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棕油產業概況

馬來西亞棕油產業概況 棕油(Palm Oil)概述



棕櫚樹(又稱油棕櫚、油棕)是在1870年,由英國殖民者自西非引進馬來西亞,初期僅作為觀賞性植物。1917年起英殖民政府倡導大量商業種植,現在已成為馬國最重要經濟農作物。自1960年起,油棕種植面積每年都在不斷增長,2016年馬來西亞棕櫚樹種植面積已達574萬公頃,較2015年增加1.7%,約占馬國土地總面積17.37%。



馬來西亞棕櫚樹的種植主要是以改良品種Tenera為主。其棕油產量大約為每公頃4.0公噸,外加0.5公噸棕仁油(PKO)及0.6公噸棕仁粕(PKM)。棕櫚樹在種植後3年就可達到收穫期,經濟壽命為25年,與其他油料作物相比,棕櫚樹每公頃產油量最高。棕櫚果的尺寸大約和小李子相同,它是成串生長,每串重量為10公斤至20公斤。每串大約有2,000顆果子。每顆果子由果肉和果仁(種子)組成。果肉含有大約49%棕油,而果仁含有大約50%棕櫚仁油。這兩種油的成分大不相同。棕油主要含有棕櫚酸及油酸,為最普通脂肪酸。棕油飽和程度大約為50%,而棕櫚仁主要含有月桂酸,飽和程度達80%以上。



馬來西亞棕油產量已由1960年9萬公噸,增加至2016年1,731萬9,177公噸。自2006年起,印尼棕油產量開始超越馬來西亞,目前馬來西亞的棕油產量居世界第二。1985年,世界棕油產量已超過乳脂和牛羊脂的總和,成為世界上第二大類油脂(在大豆油之後)。2016年馬來西亞棕油產量占世界總產量39%。在世界植物油中,棕油貿易量最大。馬國2016年棕油出口量達1,604萬5,957公噸。




棕油的歷史



棕油用作食物已有5,000餘年歷史。棕櫚樹本身是西非土生植物,為傳統的食物來源之一。棕油極可能為古代貿易商品,因為在埃及Abydos的一座5,000年古墓中,部分陪葬物中曾發現此物。1897年法國雜誌Comptes Rendus曾報導過在發掘此墓期間對掘出的一些物品進行化學分析。分析者M.C.Friedel發現在一個陶罐中貯放有數公斤液體,經分析其成份類似棕櫚油,在長期貯藏中已變質。



棕油的營養價值



1984年棕油成為油脂出口貿易中銷售量最大食用油以前,它作為膳食油脂的世界性意義尚未被認識到。至1991年,其貿易額上升到33%,其中99%以上的棕油用於食用,這是因為它具有多方面的適用特性和穩定性的優點。例如,棕油可以穩定人造奶油及起酥油中的β-原始結晶,該性質使得產品適合食用。



由於棕油主要用於食物,便自然產生對該油進行營養研究的興趣,以後又因反對棕油和反對熱帶植物油的爭執,促進和加速這方面的研究。世界上某些研究組織曾對此問題進行觀察,並將研究結果發表在國際期刊上,如美國臨床營養期刊Amer.J.Clin.Nutr.及 營養研究Nutr.Res.。由於棕油在人類膳食中重要性日漸增長,又由於用氫化油代替棕油引起問題,發表此篇有關棕油與人體營養關係的研究成果應是有益和及時的。



棕油中含有胡蘿蔔素,因此顏色較深。其成分包括43% 飽和脂肪酸、43%單元不飽和脂肪酸和13%多元不飽和脂肪酸,並含有豐富的維生素K和其他元素。



在國際食物法規委員會(CODEX)努力規劃下,棕油成為聯合國糧農組織與世界衛生組織食物標準的16種可食用植物油之一。委員會規劃的主要目的是保護消費者的健康和保證食物貿易中公平交易。



棕油功能



棕油用途非常廣泛,除了果實(Mesocarp)和棕仁(Kernel)可以分別榨成棕櫚油(Crude Palm Oil)和棕仁油(Palm Kernel Oil)之外,幾乎整棵樹的每一部分都有用處。





棕櫚樹的葉子、樹幹及棕果果串(EFB),可用來造紙、製板,還可製造飼料及塑膠複合品;棕仁外殼(Kernel Shell)可用來製造活性炭(Activated Carbon),可說整棵樹均有用途。



在非洲、中國大陸、印度及馬來西亞等許多國家,棕油廣泛用作為烹飪油。至工業方面,棕油被用於製造人造黃油、巧克力、雪糕及食用油脂,其果仁渣餅用作動物飼料。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油炸速食麵須使用棕油;棕油也廣泛應用於製造肥皂、香皂、蠟燭、清潔劑、潤滑油、甘油、顏料、化妝品、髮膏、鐵器防銹劑及汽車燃料(生質燃油)。棕油果殼可用作燃料及鋪油棕園內的道路。棕油亦可用作提煉維生素、蛋白質、抗生素等藥品。



馬來西亞棕油種植地區



根據馬來西亞棕油局(Malaysian Palm Oil Board,簡稱MPOB)統計顯示,馬國2016年油棕樹總種植面積計達574萬公頃,較2015年成長1.7%;其中東馬為該國最大油棕種植地區,計306萬公頃,西馬半島種植面積則占268萬公頃。



依照州別區分,沙巴州為馬國油棕最大種植地點,計155萬公頃;其次為砂勞越州(151萬公頃)、柔佛州(75萬公頃)、彭亨州(73萬公頃)及霹靂州(40萬公頃)。



依照類型區分,私人園區占總種植面積61.2%;其他為小園主(16.3%)、聯邦土地發展局(FELDA,12.3%)、州政府/政府機構(6%)、聯邦土地綜合局(FELCRA,3%)及橡膠小園主發展局(RISDA,1.2%)。



棕油產量



根據馬來西亞棕油局(MPOB)統計顯示,馬國2016年棕油總產量達1,731萬9,177公噸,較2015年下跌13.2%;其中沙巴州產量最高,達484萬7,253公噸;其他依次為砂拉越州(358萬5,285公噸)、柔佛州(274萬5,389公噸)、彭亨州(242萬2,681公噸)及霹靂州(162萬9,338公噸)。2017年前9個月,馬國棕油產量為1,413萬3,397公噸,較2016年同期增加12.24%。



棕油及棕油產品出口量



2016年全球經濟,特別是歐盟國家對植物油需求萎縮,使得馬國棕油出口量僅達1,604萬5,957公噸,較2015年下跌8.1%;主要出口市場為印度(283萬公噸,占馬國棕油總出口量之17.6%,為馬國最大出口市場),其他依次為歐盟(206萬公噸)、中國大陸(188萬公噸)、巴基斯坦(88萬公噸)、土耳其(66萬公噸)、菲律賓(63萬公噸)及美國(59萬公噸)。前述7個市場,共占馬國棕油總出口量之59.3%。



2017年前9個月,馬國棕油出口量達1,223萬1,847公噸,較2016年同期成長2.17%;主要出口市場為印度(183萬公噸、歐盟(143萬公噸)、中國大陸(135萬公噸)、巴基斯坦(71萬公噸)、菲律賓(52萬公噸)、土耳其(48萬公噸)及越南(44萬公噸)。



馬國2016年棕油出口金額為645.92億馬幣(約合143.86億美元),較2015年之601.69億馬幣增加7.3%。2016年平均出口價格為每公噸2,653馬幣,較2015年增加23.2%。



馬國2016年油脂化工產品出口量為276萬公噸,較2015年減少3.3%;主要出口產品為脂肪酸(92萬公噸,占總出口量之33.4%)、脂肪醇(56萬公噸)、甲酯(48萬公噸)、香皂條(41萬公噸)及甘油(39萬公噸);主要出口市場為歐盟(53萬公噸,占總出口量之19.2%),其他依次為中國大陸(39萬公噸)、美國(27萬公噸)及日本(23萬公噸)。馬國2017年前9個月,油脂化工產品出口量為198萬5,102公噸。



由於全球石油開採與探勘成本日益高漲,加上地緣政治因素等風險,致油價波動,許多歐美國家已改用生質燃油(Bio Fuel)來取代石油,歐洲已規定柴油必須加入至少5%的生質柴油(Bio Diesel),因之生質燃油為棕油業帶來無限商機。





目前製造生質柴油大部分採用大豆油、葵花子油及菜籽油為原料,它們平均價格較棕油為貴,倘轉用棕油則價廉物美,因此棕油業前景受看好。





馬國2016年生質燃油出口量為8萬3,581公噸,較2015年減少53.3%;出口額為2.48億馬幣,較2015年減少48.8%。馬國2017年前9個月,生質燃油出口量為20萬6,412公噸。





棕油進口量



馬國2016年棕油進口量為41萬5,414公噸,較2015年減少59.6%,主要進口來源國為印尼。馬國2017年前9個月棕油進口量為50萬公噸。



棕油貿易狀況



在世界油脂貿易領域,棕油通常引導著大豆油,在出口市場上處於領導地位。在上個世紀60年代,棕油在世界油脂貿易中並不突出,當時的主要貿易油脂為大豆油及動物油脂。至1993年,情況發生巨大變化,棕油貿易量占全球油脂貿易量比重從1970年10%增加至1977年20%,1985年達到30%水準。截止2016年,棕油貿易量占世界油脂總貿易量56.18%。



馬來西亞目前為世界第2大棕油生產與出口國,其棕油產量88%係供出口用途。近幾年,印尼棕油出口量不斷增加,已超越馬來西亞成為最大棕油出口國。



印尼與馬來西亞控制88%世界棕油出口市場份額,其他主要出口國包括奈及利亞、象牙海岸、巴布亞紐幾內亞、泰國、哥倫比亞等。



馬國棕油局轄下棕油技術研發公司與中國大陸蘇州阿拉丁電子商務公司簽署瞭解備忘錄,藉助中國大陸強穩電商平台,以擴大馬國棕油及棕油產品在中國大陸的市場占有率。





馬來西亞棕油出口商



森那美集團(SIME DARBY)目前為馬國最大油棕種植集團,2016年營業額為445億馬幣,種植業占該集團總營業額之32.26%,貢獻顯著。除種植業外,該集團業務遍布汽車業、房地產業、能源業與公用事業,市值約622.96億馬幣。



該集團基於全球食品價格飆漲,正探討在海外收購更多土地以擴大油棕種植。該集團目前在馬國油棕種植面積達60萬3,254公頃,在印尼、西非賴比瑞亞(Liberia Rep.)及巴布亞新幾內亞與索羅門群島共栽種2萬5,741公頃油棕,顯見該集團極看好棕油產業。





聯邦土地發展局全球創投控股公司(Felda Global Ventures Holdings Bhd,簡稱FGVH)油棕種植面積達33萬4,478公頃,也在印尼栽種6,712公頃油棕。該公司市值約56.5億馬幣。



IOI 集團為馬國十大首富之一的華裔殷商李深靜創辦,該集團在馬國油棕種植地達19萬1,767公頃,印尼則有2萬6,150公頃油棕種植地。該集團市值約281.52億馬幣。



該集團除大力拓展棕油種植外,也積極發展棕油下游產業,例如將棕油提煉為食用油(edible oil)、油脂化工(oleochemical)、脂肪酸(fatty acid)、脂肪醇(fatty alcohol)及其他食物加工產品。除在沙巴州山打根及柔佛州巴西古當設立煉油廠外,該集團亦在荷蘭鹿特丹設立煉油廠,主要供應歐洲及南美洲棕油下游業務,及歐洲食用油市場。





馬國其他主要棕油出口商為Wilmar Edible Oil, KL Kepong, Felda Marketing, Lam Soon, Yee Lee及Kwantas等公司。相關公司公司詳情資料,請參閱馬來西亞棕油局網頁http://econ.mpob.gov.my/economy/exporters/EID_exporter.htm。





棕油爭議



近年來,馬國棕油產業飽受環保人士抨擊,並被標籤為不環保、濫伐森林和濫殺人猿、破壞生物多樣化、溫室氣體排放、破壞泥炭地、影響野生動物的棲息地等。MSPO認證為一項長期投資,除確保馬國生產的棕油品質受肯定外,也可協助國際棕油價格更穩定。



馬國種植暨原產業部長馬袖強指出,該部將於近期與16位駐馬國歐盟成員國大使會晤,以進一步表明馬國反對歐盟計劃於2021年,對棕油生產的生質燃油實施進口禁令措施。棕油產業為馬國重要產業之一,倘歐盟實施生質燃油禁令,勢必影響馬國逾百萬小園主的權益。針對該不公平措施,馬國政府將採取反擊行動,除向世界貿易組織提出投訴外,馬國也將蒐集相關資訊,以向歐盟政治領袖證實,馬國也注重環境保護,包括推動大馬永續棕油認證(MSPO)。





棕油認證



馬來西亞種植暨原產業部長馬袖強宣布,強制實施「大馬永續棕油認證」(MSPO),限定油棕種植業者,尤其小園主,須最遲於2019年12月31日獲得MSPO認證。至擁有棕油永續發展圓桌會議(RSPO) 認證油棕種植業者,其強制獲得MSPO認證期限為2018年12月31日;非RSPO認證者,最後期限則訂為2019年6月30日。



目前馬國油棕種植面積達574萬公頃,惟獲得「大馬永續棕油認證」僅22萬2,778公頃,占總面積3.88%;當中大園主為21萬5,980公頃,而小園主只有6,798公頃。該部盼強制落實MSPO認證,以證明馬國棕油產業能永續經營,且無破壞生態環境。





展望



棕油業為馬國第四大外匯收入來源,加上馬國政府於2010年10月啟動十年經濟轉型計畫,將棕油產業列為12項關鍵經濟領域(NKEA)之一,顯見其前景仍受看好。根據前開計畫,馬國估計尚有130萬公頃地適合種植油棕,當中100萬公頃係座落於東馬砂勞越州,西馬半島已幾無可供耕種土地。




基於種植用地嚴重不足,許多馬國大型種植業集團已積極前往印尼、非洲及南美洲種植棕櫚樹;其中地理、氣候及文化與馬國相近之印尼自然成為投資人首選。根據粗略估計,約50%馬國種植業集團已在印尼加里曼丹投資。



馬國政府籲請棕油種植業者應增加棕油產量,多元化至利基市場,包括發展新下游領域,諸如先進油脂化工產品及生質燃油。馬國盼至2020年棕油產業可創造1,780億馬幣之國民總收入。



馬國種植暨原產業部長馬袖強指出,受全球經濟復甦及高棕油價格激勵,馬國2017年棕油生產量,將由2016年1,750萬公噸,走高至1,950萬公噸,出口額可望突破700億馬幣。 估計2018年棕油平均價格將與本年相近,維持每公噸2,600至2,700馬幣。



除美國已宣布退出外,其他11個成員國已達致共識,以便進一步落實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並同意將TPP協定易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和前進協定(CPTPP)。CPTPP協定擁有高達5億人口。在美國尚未退出TPP協定前,馬國棕油和棕油產品出口至TPP總額為123億馬幣,如今美國退出後,相關出口額則縮減至84億馬幣。儘管如此,CPTPP市場仍大有可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