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能低估上海的競爭

香港不能低估上海的競爭

資料來源及時間:香港商報2009年5月7日
商情本文:
4月29日,中國大陸國務院正式公布《國務院關於推進上海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和先進製造業建設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航運中心的意見》。
關於上海到2020年基本建成國際金融中心,至少有以下三點值得注意:
一是為什麼中國要建設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劉鐵男的解釋是:新中國成立60年來,特別是經過改革開放30年來的發展,中國已經成為一個經濟大國、貿易大國、金融大國、航運大國,在全球化新格局和進一步開放的新形勢下,到了由大到強發展的關鍵時刻。在這個過程中,不管是加快產業升級,還是提高自主創新能力,或者是提高國家整體競爭實力,都需要建立一個與之相適應的,並且能夠為之服務的,可在全球範圍內進行資源配置的中心,這個中心當然包括國際航運中心和金融中心,這是一個必然的要求。
二是為什麼選擇上海?劉鐵男的解釋是:上海是中國唯一最具備條件的城市。
三是該《意見》明確指出「逐步加強上海證券交易所的主板地位和市場影響力」。這是該《意見》中唯一點名的金融市場。上海證券交易所高層人士向記者表示,上交所最核心的就是通過推動藍籌股市場的建設來為上海金融中心服務。上交所已是亞太區主要交易所之一,未來5年,要爭取成為亞太區最重要的市場,第二個目標就是世界的主要交易所之一。為實現這些目標,上交所已把國際化市場作為重要取向。
關於上海到2020年基本建成國際航運中心,也至少有以下三點值得注意:
一是不僅要基本建成以上海為中心,與中國其他港口合理分工、緊密合作的國際航運樞紐港,而且要基本形成具有多種運輸方式一體化特徵的現代港口綜合運輸體系。
二是還要基本形成服務優質、功能完備的現代航運服務體系和優質的國際航運服務管理,包括航運金融、航運保險。
三是要接近甚至趕超現有國際航運中心。
毋庸諱言,上海到2020年基本建成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航運中心,對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航運中心的地位將構成不可低估的競爭壓力。
第一,在香港已是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航運中心的背景下,中國還要建設上海成為另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航運中心,就後者而言固然可從地理條件來解釋──上海港口和香港港口分別處於中國的中部沿海和南部沿海,可以分別服務中國不同省市自治區;但就前者而言,不言自明是取決於香港與國家主體的「一國兩制」安排。未來十餘年香港若不能創造性地克服「一國兩制」安排對香港金融市場為國家服務的局限或障礙,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很可能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所後來居上。
……(完)
詳細資料:http://www.hkcd.com.hk/content/2009-05/07/content_230497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