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如何利用大陸市場走向世界

來源:聯合報


韓劇「來自星星的你」日前在台灣掀起熱潮,劇中「都教授」、「千頌伊」已成為大家日常對話用語,在置入性行銷的手法下,劇中男女主角所使用的隨身用品更成為人們搶購的目標。這部偶像劇大受歡迎的主因之一,就是利用中國大陸八億收視人口的推波助瀾,將韓劇推向世界。韓國善於利用中國,可見一斑。


這並不是韓國首次利用中國大陸為跳板,讓韓國產品走向全世界。在公元兩千年到二○○八年期間,韓國政府即曾將大陸龐大的消費市場當成韓國品牌的練兵場,包括韓國原本僅屬區域性的小眾品牌,都透過大陸市場的集裝作用,一舉成為全球知名的品牌。


舉例來說,韓國現代汽車早年只是主打國內市場的自有品牌,在國際市場的銷售量有限;直到二○○○年,現代汽車取得北京市三十萬輛出租車的標案,開啟了它進軍國際的大門,也成為進入北美市場的敲門磚。又如韓國三星手機的始祖機——「貝殼機」,也是二○○二年在大陸熱賣後,才成功打入歐美市場,而如今三星手機已是所向披靡的國際品牌。


反觀台灣,不但錯過了利用大陸市場開放的機會,也失去了推動台灣品牌國際化的機遇。那八年間,台灣正面臨民進黨的鎖國政策,沿襲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政策,以高門檻、高標準嚴格限制台灣企業西進,讓台灣品牌失去進軍大陸的良機,也失去轉型成長為全球品牌的動能。這是台韓經濟實力消長的首部曲。


品牌需有一定的經濟規模支撐,產品才能展現價格優勢。韓國利用大陸市場打響品牌名號後,轉而力推FTA戰略,與美、歐和世界各國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藉著關稅優勢為韓國品牌擴大經濟領土。韓國接連與美國、歐盟簽署FTA,讓韓國的經濟疆域從原來本國的五千萬人擴增為全球數億人。


韓國品牌的崛起,改變過去日本主導技術、亞洲四小龍專司代工、大陸及東南亞提供廉價勞力的「雁行分工」模式。過去,是台灣與韓國企業競相爭取歐美的代工訂單;如今,台灣許多廠商卻要與大陸競逐韓、日大廠的代工訂單。而韓國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對手,已從過去的台灣轉為日本和歐美,韓國的市場布局更從亞洲跨向世界。


馬政府二○○八年執政後,改變民進黨的鎖國政策,積極與對岸簽署ECFA等合作協議,深化兩岸經濟關係。然而,這些政策卻遭到民進黨的強烈杯葛與抹黑,在民進黨堅持逐條審查的做法下,讓兩岸服貿協議陷入膠著,這也連帶使得台灣對外推展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的進展受到阻滯。台灣產品再度失去在國際上與韓國產品對抗的優勢,這是兩國實力反轉的二部曲。


台灣接連兩次失去搭上大陸經濟成長的機遇,這是今天台灣競爭力遠遠落後於韓國的主因。而台灣產品無法利用大陸市場拓展向世界,也是台灣近年薪資難以提升的癥結所在。


最近的統計顯示,韓國去年在大陸市場的市占率達九.二四%,已超越日本成為中國最大的進口來源國。韓國在接連與美國、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之後,接下來便是以「中韓FTA」為主要政策目標,要全力完成與世界前三大經濟體簽署自貿協定的最後拼圖。若中韓協定簽定,勢將進一步排擠台灣在大陸市場的優勢,也將稀釋兩岸ECFA的經濟成果。


面對韓國的追趕,台灣朝野卻不顧大環境的惡化,仍陷在服貿協議的惡鬥中。民進黨認為服貿協議不合理、不對等,要求重啟談判,卻又無法確切指出問題所在,更無法拿出高明對策。荒謬的是,民進黨反對台灣藉中國走向世界,卻高倡要「從世界走向中國」,從韓國的例證來看,這根本是行不通的。而民進黨一再聲稱,服貿協議一旦簽署,台灣本土產業將會被完全消滅;從韓國的例證來看,也是不攻自破的謊言。


由於民進黨的「逢中必反」,台灣已多次錯過成長、提升的機遇,也讓台灣經濟深陷泥淖。然則,民進黨還要蹂躪台灣多久?



兩岸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