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關鍵24問【整體面】


來源:國際貿易局 


壹、 背景說明


服務貿易協議產業涵蓋範圍廣泛,涉及經濟部、交通部、內政部、衛生署等二十多個相關主管機關,且因兩岸經濟體的產值、產業結構及優勢互不相同,政府團隊與中國大陸協商時,主要依據臺灣產業發展需要、徵詢國內業界和中國大陸臺商的意見,以及考量中國大陸對其他國家或地區的開放情形後,向陸方提出開放市場的要求;至於我方服務業市場的開放,則由相關服務業主管機關,就國內服務業發展情形進行評估,徵詢產業界代表意見後,最後進行跨部會協調與溝通,以確保協商結果對我方的整體影響為利大於弊,或是確保相關衝擊可以有效因應與處理後才同意開放。


中國大陸為全球三大經濟體之一,有13 億人口,在世界各國中位居首位 ,消費能力相當可觀。世界各國都在積極搶進中國大陸服務業市場。中國大陸於2012 12 月公布「服務業發展十二五規劃」,將12 項生產性服務業列為發展重點。2013 年第1 季服務業佔GDP 比重為48%(首度超越製造業的46%),顯示中國大陸市場有極大發展空間與潛力。推動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將可要求中國大陸對臺灣業者進一步開放市場並給予我業者比外資更優惠的條件,讓臺商能掌握在中國大陸發展的優勢。


依此次服務貿易協議市場開放內容(特定承諾表),陸方承諾對我開放80 (非金融65 項、金融15 )服務業,均高於陸方在加入WTO 時之入會承諾;至於我方承諾開放的64 (非金融55 項、金融9 )服務業中,只有37 項為目前尚未開放陸資投資的項目。


服務業貿易與貨品不同,通常不具實體,在WTO 特定承諾表中以跨境提供服務(例如美國哈佛大學透過網路提供臺灣學生教學服務)、境外消費(例如國人赴日本觀光旅遊、接受日本旅行社提供旅遊安排的服務)、商業據點呈現,也就是服務業到海外投資(例如美國麥當勞到臺灣設立分店,提供臺灣消費者餐飲服務)及自然人移動(例如賣當勞派員工到臺灣的分公司擔任經理人員提供服務)等四種方式呈現。由於兩岸關係特殊,兩岸服務貿易協商不僅參考WTO 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之規定外,也充分考量到兩岸經濟發展程度不同、經濟規模和發展條件差異等因素作成開放承諾。我方對中國大陸的開放主要集中於陸資來臺設立服務業據點,而且只開放中國大陸資金及少數投資人、白領管理人員來臺從事投資經營活動,既不涉及投資移民,不開放中國大陸勞工,也不開放具專業證照的大陸專業服務人士來臺工作。因此,陸資企業並不能引進中國大陸勞工,仍必須雇用臺灣本地員工。


綜觀此次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洽簽的目標如下:

一、 營造臺灣經濟及服務業國際化環境、並對外強化臺灣貿易自由化訊息。

二、 協助臺商業者進軍中國大陸服務業市場,爭取較其他WTO 會員優惠的條件。

三、 在現行開放陸資來臺各項管理措施及配套完善的基礎上,進一步吸引陸資來臺投資服務業,藉以改善兩岸資金往來長期失衡問題。


為使各界了解對於我方市場開放的項目及內容可能對我國相關產業及就業市場所造成影響,經濟部特以問答集(Q&A)提供明確的訊息及說明。


貳、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雙方開放重點


參、 QA 問答集


【整體面】


Q1:《服務貿易協議》對我服務業的的整體效益與影響為何?

A1

(一)擴大服務業輸出動能:利用陸方開放承諾,提高臺商對大陸經營據點之控制力、擴大經營範圍,及透過簡化審批程序等可快速進入大陸市場,能增加我業者在大陸的競爭力,擴大服務業出口動能。

(二)活絡經濟,增加就業機會:目前我國服務業相對大陸仍具有競爭優勢,藉由新增開放項目,擴大吸引陸資來臺,增加就業機會,並透過競爭帶動產業調整。

(三)參與全球經濟整合: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我方市場開放承諾約有三分之一超出我國在WTO 入會承諾,有利我產業及早因應貿易自由化,為我國參與其他區域經濟整合奠定基礎。此外,臺星協議已完成實質協商、臺紐協議已於7 10 日簽署,將激勵更多國家與我洽簽經貿合作協議。


至於具體的效益部分,根據中華經濟研究院所進行的整體評估顯示:


() 兩岸「服貿協議」簽訂後,我國對大陸的出口值可以成長約37.2%,自中國大陸服務業進口值成長約9.08%。整體而言,估計我國服務業總產值將增加約3.9 億至4.28 億美元,其中商品買賣業的產值增加最多,約可增加1.35 億至1.43 億美元。就成長幅度而言,空運業產值成長幅度最大(0.55%),其次為運輸倉儲業(0.33%)及工商服務業(0.19%)

() 「服貿協議」對我國服務業就業亦有實質幫助,總就業人數估計約可增加11,380 11,923 人,成長幅度約為0.15~0.16%。預估商品買賣業的就業人數將成長最多,約可增加5 千多人的就業需求。其次如公共行政、教育醫療及其他服務業,就業需求亦可增加2 千餘人以上。

() 兩岸簽訂「服貿協議」將為我國服務業帶來正面效益,但因兩岸雙方目前開放之程度仍有限,如我國仍有不少部門尚未給予陸資等同外資之待遇,而陸方之承諾亦有若干限制。政府將於未來持續透過協商,降低貿易障礙,擴大效益。


Q2:簽署服貿協議前是否就我國產業及就業影響做過評估?

A2

(一)針對「服貿協議」協商內容,各主管機關在事前均利用各別拜訪、電話聯繫、開會討論及委託研究等小規模、非公開之方式,與業者溝通,透過徵詢業者意見,評估市場開放可能造成之衝擊,例如涉及服務品質(如律師等專業服務)、公共安全(如工程設計)、以及國家安全(如第一類電信服務),皆經主管機關檢討後未納入開放範圍,於整體評估利大於弊後,才同意完成協商並簽署。

(二)經濟部及相關服務業主管機關於協商過程中,已透過徵詢業者意見等非正式溝通方式,對可能之衝擊進行評估。整體而言,我方開放程度主要以落實WTO 承諾為主,且開放陸資有助於活絡市場,增加外商來臺投資誘因,擴大就業

機會。

(三) 針對可能受衝擊之行業,我方除針對開放程度加以設限(如持股上限、不得具控制力等),以讓業者有時間積極整備,因應競爭外,並編列預算針對不同對象進行振興輔導、體質調整、損害救濟等支援策略。

(四)經濟部前於2009 年委託智庫進行「兩岸服務貿易全面自由化」情境下之推估,結果呈現臺灣GDP 增長0.57%,投資增加2.97%;另據「兩岸洽簽服務貿易協議對我總體經濟及產業之影響評估」的研究,預估可讓臺灣服務業總產值增加約4 億美元(成長0.11%),就業增加約1.2 萬人(成長0.16%);臺灣服務業輸出中國大陸總值約增加4.27 億美元(成長39.5%),中國大陸服務業輸出臺灣總值約增加0.92億美元(成長9.09%)。臺灣出口增加值與成長率都比中國大陸高出三倍以上。


Q3:《服貿協議》會發生中國大陸勞工來臺搶工作的情形嗎?是否會造成大量中國大陸籍白領人士來台?

A3

(一) 在《服貿協議》中,並不涉及開放大陸勞工議題,有關承諾開放自然人移動問題,仍依現行規定,並未開放大陸勞工來臺工作。目前我方承諾開放的範圍,只開放大陸投資人和管理人員來臺,包括短期商務訪客、跨國企業內部調動陸籍主管及專門技術人員來臺從事經貿專業活動,並在資格條件與數量上有嚴格限制。

(二) 依據服務貿易特性,陸資來臺雖帶來少數投資人及白領管理人員,但有助於創造國內就業機會。據經濟部統計,至102 5 月底止,陸資來臺投資已有398 件,其申請大陸籍白領管理人員來臺數合計有216 人,在臺灣雇用6,771 人。預期在「服貿協議」生效後,因陸資來臺投資增加,可增加國內就業機會。

(三) 我方在服貿協議中的開放方式是比照我方在WTO 之承諾,均依現行規定,並未改變現狀。只有符合條件的三類白領人士(即商業訪客、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及履約服務提供者)才能來臺暫時性地提供服務,因此不會有大量陸籍白領人士來臺的情形。


Q4:是否開放互相承認證照?

A4

目前雙方無此安排,僅仿照WTO 規定,設計非強制性的相互認許機制。但在我政府對外說明過程中,部份業界如旅遊服務業、金融服務業等曾反映盼大陸認許我方專業人員資格等,未來政府會在業界有需要並且同意之前提下,才與對岸討論相互認許事宜。


Q5:開放陸資來臺會衝擊到我們的中小企業嗎?

A5:(一)不會。我政府自98 6 30 日開放陸資來臺投資至《服貿協議》簽署前,已開放161 項服務業。依過去開放陸資來臺經驗並無重大負面影響。(二)《服貿協議》生效後,陸資如果提出的投資申請,會對經濟上產生具有獨占、寡占或壟斷性地位,或者對政治、社會、文化上產生具有敏感性或影響國家安全,以及對國內經濟發展或金融穩定,發生不利影響等可能時,我方仍可禁止其投資;陸資企業如果有殺價等不當競爭情形,即可依公平交易管理機制依法處理,政府也會視協議執行情形,適時強化或改善相關行政管理措施,以避免對我方業者產生重大的不利影響。

(三)《服貿協議》只有開放投資30 萬美金以上的業者,可以引進少數的負責人或管理人員來負責經營管理,不能引進大陸勞工,更沒有開放移民,陸資來台必須雇用臺灣本地的員工,對臺灣的就業市場應有正面幫助。

(四)針對可能受貿易自由化影響之行業,經濟部自99 年至108年,已透過「因應貿易自由化產業調整支援方案」,編列952億元經費,針對不同對象採行振興輔導、體質調整、損害救濟等調整支援策略,協助傳統及中小企業升級轉型,提升產業競爭力。


Q6: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否只對大企業有利,中小企業卻無利可圖?

A6

(一)中小企業在臺灣經濟發展過程中,一直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也一直面對高度競爭環境,調適能力甚強,目前許多大型企業也是從原本中小企業茁壯而成。臺灣的企業有九成八是中小企業,就業人數接近850 萬人。政府推動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大陸廣大市場正好提供國內有企圖心的中小企業一展身手的機會。是否有利可圖,還是要看企業經營者有無雄心壯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