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灣合作理事會(GCC)國家與伊朗關係短評

標題:海灣合作理事會(GCC)國家與伊朗關係短評 日期:101.1.8 根據「海灣商情與分析」(the gulf business news& analysis)期刊第106期報導,在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於去(2011)年11月8日公布伊朗發展核武的最新證據後,海灣合作理事會(GCC)國家對於此事的公開反應卻是異常的謹慎與靜默。 齟齬的過往 伊朗與6個GCC成員國的關係一向不是很友善:像在敘利亞發生的暴動鎮壓事件,伊朗與GCC國家的反應立場就涇渭分明;GCC國家並指控在2011年所發生在巴林的茉莉花民主運動係為伊朗在背後陰謀策動;沙烏地阿拉伯也指控伊朗干涉葉門政局;2011年10月美國指控德黑蘭當局策畫謀刺沙國駐美大使;另外伊朗在伊拉克逐漸增長的影響力也成為區域緊張的來源。但對於GCC國家而言,一旦面對伊朗的核議題,就是個進退維谷的難題。 GCC各國不一致的態度 當面對伊朗問題時,GCC六國所展現出的態度通常相互迥異:對於伊朗,卡達就較沙國展現得較為平和;科威特則常因國會雜亂的政治訴求而顯得莫衷一是,最後常是模糊地傾向沙國的決定;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則是較願意跟隨沙國的腳歩;阿曼則是走自己的路。即使GCC六國在某項政策上已達到共識,但當決策渉及外交、制裁、及軍事施壓等領域時,GCC並未有充分工具機制可供執行。 結論 自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於去(2011)年11月公布伊朗發展核武的證據後,截至目前,針對西方制裁決議及雙方軍力示警等訊息,在相關報導中未見GCC國家明確的評論態度及立場,多僅是對局勢發展所作的中性客觀的報導,且當地媒體報導的篇幅也未隨著情勢的升高而成比例性的增加,這次波灣地區阿拉伯國家對於局勢發展的噤聲可以解釋為GCC國家對核武議題的無力感、各自與伊朗雙邊利益的盤算、及避免掉入與以色列同盟的歷史罪名等。雖說以往彼此教派不同(GCC國家當局多為遜尼派;伊朗為什葉派)而造成彼此的齟齬不斷,但直接或大規模的軍事衝突尚未發生。自此事件發生以來,雖不樂見伊朗成功發展核武,但也未觀察到壓倒性及選邊站的輿論方向及官方立場,顯見GCC國家對此議題的謹慎及被動。只能說在這場不斷升高的賽局中,GCC國家對於局勢的發展似不具主導權,未來的發展仍端視局中主要參與者(美國、以色列、歐盟、伊朗、及伊朗石油的主要進口國等)進一歩的行動及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