告訴我們Alexis Tsipras總理到底會是希臘的民族救星,還是掃把星?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後記:

Tsipras總理於6月29日晚上接受希臘電視的訪問,鼓勵民眾於7月5日投票拒絕債權國的要脅,雅典城也聚集數萬民眾支持政府的立場。因此,路透社6月30日早上報導歐盟執委會Juncker主席向T總理做最後的喊話,J主席表示債權國願贈與希臘一筆錢代還IMF當(30)日到期的借款,其餘債務條件也可以再談,只要T總理以書面同意7月5日他的Syriza黨投票時,會轉成「靠歐族」。(哈!又是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