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協議(JCPOA)生效後各國投入伊朗的大型跨國企業情形

核協議(JCPOA)生效後各國投入伊朗的大型跨國企業情形

我國駐土耳其代表處經濟組指出,川普總統今(2018)年5月8日宣布美國將退出「核協議(JCPOA)」並重啟對伊朗制裁後,2016年1月16日該協議生效後投入伊朗的跨國企業,恐將面臨新一輪的檢視。其中較引人矚目的大型跨國企業包括:

一、 航空
    美國Boing航空於2016年12月11日與伊朗國營航空Iran Air簽署購買80架客機,金額166億美元的合約。
    法國Airbus於2016年12月22日與IranAir簽約,提供價值270億美元的118架客機。2017年1月12日第一架Airbus A321飛抵德黑蘭,完成首機交貨;2017年3月11日,第2架飛機A330亦飛抵德黑蘭交貨。
    2017年6月22日巴黎航空展(Paris Airshow)中,伊朗經營國內航線的民營航空Zagros Airlines與法國Airbus簽署備忘錄,購買20架Airbus A320neo及8架A330neo;另一民營航空Iran Airtour亦與Airbus簽下購買45架A320neo的備忘錄。

二、 石油及天然氣
    伊朗石油及天然氣占中東地區13%,國際解除對伊朗的制裁,全球油氣公司都積極重返伊朗。
    伊朗國家石油公司(National Iranian Oil Company, NIOC)於2016年10月宣布,2017年1月起開放29處油田和21處天然氣田,採國際標方式邀請國外企業投資。
    荷蘭殼牌(Royal Dutch Shell)2010年因貿易制裁而撤出伊朗市場,2016年10月14日與伊朗國家石化公司 (National Petrochemical Company, NPC)簽署合作備忘錄,加速與伊朗石化業者合作。同日Shell並宣布投資3.5億美元並技術轉移給伊朗Hamadan Petrochem Company的石油開採計畫。 
    法國Total能源公司(含中資「中石化」,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之股本)於2016年11月7日與伊朗國家石油公司簽約,投資48億美元與伊朗Petropars共同開發離岸天然氣田。
    南韓現代建設(Hyundai Engineering Company)於2017年3月13日與伊朗簽約,將投資32億美元開發伊朗西南部的Kangan油田。
    俄羅斯國營天然氣公司Gazprom於2017年11月6日與伊朗國家石油公司簽署液化天然氣(LNG)協議,共同開發伊朗天然氣田。
    2017年9月22日巴西駐伊朗大使Rodrigo de Azeredo Sntos在德黑蘭宣布,巴西國營能源大廠Petrobras將與伊朗Khazar Exploration and   Production Company, KEPCO合作,探勘伊朗裏海的石油和天然氣。

三、 汽車
    伊朗車市需求旺盛,預計2020年規模可達200萬輛。
    德國汽車巨擘Daimler於2016年1月與伊朗Khodro Diesel和Mammut Group簽署名為「全面重返伊朗」的合作意向書,合作領域包括:在伊朗合資生產Mercedes-Benz卡車及動力傳動零組件,並成立銷售此種卡車及組件的合資公司。Daimler並計劃投資「伊朗柴油引擎製造公司」(Iranian Diesel Engine Manufacturing Co., IDEM) 30%的股份。Dailmer所屬的Mercedes-Benz於2017年9月12日與伊朗Khodro Co.簽約,由Khodro代理其卡車在中東的銷售及售後服務。10月Mercedes-Benz再另簽合約,在伊朗合資生產重型卡車。   
    2017年8月7日法國雷諾汽車(Renault)在伊朗簽署金額6.6億歐元的投資案,與伊朗產業開發及創新組織(Industrial Development and Renovation Organization of Iran, IDRO)及Negin Group合資,在德黑蘭郊區設立汽車製造工廠,由Renault持份60%,自2018年起生產Duster及Symbol兩款車種,創造3,000個就業機會,是迄今外資車廠在伊朗最大的投資案。
    法國汽車大廠寶獅雪鐵龍(Peugeot Citroen, PSA) 2017年上半年在中東及非洲銷售的277,931輛車中,有207,900輛是由PSA與伊朗合資的車廠製造。

四、金融與基礎建設
    2017年9月21日奧地利Oberbank銀行於維也納與14家伊朗銀行簽署10億歐元的融資合約,支應奧地利商參與的伊朗基礎建設、鐵路、醫院、廠房、光電及水利工程,是2016年1月核協議生效後,第一個與伊朗簽署的貸款協議。
    同日丹麥Danske銀行亦與伊朗10家銀行簽署5億歐元的融資合約,支應丹麥商參與伊朗的民生計畫。
    法國國營投資銀行BPI(Bpifrance) 於2017年9月25日宣布,自2018年起提供5億歐元的融資額度供投入伊朗市場的法國商運用。
    2017年9月20日英國再生能源公司Quercus Investment Partners LLP與伊朗能源部簽署投資5億歐元、發電量600 MW的太陽能電廠興建合約,建廠時間為3年,每6個月完成100MW的產能。
    2017年8月24日韓國輸出入銀行(South Korea’s Eximbank)與伊朗中央銀行簽約,提供伊朗80億歐元融資,供伊朗商與韓商運用。
    2017年9月16日伊朗中央銀行與中國中信集團(CITIC)投資部門簽約提供伊朗100億美元融資,支應伊朗水利、電力及運輸建設。
中國輸銀(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提供伊朗100億美元融資;中國建設銀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將提供伊朗150億美元貸款,以支應基礎設施和製造業之發展,合計中國大陸已提供伊朗350億美元融資。貸款幣別為歐元及日圓,以規避美國的制裁。在此之前,核協議生效後,中國大陸已貸予伊朗42億美元,支應建設Tehran-Mashhad和Tehran-Isfahan兩條高鐵。
    10月17日挪威Saga Energy與伊朗Amin Energy Developer在挪威駐伊朗大使Lars Nordrum官邸簽約,未來5年雙方將共同投資25億歐元,在伊朗中部沙漠地區興建總發電量達2 GW(gigawatts)的數處電廠。
    俄羅斯國營Vnesheconombank銀行(VEB)與伊朗工礦銀行(Bank of Industry and Mine) 於2017年9月11日在莫斯科簽署12億歐元的貸款合約,支應伊朗興建位於濱波斯灣的Hormozgan省港市Bandar Abbas,發電量為1,400 MW的火力發電廠。在此之前,普丁總統於2017年2月表示,將提供22億歐元的融資,支應伊朗建置2項工程:一為前述的Hormozgan電廠,另一為連結德黑蘭東部Garmsar至伊朗東北Ince-Burun段的鐵路電氣化。此外,俄羅斯將協助伊朗建置4座火力發電廠,地點包括:2座在伊朗西北部Tabriz省,2座在東北部的Tabas省,總經費約100億美元。
2017年10月31日富比士(Forbes)指出,伊朗政府每年提撥石油與天然氣收入的1%供鐵路系統更新和開發之用,至2025年可提供250億美元進行現有鐵路系統更新和鋪設1萬公里的新鐵路,且將衍生8,000-10,000個新車廂的需求。
    中國大陸於2017年2月與伊朗簽約,提供15億美元資金協助伊朗進行Tehran-Mashhad段鐵路電氣化。
德國正研擬計畫,將提供35億美元,協助建置Tehran-Tabriz段鐵路的新號誌系統,並更新伊朗全境的火車頭。
俄羅斯總統普丁於2017年11月1日訪問伊朗時表示,將參與伊朗的重大基礎建設,包括貫穿伊朗南北交通走廊的西部鐵道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