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看新一輪投資促中國經濟四大變化

經濟學人:看新一輪投資促中國經濟四大變化

去年以來,為應對國際金融危機,中國決定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並確定了今後2年多間約人民幣4兆元的投資安排,各地也相繼公佈了投資計畫。可以想見,這一歷史罕見的大規模投資,在拉動經濟增長、推動結構調整的同時,將促使中國經濟發展出現四個可喜的變化。


 


讓能源結構更輕更潔淨 


在中國一次能源中,煤炭一直居主體位置。在新一輪開工項目單中,從核電項目的大規模建設,到西氣東輸二線工程的開工,中國能源結構在新一輪投資中將變“輕”,更加潔淨。 


去年底,位於海峽西岸的福清核電站在福建福清市三山鎮前薛村岐尾山前沿開工建設。這一投資近人民幣千億元的中國第9座核電站,是中國政府推出擴大內需人民幣4兆元計畫後實施的首個特大型重點工程。核子物理學家、中國中科院院士王乃彥說,據測算,福清核電一期工程建成後將為福建帶來每年超過140億千瓦時的電力供應,同火電相比,一年至少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1,600噸,減少10萬噸灰渣以及大量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 


浙江方家山、廣東陽江核電工程和浙江秦山核電廠擴建工程也即將投入實施。中國能源局電力司司長許永盛說,這些核電站都建在沿海一次能源缺乏地區,對於改善這些地區的能源結構,提供安全、環保、清潔能源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此外,引人注目的西氣東輸二線工程全面實施。這一總投資達930億元的龐大工程,自寧夏中衛經11個省(區、市)至廣州、香港,橫跨大半個中國。從新疆至上海的西氣東輸一線工程,於2004年建成投產,年供氣能力已逾120億立方米。二線工程2011年年底全線投產後,年輸氣量可以達到300億立方米。 


目前,火電裝機占全中國電力裝機總容量的76%,火電發電占總發電量的84%。火電的過度使用,讓經濟增長付出了資源和環境的沉重代價。根據有關規劃,中國將進一步優化能源結構,加大可再生能源的投資與開發。目前,可再生能源占中國一次能源的比重僅為8.3%左右,2010年預計將達到10%,2020年達到15%。 


中國發展改革委宏觀研究院能源研究所研究員周大地說,國際金融危機為中國調整能源結構提供了機遇。進一步發展核電、天然氣、水電和其他可再生能源,開闢了中國優質能源的新空間。 


 


加速形成立體交通網 


“如果說1998年開始的基礎設施建設的重點在高速公路的話,那麼這一次的著力點將放在高速鐵路上。” 中國發展改革委投資司的一位負責人說。在今後兩年內,鐵路建設總投資規模預計達人民幣1兆元。 


京滬高速鐵路、京廣高速鐵路、哈爾濱到大連高速鐵路、東南沿海城際高速鐵路……這些項目或者正在加緊建設,或者即將進入實施階段。高速客運專線可以大大減少人們出行的時間,大能力通道將極大地方便各種資源在全國間流動,人便於行、貨暢其流。它們建成後,將重點解決中國鐵路主要幹線能力不足矛盾,加快構建運力強大、裝備先進、功能完善、高效便捷的現代化鐵路運輸體系。 


2005年1月《國家高速公路網規劃》提出,中國將用30年時間,形成8.5萬公里國家高速公路網。但中國交通運輸部近期提出,通過3年到5年的建設,力爭基本建成中國高速公路網。這意味著,原定於2020年建成的中國高速公路網將提前建成。中國高速公路網將連接全中國所有的省會級城市、目前城鎮人口超過50萬的大城市以及城鎮人口超過20萬的中等城市,覆蓋全中國10多億人口。同時,連接全中國所有重要的交通樞紐城市,包括鐵路樞紐50個、航空樞紐67個、公路樞紐140多個和水路樞紐50個,形成綜合運輸大通道和較為完善的集疏運系統。屆時,中國將實現東部地區平均30分鐘上高速,中部地區平均1小時上高速,西部地區平均2小時上高速的快速出行。中國交通運輸部規劃司副司長李興華說,“新一輪建設高潮將加快國家高速公路網的建設速度”。 


另外,到“十一五”末,民航運輸機場總數將達到190個左右,新增機場45個左右。到2010年,全中國省會城市、主要開放城市、重要旅遊地區、交通不便地區均有機場連接。全國75%的縣級行政單元能夠在地面交通100公里1.5小時的車程內享受到航空服務。 


在經濟困難時期,讓交通“先行官”大步先行,是在為未來的大發展“鋪路”,無疑是一個符合國家戰略發展的最佳選擇。 


 


工業佈局向著大和強邁進 


在國際金融危機衝擊的許多行業中,工業企業無疑首當其衝。在國際金融危機逼迫和國家政策支持下,中國工業佈局將向大和強嬗變。 


人們注意到,中國國務院出臺的十大措施中,一個重要的內容就是加快自主創新和結構調整。支援高技術產業化建設和產業技術進步。同時,加大對兼併重組的信貸支持。 


多年來,中國工業企業存在著散、軟、小的問題,由於市場環境寬鬆,需求旺盛,結構問題一直沒有得到很好解決。國際金融危機使這些問題暴露更加明顯,在壓力增大的同時,也帶來了企業兼併重組、提高產業集中度的機遇,兼併落後企業成本更低了,引進先進技術和人才更容易了。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相關負責人說,目前的困境給鋼鐵企業的並購重組和產業的優化升級提供了難得的機遇。在當前大批鋼鐵企業減產、停產的情況下,應把握有利時機,加快淘汰落後鋼鐵產能的步伐。 


在山西,隨著焦炭價格的急劇下跌,不少焦化企業陷入困境。一些有條件的焦炭企業嘗試轉產、調產,整個行業借機進行結構調整、資源整合,逐步延伸產業鏈,增強抵禦市場風險的能力。 


另一個事關工業企業發展的重大決策,就是即將或者已經出臺的國家重點產業振興規劃。鋼鐵、汽車、造船、石化、輕工、紡織、有色金屬、裝備製造和電子資訊等產業均列在其中。在中國政府政策支持下,這些產業不僅眼前要過難關,而且長遠要上臺階,行業生產能力、技術水準和市場競爭力會在幾年內取得突破。全中國工業佈局將更加合理、更加強壯。


 


城鄉區域格局走向平衡 


在擴大內需的投資中,無論是保障性安居工程、農村基礎設施和鐵路、公路和機場等重大基礎設施建設,還是醫療衛生、文化教育事業發展和生態環境建設,都體現著在城鄉間向農村傾斜、在區域上向中西部傾斜的特點。 


據中國發展改革委有關負責人介紹,去年新增的人民幣1,000億元中央投資中,340億元用於加快農村民生工程和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從投資額上看,農村地區成為這次新增中央投資最為關注的領域。 


從近來各部門發佈的資訊看,中國農業部下達涉及民生工程和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新增投資人民幣51.5億元;水利部將優先安排人民幣50億元用於農村飲水安全工程建設;衛生部安排的人民幣48億元基層醫療建設專項投資中,用於鄉鎮衛生院建設的有人民幣18億元;教育部安排的人民幣44億元新增教育資金中,人民幣30億元將投向中西部農村校舍改造工程…… 


專家指出,擴大內需的最大潛力在農村,中國政府在改善農村基礎設施、提高農業生產能力、完善農村社會保障等各方面進一步加大投入,不僅會開啟巨大的農村消費市場,還有助於改變城鄉二元結構。


在新一輪擴大內需中,中國投資不僅更多地投向廣大農村地區,也更多地投向中西部等內陸地區。“這些政策和投入,無疑是欠發達地區發展的一個好消息。”中國人民大學區域與城市經濟所所長陳秀山說。


近年來,中國城鄉差距和東西部差距繼續拉大,已成為制約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利因素。以西部為例,地域占到全國的71.5%,但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只占全中國的17.4%。國際金融危機對經濟發展造成不利影響,但應對金融危機也為縮小城鄉差距、東西部差距,還清民生欠賬,實現經濟社會良性健康發展提供推動力。 


“國家擴大內需的舉措,有助於穩定全國經濟增長,也有助於推動城鄉之間、區域之間的協調發展。” 中國發展改革委投資司有關負責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