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債務危機對沙國經濟影響不大

杜拜債務危機對沙國經濟影響不大

杜拜政府上年1125日宣布,凍結償還房地產業開發業者Nakheel及其母公司“杜拜世界”的債務,以便進行債務重整。Nakheel是負責開發超大型人工島度假勝地“棕榈島”的政府企業,1214日前必須向阿拉伯的投資者償還35億美元的債務。消息宣布後,股市大跌,匯市震盪 ,杜拜的主權信用風險陡增,全球金融市場出現明顯震盪,資金撤出高風險市場的意願强烈,26日摩根士丹利新興市場股價指數下跌了2.2%,為4週以來的最大跌幅;歐洲的道瓊泛歐600股價指數下跌了3.3%,為今年4月20日以來的最大跌幅。當天德國德意志銀行股價大跌6%以上。英國巴克萊銀行股價大跌近8%,位居當天藍籌股跌幅排行榜之首。在外匯市場上,南非、土耳其、匈牙利以及拉美部分國家的貨幣遭到抛售。同時,資金纷纷轉向美元、黄金等風險較低的資產避險。國際評级機構迅速調低杜拜政府相關資產評級,穆迪更將部份相關企業降至垃圾級别。標準普爾表示:杜拜的債務重整可能會被視為暫停償還債務。


沙烏地阿拉伯作為海合會(GCC)六國的龍頭老大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政、經聯繫緊密。阿聯大公國是沙國石化產品的首要買主,不難想像沙國對杜拜危機的關注度。然而沙國政府、民間對此態度審慎,沙國官方至今未有正式表態,新聞媒體的報導也都是引用或轉載國外媒體的消息評論,這也符合沙國歷來秉承的處事謹慎原則。


據沙國經濟日報(AL-EQTISADIYA)121日報導,沙國金融界人士、經濟專家一致認為杜拜債務危機對沙國經濟的影響甚微,沙國銀行在杜拜債券上的投資非常小。總額50億美元的兩家杜拜政府企業債劵中沙國只占2.5%,分析沙國在杜拜投資不大的主因,首先是沙國人對債券投資一貫保守,除了類似美儲備銀行國債和沙國本地發行的政府發展債券外,一般不接受别的債券;第二,近年來海灣國家房地產業績不佳,沙國對本地區房地產業特别敏感,而杜拜的多數投資債券都涉及房地產,沙國人不願投資;第三,當年杜拜發行債券正逢沙國銀行大張旗鼓吸納存款,存款在沙國被認為是最安全的投資;第四,杜拜當年發行的50億美元債券主要面向國際市場,針對海灣國家的只有5%,除2.5%來自海灣其他五國外,沙國的投資不會超過2.5%,即總額不超過2,700萬美元。對總資產超過3,500億美元的沙國銀行業來說,2,700萬美元是微不足道的。


但沙國經濟學家阿不杜‧瓦哈比也表示,不排除沙國地方個别銀行購買了杜拜的債券,或經由銀行的準備金等管道購買了上述產品。


沙國經濟分析師穆罕默德‧奥馬蘭表示,如果没有人為的因素,杜拜已經從國際經濟危機的陰影中走了出來,在世界經濟大環環好轉的情况下,不少權威國際金融機構對杜拜近來的表現也有正面評價。杜拜目前要度過的難關是Nakheel及“杜拜世界”的債務償還延至20105月,此降低了投資者信心,對杜拜的金融市場和整體經濟產生不利影響。吸引外國直接投資一直是杜拜政府的一項重要政策,國際評级機構調降杜拜政府相關資產評級,加深了6家政府企業的投資風險,提高了企業融資成本,吸引外資的難度也比以往增加不少。杜拜的投資風險已達到非常高的程度,海灣地區的經濟也將面臨通縮的危險,但杜拜債務危機是突發性的意外個案,其影響不會持續很長時間,理由是世界經濟大環境好轉,不少國家經濟成長樂觀。


奥馬蘭認為,沙國多數經濟學家主張在阿布達比國家銀行、新月银行代償杜拜政府第二筆總額50億美元的債務後,應儘快提出明晰的救援計畫措施,恢復投資者信心,如果明確這筆資金將償還Nakheel及其母公司“迪拜世界”所欠的債務,也許能挽回投資者的信心。


沙國經濟學家納塞爾博士也提出另類的新思考,渠認為杜拜目前面臨的主要是信用的巨大壓力,但杜拜危機不太可能會釀成類似美國次貸危機所引發的國際金融危機。這次危機讓我們和杜拜一起認真學習、汲取教訓,深入思考建立海灣主權基金的必要性,讓海灣人有安全的投資去處,抵禦類似危機的發生,使海灣人民免遭傷害。同時應該重新認真研究海灣國家貨幣統一、經濟一體化兩個議題,這關係著海灣國家未來的經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