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國大陸經濟發展如何定調?

2020年中國大陸經濟發展如何定調?

今(2020)年以來,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大陸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各方正翹首以待,即將召開的今年中國大陸兩會如何為全年發展方向定調。 

一季度,中國大陸生產總值下降6.8%,為有GDP季度核算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在中國大陸疫情防控阻擊戰取得重大戰略成果的同時,海外疫情蔓延、全球貿易承壓、金融市場動盪等因素,讓中國大陸經濟前景仍面臨不確定性。 

尤其在兩會推遲召開的背景下,各方圍繞今年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目標怎麼定的討論已持續月餘。中國大陸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建議,將經濟政策主要目標轉變為穩就業和提供失業後的社會保障。 

中國大陸經濟正處於復工復產關鍵期,設定合理目標有利於穩定預期。在中國大陸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張明看來,穩就業與經濟成長速度正相關,因此今年仍應制定富有彈性的年度增長目標,以此協調資源配置。 

表面上看,上述觀點針鋒相對,但其內在邏輯卻不乏共通之處。 

在中國大陸經濟從高速度向高品質發輾轉軌的當下,人們談論設立增長目標與否,其實已不再關乎某個靚麗數字,而是如何讓該目標更貼近實際、更惠及民生、更有效指導發展。而這,也正是中國大陸政府搭建經濟發展參照系時遵循的重要準則。 

事實上,不同於以往的指令性目標,如今中國大陸官方設定的各項年度經濟發展指標更多起到的是預測作用。翻看過去幾年政府工作報告,其中GDP增長預期目標多以左右的靈活表述或區間方式呈現,其目的在於展望未來一年發展路徑和潛力,而非給自己背上「數字包袱」。 

眼下各方關心全年GDP增長目標幾何,更多因為中國大陸計畫今年實現全面小康,「GDP2010年翻一番」是重要指標之一,而達到該指標又要求一定經濟成長速度。 

但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鳴看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一場全面而深刻的變化,涉及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各方面,要看「量」,更要看「質」。 

如其所言,「小康」二字反映的是民眾生活水準和狀態。全面小康包含一整套指標體系,其中既有GDP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翻番的量化目標,又有脫貧攻堅這一聚焦獲得感的品質目標,還有政治、文化、生態文明等「軟目標」。 

據此,王一鳴指出,即便部分量化目標在統計意義上略有差距,但這種差距是受疫情影響造成的,不會在總體上影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程。 

毋庸諱言,此次疫情嚴重衝擊生產生活秩序,抗擊疫情讓中國大陸經濟付出了必要的也是不得不付出的代價,一定程度上也打亂了原有發展步驟。 

但用中國大陸發改委副主任兼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的話說,疫情對中國大陸經濟運行有較大影響但影響總體可控,沒有也不會改變中國大陸經濟長期向好的發展趨勢。 

面對錯綜複雜局面,繼「六穩」之後,近期中央政治局會議又提出「六保」,凸顯眼下中國大陸經濟政策更強調保持戰略定力、堅持底線思維,著眼於守住基本盤,為增長「兜底」。 

由此觀之,無論是否給GDP等指標安上具體數字,中國大陸兩會為今年經濟發展搭建的參照系都將聚焦應對疫情衝擊、保證經濟平穩運行,並與全面建成小康、保障基本民生等長期任務銜接。循著這一方向,從發行特別國債到提高赤字率,中國大陸如何讓一攬子宏觀政策落地生效,也料將在這個5月得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