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使得加州酪農獲利雪上加霜

據洛杉磯時報報導,Devin Gioletti為第四代於中谷區域(Central Valley community)的酪農,回溯乳類製品曾經價格不斷提升、並投資精密設備來提升產量,然而現今的酪農業,包含Giloetti自家的農場,自2014年開始,已經毫無獲利可言,然而就在幾個月之前,牛奶製品的價格曾經一度看似可以回升,但隨後就緊接著而來貿易關稅的影響。

 

本年7月開始,墨西哥及中國對美國乳製品(US Dairy Products)徵收關稅,作為美國川普總統貿易戰之報復。尤其是中國,受到川普宣布對500億美元之中國產品加徵25%進口關稅後,中國幾乎對美國乳製品全面徵收新的關稅。另外,墨西哥也對美國乳酪(cheese)進口徵收25%關稅,以報復美國強迫重啟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

 

威斯康辛州雖為「美國的乳品王國」,但加州擁有著最多乳牛和最高的牛乳產量,且因為加州對中國及亞洲市場開闢之努力,以及NAFTA之利益,加州牛乳產品已經成功開發許多新的外國市場。加州牛奶協會(Dairy Institute of California)執行長Rachel Kaldor表示,加州牛奶產業過去20年多為內銷,現在約3分之1產量是外銷到那些要對美國實施報復的國家。Western United Dairymen首席經濟學家Annie AcMoody指出,這些國際市場都是多年努力經營的結果,現在須擔憂其他國家的競爭者例如歐洲、澳洲和紐西蘭會趁虛而入。一旦失去市場,找回來的需花費長久時間。加州最大且為美國第2大之牛乳合作社California Dairies Inc主席Rob Vandenhenuvel表示,美中貿易戰對於酪農產生直接的影響,自本年中開始,我們不再銷售任何製品至中國,佔乳製品銷售額6%9%之奶粉,已經完全銷不出去了。顯然川普政府沒有多加重視,美國政府稍早雖宣布提供酪農120億美元救濟,但至今為止,僅支用47億美元,而牛乳產業僅得到172700萬美元救助。這不僅對如何恢復市場無濟於事,同時也對全美國酪農業粗估損失150億美元如何彌補毫無助益。

 

農業在美國各州面臨挑戰,酪農更是更艱難,相較於農作物,牧畜類是需要更多照顧和成本,包含環境限制、法規。許多酪農已將農地改種植高效益的農作物,例如杏仁,加州的乳農家數已從2012年約莫1600家減少為1331家,今年則預估會下降低於1300家。

 

加州的酪農業者聚集一起,價格是首要討論的話題。乳製品的價格基本上是從芝商期貨所所列的商品綜合價格針對牛油、奶粉、乳酪及乳清而定。對於Gioletti及其他加州牛乳合作社的會員來說是個問題,譬如像墨西哥雖僅針對乳酪(cheese)加徵關稅,雖然他們沒有製造,但因為乳酪為綜合價格的一環,隨著乳酪價格下跌,也連帶造成其他非乳酪製品的價格受到影響。Vandenheuvel也提及,合作社60%的產品為奶粉,主要是出口至墨西哥,即使奶粉銷往墨西哥未受關稅影響,但是由於乳酪,而導致其他製品價格大受打擊。

 

2017年,加州乳農每100磅平均可收到16.50美元收入,本年5月底開始,由於美國與主要貿易夥伴的關係變化,於本年7月,獲利下跌至每100磅僅獲得13.80美元,10月份雖然回升至每100磅獲利15.04美元,但AcMoody認為這有可能已是回到最高價的狀態。平均加州乳類製品的成本約為每10017美元,這個價格虧損,顯然無法以量來彌補。

備註:本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本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