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I數據:外需壓力仍大 進口支撐猶存

PMI數據:外需壓力仍大 進口支撐猶存

4月,中國大陸以人民幣計價的外貿進出口同比降幅進一步收窄,其中,出口同比止跌回升,顯著好於預期,但進口成長由漲轉跌。4月,中國大陸貿易順差達到人民幣(同下)3,181.5億元,增加2.6倍。

在全球經濟景氣及疫情影響顯著回落的背景下,中國大陸出口成長止跌回升,除部分受到去(2019)年同期低基數效應的支撐外,主要表現出中國大陸生產恢復帶來的訂單持續消化對出口的推動依舊強勁。4月,中國大陸對主要美、歐、日出口成長普遍回升,但隨著疫情向亞太地區擴散,中國大陸對東盟出口成長出席回落。 

主要出口商品中,受海外疫情發酵,防疫物品需求增加的影響,塑膠製品出口成長進一步攀升,紡織品出口大幅反彈。此外,自動數據處理、汽車底盤、高新技術、機電產品出口成長顯著回升,是4月出口成長轉正的重要支撐。鞋類、箱包、服裝等出口依存度較高的勞動密集產品出口降幅進一步加大,反映出外需走弱對出口的負面影響。 

4月主要加工貿易方式中,來料加工進出口同比降幅持穩於3月,體現了外需收縮的影響;而進料加工貿易呈現出出口反彈,進口下滑的特徵。其中,出口反彈的體現了外貿企業復產趕工延續影響,而進口下降或受到海外疫情導致國際貿易物流受阻,原材料供給受挫的影響。 

主要進口商品看,4月進口下滑,主要來自原油進口的大幅下降,這一方面受到原油價格暴跌的影響,另一方面與去年同期基數較高有關。除原油外,4月國際銅價降幅較大,對銅材進口額造成不利影響,但同時,鐵礦進口在國際礦價下跌的情況下,進口額逆勢大幅成長,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國大陸基建、地產投資4月出現明顯的恢復。 

總體來看,4月進口的下降,部分受到去年出口基數較高的影響,部分受累大宗商品價格下跌的拖累,而商品進口數量維持穩定,表明中國大陸需求延續修復。

 

4月中國大陸出口成長顯現出較強的韌性,主要表現在中國大陸出口結構優化的背景下,中國大陸生產修復對出口的支撐,而非外需回暖。而儘管4月下旬開始,歐美國家逐步重啟經濟,但在歐美國家疫情尚未完全控制的情況下,經濟恢復的力度恐將有限,同時,新冠疫情向亞太國家擴散使中國大陸對東盟貿易持續承壓,預計外需疲弱對出口的壓力恐難緩解,未來中國大陸出口仍面臨較大壓力。此外,隨著中國大陸需求的持續恢復,進口成長存在支撐,綜合作用下,預計貿易順差將會收窄。總體來看,中國大陸外貿形勢仍難言樂觀。 

出口超預期成長 貿易順差顯著擴大

4月,中國大陸以人民幣計價的外貿進出口與去年相比較下降0.7%,降幅進一步收窄,其中,出口同比止跌回漲,當月同比成長由3月的下降3.5%升至成長8.2%,顯著好於預期,但同時,進口成長由漲轉跌,同比成長由3月的成長2.4%降至下降10.2%4月,中國大陸實現貿易順差3181.5億元,增加2.6倍。 

復產趕工推升出口增速 供給受挫疊加價格回落拖累進口

4月,在全球經濟景氣受疫情影響顯著回落的背景下,中國大陸出口成長止跌回升,除部分受到去年同期低基數效應的支撐外,主要表現了國內生產恢復帶來的訂單持續消化對出口的推動依舊強勁。4月,受疫情影響,歐美主要經濟體經濟景氣顯著回落,但中國大陸對主要美、歐、日三國出口成長普遍回升。4月,中國大陸對美國、歐盟、日本的出口增速分別為2.3%-4.5%33%,較3月分別回升了23%19.7%34.4%。而隨著疫情亞太地區擴散,中國大陸對東盟出口成長由3月的7.7%回落至4.2% 

主要出口商品中,受海外疫情發酵,防疫物品需求增加的影響,塑膠製品出口成長進一步攀升,紡織品出口大幅反彈。此外,自動數據處理、汽車底盤、高新技術、機電產品出口成長顯著回升,由於機電及高技術產品出口額占中國大陸商品出口比重較高,因此,機電、高技術產品大幅反彈是4月出口成長轉正的重要支撐。而同時,鞋類、箱包、服裝等出口依存度較高的勞動密集產品出口降幅進一步加大,反映出外需走弱對出口的負面影響,但由於上述勞動密集產品占中國大陸出口比重相對較小,未對中國大陸出口產生顯著的衝擊,顯示出口結構優化使外貿韌性增強。 

從加工貿易進出口的情況看,4月加工貿易進出口與中國大陸總體進出口走勢一致,表現為出口反彈,進口下滑的特徵。4月,中國大陸加工貿易出口同比成長由3月的-14.1%大幅反彈至3.9%,而進口成長由3月的1.2%下降至-10.1% 

在主要加工貿易方式中,來料加工進出口同比降幅持穩於3月,而進料加工貿易卻同樣呈現出出口反彈,進口下滑的特徵。4月,來料加工進口、出口同比分別下降15.8%7.4%,總體持平於3月的下降15.2%8.4%;進料加工貿易出口同比成長5.3%,較3月的下降14.8%大幅回升,而進口同比下降8.5%,較3月的成長6.3%大幅回落。 

由於來料加工貿易主要取決於海外委託方的需求,因此來料加工進出口同比維持下降體現了外需收縮的影響。而進料加工貿易由於是由中國大陸企業自行組織原材料的進口和成品的出口,因此,出口反彈的體現了外貿企業複產趕工延續影響,而進口下降或受到海外疫情導致國際貿易物流受阻,原材料供給受挫的影響。 

從主要進口商品看,4月中國大陸進口下滑,主要來自原油進口的大幅下降。4月,中國大陸以美元計價的原油額進口同比大降49.3%,降幅較3月增加近40%。原油進口額大幅下降一方面受到原油價格暴跌的影響,另一方面與去年同期基數較高有關。 

從進口數量看,4月,中國大陸原油進口量達0.41億噸,基本持平於3月的0.43億噸,但由於去年4月原油進口量成長較快,致使原油進口量當月成長由3月的成長4.47%下降至下降7.54%,同時,由於國際油價4月進一步回落,拖累原油進口額跌幅遠大於進口量。 

除原油外,4月國際銅價降幅較大,對銅材進口額造成不利影響,4月,中國大陸未鍛造的銅及銅材進口量同比成長12.6%,但進口額下降5.2%,但同時,鐵礦進口在國際礦價下跌的情況下,進口額逆勢大幅成長,4月,中國大陸鐵礦砂及其精礦進口額同比成長由34.1%大幅上漲至18.2%,鐵礦進口的成長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基建、地產投資4月出現明顯的恢復。 

總體來看,4月進口的下降,部分受到去年出口基數較高的影響,部分受累大宗商品價格下跌的拖累,而商品進口數量維持穩定,表明中國大陸需求延續修復。 

外需壓力仍大 進口支撐猶存

4月出口成長顯現出較強的韌性,主要體現了在出口結構優化的背景下,中國大陸生產修復對出口的支撐,而非外需回暖的表現。而儘管4月下旬開始,歐美國家逐步重啟經濟,但在歐美國家疫情尚未完全控制的情況下,經濟恢復的力度恐將有限,同時,新冠疫情向亞太國家擴散使中國大陸對東盟貿易持續承壓,預計外需疲弱對出口的壓力恐難緩解,未來中國大陸出口仍面臨較大壓力。此外,隨著中國大陸需求的持續恢復,進口成長存在支撐,綜合作用下,預計貿易順差將會收窄。總體來看,中國大陸外貿形勢仍難言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