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商務名家專欄】周宏明:打車軟件的風靡,掀開移動網絡時代金融戰帷幕

在過去幾個月里,打車軟件無疑是大陸最火的關鍵詞之一。通過手機app搜索周邊距離最近的出租車,然後下達“招車”指令,你不需要在街邊一邊久候一邊揮手,就能快速享受到出租車服務,而且下車時所支付的資費比通過傳統叫車方式更加便宜。一夜之間,使用打車軟件似乎已經成為了都市生活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

 

相比幾年前團購市場的群雄逐鹿,打車軟件的市場爭奪戰從一開始就進入了雙寡頭對決。相關數據顯示,阿里巴巴捆綁支付寶推出的“快的打車”和捆綁了騰訊微信支付的“嘀嘀打車”分別以41.8%39.2%的比例佔據了打車市場的絕大部分份額。其中,快的打車覆蓋全中國40個主要城市,用戶數量超過2300萬,而嘀嘀打車也開通了32個城市,用戶超過了2000萬。在兩者的激烈競爭中,很多出租車司機都有分別安裝了兩大打車軟件的兩個手機。筆者就曾經遇到一位司機這樣說道:“雖然不得不多花錢購買智能手機,但很快就能賺回來。”

 

儘管生意更好了,但這位司機們卻對“打車軟件”的未來並不看好。“現在的人用打車軟件,無非就是圖比以前叫車要便宜。但打車軟件不可能一直補貼他們的車費,甚麼時候錢燒完不補貼了,很可能就沒人繼續用了。”但從電子商務的角度來看,無論是“快的”還是“嘀嘀”,以及他們背後的阿里巴巴和騰訊,表面上“賠本賺吆喝”背後,存在搶奪移動網絡新時代先機的真正意圖。

 

首先,“打車軟件”的每一次使用都可以被視作是對移動網絡時代用戶群體的又一次鑒別和細分過程。在過去主要用電腦完成上網的時代,一個有著數萬會員的平台,可能其實真正的註冊人數只有幾千人,其中依舊活躍的可能只有幾百人。但在手機也能上網的新時代,由於絕大多數用戶只擁有一個手機號碼,那麼通過使用這個號碼的手機進行類似打車軟件的操作,終端平台就可以明確的判定出用戶存在的真實性,以及更多包括長期活動區域位置、購買習慣等更多消費特性。

 

其次,“快的”和“嘀嘀”雖然競爭激烈,但都在完成著對用戶同樣的消費習慣培養——手機支付。區別僅在於,前者希望更多人能夠通過手機使用支付寶,而後者則力求讓更多人嘗試微信的財付通支付平台。因此,這也是這兩款軟件背後的阿里巴巴和騰訊甘於長期給予軟件用戶打車費用補貼的主要目的,他們希望在未來,手機會成為人們口袋中的第二個錢包,並且印有他們自己企業的名字。

 

更重要的是,通過打車軟件,阿里巴巴和騰訊微信都在爭奪著屬於自己的資金池。他們的確不得不為用戶的軟件使用行為付出打車補貼,但這些用戶使用這些軟件的前提之一就是在支付寶或微信支付平台上存入現金,從而確保了兩大支付平台的資金流來源。再配以諸如支付寶理財優惠之類的金融服務,某種程度上,阿里巴巴騰訊這樣網絡巨頭所進行的顯然不是“打車軟件”這樣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更加宏大的市場金融體系構建。

 

對於有意進入中國的台灣電商及企業,大陸市場打車軟件的興起和上期談論的百度收購高德一樣,再次佐證了大陸網絡市場從PC時代轉向移動時代的趨勢,如果說以前做好自己的產品和營銷平台就足夠,那麼在今天,只有融入更多LBSO2O元素的營銷手段,才能更加接近成功。

作者簡介:

周宏明

上海交通大學EMBA客座教授/外貿協會大陸電子商務顧問

22年的互聯網工作及創業成功經驗。對於公司創立、團隊領導及新事業發展具備完整的經營實務經驗與企業獲利成長記錄,並獲得多次的專業獎項,主持多個大型電子商務與網絡營銷平台運營實務經驗,有著豐富的信息科技、電子商務、網絡通訊及商業零售在美國,台灣,中國工作經驗與成功實績。1991年獲得美國紐約大學(NYU)碩士學位,主修計算機科學。專長用戶行為分析,電子商務,客戶關係管理,數據庫商務智能。目前投資多家互聯網企業與諮詢授課工作,擔任上海交通大學EMBA客座教授,艾瑞學院首席顧問,淘寶大學電商總裁班特聘講師。

>>回到「電子商務商情專區」

>>觀看更多「名家專欄」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