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保守黨與歐陸的恩怨情仇



Financial Times等, 2015/5/9-14

單位:歐洲地區/荷蘭/駐荷蘭代表處經濟組

消息摘要:

英國5月7日的大選結果跌破了許多專家的眼鏡,原本民調預期是一場勢均力敵、保守黨與工黨均不會過半的選舉,卻在現任保守黨總理David Cameron衝剌力拼下,居然一舉過半,獲得下議院650席中的331席,創下該黨1992年來最佳戰績。

此外,代表蘇格蘭利益的蘇格蘭國民黨(SNP)在前次獨立公投時,已曾操兵暖身過一回,此次在現任黨魁Nicola Sturgeon的有效帶領下,囊括了56席,席次一口氣爆增50席,使得SNP寫下歷史新頁,成為保守黨、工黨以外的英國第3大黨。

選後,敗戰的工黨、自民黨和極右的英國獨立黨(UKIP)黨魁均在第一時間辭去黨主席的職務;但其中UKIP的黨魁Nigel Farage在連自己都落選的情況下,卻被黨內同志認為渠在選戰中,雖不斷地遭受負面攻擊,仍奮力宣達該黨理念,最後該小黨竟獲得400萬張的選票,致有120個選區的候選人名列落選頭,所以雖敗猶榮;黨員決議退回他的辭職,仍請他帶領該黨繼續奮鬥,以便說服英國人接受他們脫離歐盟的訴求。黨魁敗選辭職,卻被同志一致留任,也成為英國政壇的異數。

此次Cameron過半勝得以單獨組閣,除英國工商界和既得利益者一片欣喜外;也馬上引起歐陸主張歐盟應再進一步整合者的憂慮,因為英國保守黨一向主張與歐陸國家保持距離,除經貿議題願意整合外,其他諸如外交、國防、內政、人民的權利義務、司法、金融、或財政等,都以保持國家主權獨立、完整為由,不認為需要與歐陸國家進行整合。因此在他過去5年的執政期間,英國除消極地對歐盟這類議題的整合動作,一向有「異見」外;更對原工黨執政期間所簽的歐盟條約,經常積極地主張應予修改。

Cameron總理在此次大選中已一再向選民承諾,如獲選民認同繼續執政時,英國將積極向歐盟爭取進行修改條約或退出部份承諾(Opt-outs),然後於2017年年底前,將爭取歐盟同意修改後的內容,再舉行公民投票,讓直接民意去決定英國是否仍應留在歐盟內。因此Cameron總理挾超人氣勝選後,西方媒體談論「英國退盟(Brexit)」的聲浪,遠超過迫在眼前的「希臘退出歐元區(Grexit)」。

英國想要向歐盟要回什麼?或說英國想要各會員國據以結盟的條約,往什麼方向修改?成為5月8日保守黨勝選後的熱門話題,連日占據西方媒體的主要版面。依Cameron總理在選舉中的訴求,容許英國得以設定較嚴苛的條件,避免其他會員國的公民在英國領取社會福利,是其一;讓英國國會有更多的權利否決歐盟所通過的法律在英國適用,是其二;歐盟的整合程度應倒退,日後進一步的整合應排除英國在外,是其三。

為積極進行相關事宜,Cameron總理已指定財政大臣(Chancellor of the Exchequer)
George Osborne為本案的英國談判代表(The lead negotiator on Europe),Osborne大臣並於5月12日利用在布魯賽爾舉行的歐盟財政部長月會期間,曾小試身手;但遭態度一向強硬的德國財政部長Wolfgang Schauble嗆聲,要英國務實一點,因為歐盟不會隨英國起舞,單方面地依照英國國內的時程,調整歐盟條約的進程。

當然Cameron總理自己也會在6月間舉行的歐盟元首高峰會期間,以及會前,積極地與其他會員國元首進行雙邊或小眾會議,推銷英國保守黨的理念(Sounding)。但英國的國力今非昔比,回顧幾個月前,在遴選現任歐盟執委會(EC)主席Jean-Claude Juncker的幕後,Cameron總理才被德法聯手狠狠地羞辱過,我想那苦味了應仍未完全消退。如今渠雖挾持英國國內的高支持度,對外說話的聲調可以提高一些;但如果選擇與歐盟正面對撞,仍然會讓人,或是英國的好朋友--美國,?把冷汗。

美國影響力最大的幾份報紙,諸如:華府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在選後的報導曾以「Election may set Britain on a path to Becoming Little Britain. (選民做了可能邁向’小英國’的道路)」為標題;而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也出現:「The suicide of Britain. (自殺的英國)」的專欄。看來英國與歐盟間的好戲,已正式上場。

觀察與解析:

1. 大英帝國在人類歷史上的風光,幾乎每個人都能數上幾件,諸如:工業革命、亞當史密斯的「國富論」、凱因斯的經濟理論、全球金融中心、幾百年來的民主議會政治、貼近人性和情境的不成文法傳統、莎士比亞、福爾摩斯、哈利波特等;而且英國本土幾百年來,都沒有被戰亂波及。長久生活在這種光環和文明下,讓英國人不臭屁都很難。

2. 西歐各國尤其是英、法、西班牙等大國,在2次大戰前,曾有很長一段時間是人類文明的重心,風光的程度不亞於如今的美國;但德國發起的2次戰爭,將歐陸大大小小的國家全部打趴,也讓美蘇得以趁勢興起。當美蘇在重建戰後新秩序時,與歐陸一海之隔的英國,尚能依靠「軟實力」與美蘇勉力抗衡、喬事;而位處歐陸的各國則大都被戰火搞得民生凋蔽、生靈塗炭,只能苟延殘喘、設法求生,對新建中的世界新秩序,除出聲應合外,並無太多的影響力。

3. 為拾回昔日風光,戰後的法國立即拉攏戰敗的德國,企圖合兩國之力,再加上周遭的諸小國,逐步建立以法國為中心的「歐洲共和國」。但因語言、文化、宗教的分歧,加上以往相互交戰產生的不信任,整合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各相關國的有識之士經過一番摸索後,總算在經貿議題上,找到了著力點。法國、德國、荷比盧、再加上義大利等6國開始在煤、鐵和煉鋼等主要產業的開採、生產和行銷上進行一系列的整合,以便鞏固更大的共同利益;其後,又在原子能發電上進行合作研發,以法德為首的西歐整合,逐漸地形成氣候。

4. 戰後西歐各國,除在經貿議題上,積極合作興利外;當時因社會貧窮、一般人生活困頓,為避免蘇聯主張的共產主義在西歐各國蔓延,影響政權。所以在美國的倡導和出力下,歐洲各國也組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俾在軍事上合作,圍堵蘇聯勢力。此時法國、德國、荷比盧、和義大利6國,在NATO的架構下,自然地另形成了一個小圈圈,進行國防議題上的合作。

5. 歐陸6國所進行的經濟或是國防上的整合,英國自然都看在眼裡;但主觀上並無加入的意願,因為當時的英國無論是煤、鐵、煉鋼等產業的發展,或是原子能的研發運用,都遠在歐陸6國之上,加入這種個別產業的整合對英國並無立即的利益。至於國防、外交上的政策,當時英國邱吉爾的謀略,是以拉攏美國以及鞏固原有大英國協的國家為主;破敗的西歐諸國,並非優先合作的對象。

6. 然人算不如天算,西歐6國進行對內開放、對外合為一體的經貿整合(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EEC),涵蓋的貨品項目逐漸擴充、合作的程度日漸加深,產生的經濟效益日益顯著;另一方面英國為與6國抗衡,集結其他西歐各國所成立的對內開放、對外各自獨立的「歐洲自由貿易區(European Free Trade Association,EFTA)」,效果似無EEC般地顯著。為著本身未來經貿利益著想,英國開始盤算加入EEC。

7. 英國曾於1963年和1967年2度申請加入EEC,但均遭當時法國的戴高樂總統否決,而未能如願。依戴高樂之見,富強的英國加入EEC後,勢必排擠法國的勢力;二方面英國與美國關係實在太麻吉,英國加入後,戴高樂也擔心美國的魔手,會經由英國鑽進原本以法國為中心的勢力範圍。但這情況在1969年法國龐必度總統上台後,有了轉變;龐必度認為讓英國加入EEC,可以幫助法國牽制日漸壯大的德國,因為德國主張EEC應加深、加快整合程度,EEC執委會的職權也宜增強,以有效管控會員國的相關政策,因此連法國自己也感覺到主權受到干擾,若能聯英制德,是步好棋;此外,英國加入也可以分擔EEC的預算,以及擴大法國產品的市場。於是在這樣的背景下,1973年英國帶著愛爾蘭和丹麥加入EEC,開始走進此後歐陸一系列整合的旅程。

8. 然天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如今英國Cameron總理挾高人氣2度執政,往後5年期間,英國和歐陸的恩怨情仇,在英國保守黨執政,以及在野獨立黨(UKIP)的推波助瀾下,勢必有事要發生。讓我們好整以?,冷眼坐看這人類史上最文明的、國家間的整合,會如何地演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