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貿易部長呼籲國會支持歐盟與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

出處:Financieele Dagblad + Trouw, 2020/02/12

單位:歐洲地區/荷蘭/駐荷蘭代表處經濟組

 

荷蘭貿易部長呼籲國會支持歐盟與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
 
荷蘭外貿部長Sigrid Kaag告知荷蘭金融日報(Financieele Dagblad):倘荷蘭反對歐盟與加拿大的自由貿易協定(Ceta),可能會阻礙歐盟與英國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
 
英國脫歐後,首相Boris Johnson旋即表示:要以加拿大與歐盟達成的自由貿易協定為範本。 Kaag部長表示:英國首相有充份的理由以Ceta為榜樣,且Ceta可能成為今年與英國進行貿易談判的「指標」。
 
Kaag部長表示:荷蘭無法負擔得起反對Ceta,無法想像荷蘭這樣具國際和地緣政治導向的歐盟成員國不支持Ceta。
 
荷蘭國會今天將對加拿大貿易協定舉行辯論,由於去年秋天工黨(PvdA)撤回對Ceta的支持,現在無法確定是否獲得多數支持,ChristenUnie黨則持嚴重保留意見,此外,各種農民遊說團體和公民社會組織亦強烈反對Ceta。
 
許多批評矛頭指向投資保護部分,認為將導致外國投資者阻擋歐盟會員國對其不利的法規,民間社會組織卻無法採取行動,此外,亦對加拿大在動物福利、永續性和食品安全方面的標準較低而感到憂心。
 
Groningen大學國際經濟學教授Harry Garretsen質疑:要確定產品是否符合歐盟標準,對生產過程施加要求,就是對加拿大(全球最發達國家之一)不信任,若彼此缺乏互信,最好就不要簽訂貿易協議。
 
2017年9月Ceta已暫時生效 (註:本協定仍需28個會員國批准,始能正式生效)為何近幾個月來又爆發抗議?Amsterdam大學歐洲法副教授Laurens Ankersmit將抗議視為「反對全球化普遍趨勢」的一部分,社會團體認為跨國公司的權力過高。
 
Ankersmit教授指出:Ceta中有一章是為投資者提供單獨爭端解決機制,如果投資者認為政府政策不利,則可引用該章,但A教授認為此種機制不必要,因為外國公司可以很容易向歐盟成員國的國家法院提起訴訟。
 
Garretsen教授亦認為:當前的政治氛圍決導致對Ceta的激烈辯論,自由世界秩序面臨壓力,西歐社會中,也有人反對貿易協定,例如,農業界有一種尋求保護自己的市場免受外國競爭的趨勢,現在反對Ceta的政黨正試圖利用此一觀點。
 
Clingendael研究所的研究員Rem Korteweg認為:荷蘭應該支持Ceta,若該自由貿易協定無法通過,將是非常不智的舉動,尤其是此刻歐洲正受到Trump貿易保護主義和習近平國家資本主義的壓力,實際上歐盟應該利用Ceta向全球發出信息,表明仍然相信基於協議、規則和標準的貿易秩序。
 
荷蘭政府仍然不知道歐盟和加拿大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是否得到多數政黨的支持, ChristenUnie黨對Ceta仍然有「嚴重的擔憂」,而今天的議會辯論中, Kaag部長很難說服該黨。
 
由於ChristenUnie黨的批評態度,Ceta協議搖擺不定,反對派威脅投反對票,若議會不通過支持,對歐盟和加拿大來說都將是巨大的損失。Kaag部長和總理Mark Rutte也不想重回歐盟談判。
 
ChristenUnie黨的支持至關重要,該黨只能在辯論之後才表明是否支持該協議,2016年該黨曾拒絕支持Ceta。
 
但該黨有可能改變路線,不過Kaag部長必須明確指出與加拿大的貿易不會以食品安全為代價,歐盟不允許使用荷爾蒙的肉類,但ChristenUnie還要求對該禁令進行有效監控,該黨希望保證加拿大產品符合荷蘭的高標準,此外,亦憂心Ceta會破壞荷蘭的循環農業。
 
該條約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仲裁系統,即投資法院系統(ICS),若公司認為政府通過新規則損害其利益,可以選擇上「法院」,由於這種仲裁制度,公民社會組織和政黨都反對Ceta,認為工會和非政府組織應該也能將案件提交本法院。
 
值得注意的是,Ceta是由當時任外貿部長PvdA黨的Lilianne Ploumen代表荷蘭談判,現任職國會議員,但現在她卻與PvdA黨一起投反對票,該黨領導人Lodewijk Asscher認為:Ploumen並未轉向,當時跨國公司的權利關注過多,而對僱員的權利關注不足,條約因此尚未敲定,政府有兩年半的時間,卻沒有作為。
 
如果政府在下議院獲得足夠的支持,參議院將有更大的阻撓,即使ChristenUnie轉向支持,獲得多數票的機會也不大,可能的解決方案就是尋求小黨Otten Group、SGP和50Plus等的支持。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