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通脹難遏制

資料來源及時間:香港商報2008年3月21日 商情本文: 香港的通脹主要來自兩個方面:一是進口因素,一是當地因素。 進口通脹,在當前看,肯定只會日益加劇。港元與美元實行聯繫匯率,而美元貶值已成趨勢。以石油價為例,漲價主要是以美元計算,若以歐元,以至日圓計算,漲幅有限。香港已轉型為服務型經濟,當地工業生產微不足道,農業生產,就算是豬禽、蔬菜,一直以來都有相當的當地生產、當地供應,但卻被政府部門自以為是的政策所壓迫驅逐,使國際上許多大城市還保留、且近年有所發展的城市農業、市郊農業,也要在香港絕跡。 港元隨美元貶值,進口價格便絕對是只升不降。就連中國中央政府長期替香港平抑自中國供港的豬牛肉類,亦被香港某些利益集團所攻擊,美其名是開放市場,實質是搶奪中國企業五豐行等的業務。到頭來中央政府放手不理,純粹市場化營運,則香港來自中國的肉類供應再無政府干預,變成完全暴露於中國市場價格的影響下,單單人民幣對美元升值,香港來自中國的食品價格便每年漲幅不止5%。 香港近一、二十年放棄生產,變成差不多完全依賴進口商品,國際漲價,香港無法迴避。美元貶值,港元不能不貶,進口通脹在今後幾年裡,可能便大有高企於接近10%的水平。 與一般說法不同,香港早已不是自由經濟、自由市場,商品服務供應已出現寡頭壟斷,且在許多方面,政府與壟斷企業合作,幫助它們抬價賺取暴利。例如電力費用、燃油價格、公共交通收費,都差不多是政府給予合法壟斷,保證高額暴利,或放任不理。又如房地產,政府竟可放任地產發展商合力大減市場新增供應(一如石油出口組織國的卡特爾),抬高房價。政府也放棄租金監管,停建公屋、居屋。這些基礎價格只升不跌,肯定會構成推動整體物價連番上漲的壓力。 即使香港購買力增長不前,部分最終產品、服務市場競爭劇烈,企業被迫通過抑減工資等方法來消化部分漲價因素,但基礎價格連番上升,只會迫使中小企業倒閉,市場傾斜於大企業寡頭壟斷,超級市場便是明顯例子。即使街市和藥房願意以合理低價格抗衡,領匯和其他業主也可以提高租金來打擊他們,讓財雄勢大、佔市場大比重的超級市場集團任意提價。當這些基礎價和超市價格都操於壟斷企業集團之手時,便可以肆無忌憚地以通脹為藉口漲價(漲幅當然比成本上升遠遠為高),香港的通脹因此不可能回復到過往低通脹的階段。 若果政府不作為,香港今後幾年的通脹必然上升,而由此帶來的社會問題也必然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