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顯示,川普的貿易戰出於政治動機,卻傷害消費者及共和黨選民」

最新研究報告指出,若干經濟學者認為,美國消費者已經為川普的關稅政策付出代價。傾向共和黨的地區首當其衝,承受貿易戰的重大打擊,尤其是美國中西部的農民,遭到報復性關稅的打擊,受害最烈。相反的,民主黨地區的損失較小,中西部大湖區及東北工業區等政治搖擺區,從川普的關稅獲益最多。


 
包括洛杉磯加大的Pablo D. Fajgelbaum、耶魯大學兼世界銀行的經濟學家Pinelopi K. Goldberg、柏克萊加大的Patrick J. Kennedy及哥倫比亞大學的Amit K. Khandelwal等經濟學者,在研究報告上指出,雖然美國國內生產商受到關稅保護而獲利,使得總損失減少64億美元,佔GDP的0.03%,但川普關稅造成的年度性經濟損失估算約688億美元,佔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0.37%,最主要還是進口成本提高所致。

 

若干貿易專家亦指出,美國川普政府對國際貿易運作缺乏瞭解而引發貿易戰、
對產品徵收關稅缺乏一致性,以及未能充分考慮到貿易戰對經濟的影響。尤其是川普政府對特定國家(尤其是中國)的貿易逆差的專注,顯然是受到爾灣加大教授Peter Navarro一貫抨擊中國不公正的貿易行為之言論影響。

 
世界銀行的Caroline Freund在2017年指出,根據貿易赤字單獨列出某個國家,可能具有政治用途,但不具經濟意義,對雙邊貿易失衡的關注會產生誤導,此外,雙邊貿易不平衡通常是結構性的,源於每個國家的經濟本質,不是不公平貿易做法的結果。她指出,美國對德國的貿易逆差很大,與荷蘭的貿易順差也很大。但是德國製造了汽車和機械等美國人需要的商品,而美國也生產荷蘭需要的醫療設備和藥品。

 
此外,經濟學者亦認為,貿易戰將拖累美國經濟成長。芝加哥大學於2018年3月對43位重要經濟學者進行的調查發現, 93%的人不認為或強烈不同意鋼鐵關稅能改善美國人的福利。

 
川普總統於2018年發起貿易戰,提高12,000種產品的關稅,包括太陽能板、鋁和鋼,最大目標是中國,提高關稅的中國產品達11,173項,在3030億美元總進口額占了近2470億美元。

 

中國、墨西哥、歐盟及加拿大對美國出口的960億美元產品也施以報復性關稅回應。經濟學者表示,川普總統挑選的關稅目標具有政治動機,似乎是在討好政治搖擺州的共和黨人之選票。美國的保護關稅似乎針對政治競爭激烈的選區,中西部大湖區及東北部工業區,是進口鋼鐵稅及製造商轉移國內獲利最大的地區。相反地,美國農民卻遭到關稅報復: 美國大豆的全球最大買家為中國,去年11月份購買量降至零,2017年美國大豆貿易額高達120億美元。雖然川普政府允諾以120億美元補助農民的損失,但並非全額支付。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