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經濟”躊躇”中國陸專家觀點不一

新經濟”躊躇”中國陸專家觀點不一

    世界經濟正從坍塌的市場中求索復蘇之路,新經濟似乎正成爲惟一的藥方。在1015上海舉辦的東吳新經濟財富論壇上,中國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張平就明確表示,中國應該乘著新經濟發展的“翅膀”,大做文章。但也有不少經濟學家對新經濟“潑冷水”,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基金會秘書長樊綱就認爲,新經濟只是其中之一,而不是惟一。

 

    張平:乘上新經濟的“翅膀”

 

    張平表示,新經濟意義重大,和上次不同,這次新經濟可能是中國製造業的轉型機會,如果能抓住,將會使中國從一個刺激性經濟發展狀態向可持續發展狀態轉變。可喜的是,目前政府、民間和大量製造企業都在介入。

 

    對于處于新經濟核心的低碳經濟,張平說:“西方想通過低碳經濟回到實業生産,而我們希望通過低碳經濟實現工業化升級。中國目前處于一個需要人均GDP上升的時期,所以低碳經濟對中國而言,代價雖大,但好在有製造業優勢。”

 

    “重振內需和結構性調整將是中國的政策選擇,寬鬆依然是政策持續激勵的主題,基礎設施將是中國政策激勵的重點,結構性調整是必然選擇方向,而新經濟産業在未來中國經濟中的比重將日趨提升。”張平最後說道。

 

    樊綱:傳統産業更重要

 

    樊綱則認爲,新經濟固然是好,不過,對于當前的經濟發展而言,新經濟幷不重要。

 

    “經濟永遠有新的增長點,永遠有新的技術,永遠有新的産業,永遠有新的經濟增長的模式。目前,低碳經濟成爲一個新的增長點,尤其受到發達國家追捧, 幷被當成一個新的增長點。但這幷非中國所應該倚重的增長點。”樊綱說道。

 

    樊綱進一步表示,中國還有很多新的增長點,基礎建設、城市化問題等。而這些過程歐洲人已經完成。因此,新興産業、新興技術對我們的意義和對發達國家的意義幷不一樣。

 

    “新經濟對我們來講,它可能只是一部分的來源,只代表了一部分的增長,不要忽視別的增長,中國的均衡産業結構一定是一個多方面的,多元的結構,中國什麽産業都得幹,才能解决我們的就業,後危機時代這個格局沒有發生根本變化。”樊綱指出。

 

    什麽才是發展中國家需要的“靈丹妙藥”?樊綱認爲,可能傳統産業作用仍更重要。

 

    “光有新技術不行,我們同時要發展傳統産業,而且我們的傳統産業有大的發展前途,能够解决就業。基礎設施建設跟節能的新技術可以結合起來。中國的均衡産業結構一定是多元結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