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中藥材陷入惡性循環

野生中藥材陷入惡性循環


越少越貴,越貴越采,越采越少。野生中藥材正陷入瀕危的惡性循環。近日,四川醫藥企業競爭力促進中心主任許雷表示,飛速發展的醫藥產業對野生中藥材的需求量日益增大,目前很多野生中藥材非常稀缺,有些品種甚至瀕臨枯竭。


  四川省內的樂山、雅安等20多個中藥材原產地調查結果顯示,該省的冬蟲夏草、川貝母、大黃、紅景天、金龜蓮等幾十個珍稀野生中藥材品種萎縮嚴重,七八年前,金龜蓮全省年產量上千噸,去年產量僅為過去的1/10。重樓、川貝母等野生中藥材已臨瀕危。作為雲南白藥和抗病毒沖劑的主要原料,大陸野生重樓5年前的產量在300~400噸,而目前產量僅100噸。由於價格高、產量低,摻雜假藥的情況也出現了。


  川貝母是蛇膽川貝液、蛇膽川貝枇杷膏等蛇膽川貝系列產品的主要原料,是國家三級保護野生藥材物種,目前產量逐步萎縮。今年由於價格的刺激,產量有所增加,目前四川全省產量在200噸左右,最好的松貝價格在2400~2500元人民幣/公斤。 


  葵花胃康靈和白及止咳沖劑的原料白及,國內需求量在800~1000噸,但國內目前只有200~300噸的供給量。目前市場上的產品多是用緬甸、越南和我國雲南所產外形相仿的水白及冒充。近幾年白及的價格也是一直在漲,2008年左右,每公斤白及60元人民幣左右,目前的市價為180~200元人民幣/公斤。據悉,東北長白山野山人參、蒙藥香青蘭瀕危。


  很多野生中藥材價格高了之後濫采濫挖,造成了野生中藥材瀕危滅絕。有業內人士介紹,比如重樓和白及都是要等秋後採挖根莖入藥,但是現在價格高了,采藥的人四五月就來採挖,這時候藥物的種子還沒有成熟,不能繁衍,此時連根拔起,自然也就加劇了這些品種的瀕危。由於有些中藥材人工種植的技術很難攻克,只能依靠野生資源的供給。


  今(2011)年3月,曾有全國政協委員建議,要以市場為導向,對中藥資源進行有計劃的採挖、修復和引種馴化。此外,要因地制宜加強中藥材尤其是道地藥材的基地建設。要解決這個問題,需要企業和藥農簽訂訂單協定,保證中藥材收購的價格,協力廠商服務平臺牽線搭橋,引入風險資金進行擔保,激發企業的積極性,使得人工種植的中藥材滿足市場需求。


 


 

相關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