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中國大陸簽署第六階段CEPA協議

香港與中國大陸簽署第六階段CEPA協議

一、前言


CEPA是中國大陸與香港簽訂的首項自由貿易協議,該份主體文件首先於2003年6月29日簽署,是為第一階段的CEPA-1協議;其後於2004年10月27日簽署第二階段CEPA-2協議2005年10月18日簽署第三階段CEPA-3協議2006年6月27日簽署第四階段CEPA-4協議;2007年6月29日簽署第五階段CEPA-5協議;2009年5月9簽署的CEPA補充協議六,對香港推出二十九項市場開放措施,涉及二十個領域,將於2009年10月1日實施。CEPA加推補充協議六的安排,事實上早在兩會期間綢繆,兩個月便有公布可說進展快速,這「強心針」能否把香港經濟穩住就有待觀察。


CEPA為香港產品及服務開拓龐大的中國大陸市場,大大加強中國大陸與香港兩地之間已建立的緊密經濟合作和融合。CEPA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雙方一直緊密磋商,不斷加入更多開放措施。學者專家認為,CEPA是一個共贏的貿易協議,可為中國大陸、香港與及外國投資者帶來新的商機,對香港而言,CEPA協助香港商界開拓中國大陸市場的商機,與此同時,CEPA也為中國大陸帶來不少商機,使香港成為中國大陸企業「走出去」的最佳跳板,加速中國大陸企業與世界經濟的接軌。香港旅遊業界非常歡迎一程多站的簽注安排,預計會有更多消費能力強的大陸旅客到香港觀光購物。同樣,深圳的旅行社也認為新的簽注制度會為大陸遊客赴台旅遊提供更多的線路選擇,也會進一步降低赴台遊的價格。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表示,現時香港經濟正受金融海嘯影響,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考驗,相信新措施有利香港的經濟發展。


二、CEPA對香港經濟影響力日漸減少


數年前亞洲金融風暴及非典型流感接踵而至,中國大陸為穩住香港的經濟發展,與香港簽訂的首項自由貿易協議。CEPA開始實施以來,香港經濟可說是得益不少,2004至2006年的GDP平均每年有7.7%的增長。2007年第3季的實質本地生產總值較2006年同期增長了6.2%。與此同時,服務輸出亦繼續上升,實質增長加快至12.3%,反映訪港旅遊業興旺、金融市場活躍和離岸貿易持續急升。香港政府就CEPA實施以來,對香港經濟的效益進行評估,評估報告顯示2004至2007年為香港帶來新增就業職位約3萬8,000個。研究報告顯示,以「自由行」帶來的經濟效益最大,2004至2008年累計為香港帶來額外旅客消費50億美元以上。


CEPA協議對香港的影響力已日漸減少,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前主任魯平指出,香港靠CEPA、個人遊,不能解決全部問題,金融業固然是支柱,但畢竟是虛擬經濟,虛擬經濟要以實體經濟為基礎。香港經濟最致命的缺陷,就是實體經濟趨於空洞化,隨着製造業大規模北移,抽走了金融業的基礎,CEPA開放中國大陸內地市場,解決服務業開拓的需要,但也把服務業尤其是金融服務業的重心引向中國大陸,降低其在香港的比重。隨着產業進一步北移,本港的就業有惡化之虞。


CEPA補充協議六有關證券業的有限開放,劃定在廣東試行,既不是直通車也不是「半通車」。因為政策取向不是引導資金來港,而是將港股組合引入大陸內地交易。早前有政策表明,研究容許香港企業到大陸的A股上市,可見大陸內地政策招數着力於壯大大陸市場,又策略性地劃定廣東推行,避免影響到上海拓展金融中心的部署。由此堪可提醒香港,中央的政策是全國一盤棋,不會「偏心」於香港。CEPA開了進入廣東證券業的大門,不是賦予香港證券業賺錢的特權,不過是提供和大陸內地地方產業競爭的平台,成不成事還要看香港的功力。


CEPA怎樣加強開放中國大陸內地市場,都不可掩蓋隨着大陸內地加快開放,香港作為中國對外窗口日漸失色的事實。CEPA縱然可緩解香港產業發展的憂患,卻無助於確立支撐未來發展的依托,隨着地產、航運、旅遊等作為主力產業逐漸瀕臨夕陽黃昏,業界已意識到建立在大陸內地低度開放基礎上的「優越」條件,顯然不足倚重了。香港不能單靠金融業養活全港七百萬人,而這個最後支柱也將面對大陸內地開放及上海的崛起傾斜。


 


三、CEPA第六階段新措施內容


香港與中國大陸於2009年5月9日在香港簽署《安排》補充協議六,補充協議六包括的市場開放措施共有29 項,涵蓋20個服務領域,包括18個屬於《安排》原有的服務領域和2個新增的服務領域,涵蓋的服務領域總數將由現時的40個增至42個。雙方亦同意加強金融合作及推動專業人員資格互認。商務部副部長姜增偉說,CEPA補充協議6其中三分之一的措施,涵蓋法律、會展、公用事業、電信、銀行、證券、海運及鐵路運輸領域,都會在廣東先行先試。協議內容主要包括:


(一)    證券服務方面,符合特定條件的香港證券公司與大陸內地具備設立子公司條件的證券公司,可在廣東省設立合資證券投資諮詢公司,專門從事證券投資諮詢業務,香港證券公司持股比例最高為三分之一。此措施讓香港的證券公司參與內地證券市場的發展。


(二)    銀行方面,香港銀行在廣東省設立的分行,可在廣東省內設立「異地支行」。換言之,香港銀行在跨區設立支行時,無須先在當地設立分行。措施有助香港銀行擴展營業網絡和提升對企業(包括在粵港資企業)的服務質素和效率。


(三)    旅遊方面,經營赴台旅遊的大陸內地組團社可組織持有效《大陸居民往來台灣通行證》及旅遊簽注的遊客以過境方式在香港停留,以便利大陸內地及香港旅遊業界推出「一程多站」式旅遊產品。此外,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可取得大陸出境旅遊領隊證,並可受僱於大陸內地具有出境旅遊業務經營權的國際旅行社,和獲准經營赴港澳團隊旅遊業務的香港、澳門旅行社。


(四)    協議也進一步放寬香港專業人士北上執業,大陸內地將允許具有五年或以上執業經驗並通過大陸內地司法考試的香港法律執業者,按照內地相關規定,參加內地律師協會組織不少於一個月的集中培訓,經培訓考核合格後,可申請在內地執業。


 


四、展望


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蔡冠深表示,在全球經濟前景不明朗的情況下,新協定的及時推出反映了大陸中央對香港的支援,相信新協議的落實有助於推動香港經濟復蘇。香港總商會表示,協議充分反映了大陸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支持,不僅有助於提升香港服務提供者在大陸內地的競爭優勢,而且廣東「先行先試」的措施更有助於促進粵港兩地的經濟及貿易合作。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尹德勝表示,在金融海嘯衝擊下,香港經濟疲弱,失業率持續上升,《安排》將涵蓋的服務領域總數由現在的四十個增至四十二個,並進一步開放服務貿易及開展專業人員資格互認,有助於香港服務業包括金融、旅遊、法律、會展、物流及印刷等行業的發展,促進大陸與香港的合作。 


CEPA使中國大陸市場先行向本港開放,不能說沒有作用,但觀乎實踐的效果,尤其是針對服務業開放來說可謂「成效不彰」。對CEPA可從兩個層面去剖析:


(一)實效存疑,CEPA的開放,尤其觸及金融部分,加諸不少條件限制,並非市場化的產物。對於中央政策,地方可能有不同的闡釋和理解,以致形成市場保護,增加香港企業進入的難度。更極端的情況,地方甚至出現重洋輕港的冷淡對待,致使香港比外國企業低下一等的現象。


(二)道德操守的差異仍大,香港服務業進軍大陸,受到大陸內地缺乏可用人才的限制,以致往往舉步維艱。而香港與中國大陸兩地服務業在制度及道德操守的差異依然很大,香港式服務業的北進,並非是「開公司」那麼簡單。中央下達了開放的政策,服務業的融入,將是逐步磨合的長期進程。香港大企業對此可以作出策略性的部署,但中小企業很難作長線的投入,對於中小企業就頗有得物無所用的意味。香港政府在推動上也欠缺相關的政策配合,使CEPA淪為有姿勢無實際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