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銖兌換美金匯率創六年來之新高

泰銖兌換美金匯率創六年來之新高

自2018年以來,泰銖一直是亞洲新興市場表現最好的貨幣。按年計算,泰銖兌美元匯率已上漲了8%以上,今年已達到六年來的最高點。但是,根據新聞頭條和評論,強勢的貨幣降低了泰國競爭力,並使泰國經濟的兩個主要動力-貨品出口和旅遊業惡化。



泰國央行(BOT)官員及貨幣分析師針對國內因素解釋泰銖強勁之原因。泰國穩固的經濟基礎-經常賬戶盈餘和大量外匯儲備以及鷹派中央銀行,吸引了資本流入。由於泰銖的穩定性,許多人認為泰銖是其他新興市場貨幣中的避風港貨幣,使得泰銖可能會保持現值或持續升值,吸引投機性資本流入,並給貨幣帶來上行壓力。



在2019年初,BOT似乎並不擔心泰銖的升值,因為強勢的貨幣實際上可以使泰國進口商和那些擁有外幣債務的人受益,且還可以幫助改善泰國貿易條件。但是,泰銖的強勢力量及其對出口推動型泰國經濟的潛在負面影響,已引起人們的關注。6月份出口連續第四個月下降,BOT將其對2019年的GDP預期從成長3.8%下調至3.3%。



2019年7月,BOT將非居民帳戶未償餘額的上限降低了三分之一,並在7月和8月的拍賣中減少供應3個月和6個月期債券。此外,BOT已暗示計劃進一步放寬泰國投資者對外投資的限制,這也將有助於阻止貨幣升值。2019年8月,BOT將政策利率從1.75%下調了25個基點至1.5,這是自2018年12月加息25個基點以來BOT政策立場的轉變,但許多人仍然認為這些措施是不夠的。



目前正在討論的其他三項主要措施是:直接針對泰銖匯率的外匯干預、政策降息以及實施資本管制以遏制投機性資本流入。BOT會定期干預外匯市場,但由於市場期望值高,因此這樣做可能既昂貴又起反作用。而通過購買外匯儲備,中央銀行實際上可以幫助泰銖降價且波動較小。惟外匯儲備的增加和保持泰銖的穩定性,可能會進一步加強其作為避險貨幣的性質。泰國央行之干預將使泰銖成為理想的投機資產。如果央行進行更多的外匯干預,透過公開市場銷售以削減過多的流動性,這可能會導致投機性提升,從而帶給經濟更高流動性或高利率。



當國內外資產之間的利率差異增加,且BOT無法阻止泰銖升值時,BOT也會產生成本。大量的外匯儲備(佔GDP的39.9%,佔2018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標準儲備充足率的200%以上)可能使泰國被列為匯率操縱者的美國觀察名單內。總體而言,BOT不太可能大膽干預。



為了控制導致泰銖迅速升值的境外資金流入,至少在短期到中期,資本管制是有效的,但資本管制會帶來長期的不良後果,影響該國的信譽和金融市場。2006年,BOT對資本流入實施了控制,以阻止先前的強勁泰銖升值,結果股市暴跌、債券殖利率飆升,導致中央銀行在一天之內取消相關控制措施。因此,資本管制難以產生長期影響。私部門認為最需要採取的措施,是要求中央銀行降低政策利率。



人們普遍認為,進一步降息將使泰銖對外國投資者的吸引力降低,從而減輕泰銖的壓力。惟如果資金流入泰國是出於避險貨幣的考慮,而不是為了獲得高收益,則目前尚不清楚降息是否會有效。更重要的是,寬鬆的政策可能會加劇已經增加的家庭債務,家庭債務佔GDP的78.6%(在亞洲最高)中,危及泰國的金融穩定。



鑑於脆弱的政治局勢可能阻礙更多的財政刺激措施,這可能是泰國的唯一選擇。強勢的泰銖可能只是出口萎縮的全球趨勢的產物,尤其是在全球經濟成長乏力和貿易緊張局勢之下。此外,當其他國家奉行更加積極的寬鬆政策時,要削弱泰銖並不容易。儘管如此,許多人仍然希望今年至少再次降息,即便這可能增加家庭債務。在這場辯論中,我們不要忘記,中央銀行最終須保持穩定。不應期望中央銀行為補貼便宜的出口銷售策略,干涉其以經濟穩定作為其首要任務之目標。匯率波動僅僅是在無釘住匯率制下的事實。政策上應努力在幫助出口商銷售具有更高附加價值的產品,而不是低價競爭。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