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導致全球石油收入大跌 阿爾及利亞經濟面臨瓦解邊緣

新型冠狀病毒導致全球石油收入大跌 阿爾及利亞經濟面臨瓦解邊緣

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的經濟影響已使全球對原油的需求陷入混亂,國際油價近幾週來面臨上沖下洗,西德州5月期原油貨價一度崩跌至負值。低油價對主要產油國造成巨大衝擊,《巴隆週刊》(Barron's)報導,分析師點名,伊拉克、利比亞、奈及利亞、委內瑞拉、阿爾及利亞及伊朗等「顫抖的6國」將面臨嚴峻挑戰。

 

阿爾及利亞盛產石油和天然氣,佔了98%的阿國出口收入,50%GDP,並提供了近70%的阿國政府年度預算,讓阿爾及利亞這個社會主義國家,得以每年使用14億美金、近13.6%GDP,為人民帶來長期且慷慨的民生補助津貼,如麵包、電力、教育、社會保險、汽油、大宗物資進口等基本供給。然而自2014年石油價格暴跌開始以來,阿爾及利亞的石油和天然氣出口已經減少了一半以上的外匯存底,能源價格下降破壞了阿爾及利亞政府財政狀況,而這些長期補貼政策則使國庫蒙上了陰影。在過去的五年中,預算赤字仍佔經濟產出的6%至15%之間。

 

為了挽救頹勢, 阿爾及利亞政府「對內」,不得不凍結了大部分的國家住房建設,暫停了一些能源項目,並取消了其他發展計劃、追繳逃漏稅且加重罰款等,以減少支出並控制預算赤字。

 

阿爾及利亞政府「對外」,則一再表示將從單一的石油和天然氣出口,轉向多元化的經濟結構。阿國政府從限制進口品項下手,自2017年增加關稅,但仍以保護主義為前提把持著國有工業經濟,不願開放,導致成效不彰。經濟改革措施雖然説阿爾及利亞與沙烏地阿拉伯、俄羅斯和其他石油生產國OPEC達成一項全球歷史性規模減產協議,以調整石油供應價格。但市場早就已被價格戰讓原油需求盪到谷底,而歐洲客戶也已轉向其他天然氣供應國進行進口,國營企業Sonatrach僅能勉強掙扎維持石油和天然氣的出口量。

 

2019年,阿爾及利亞人民在長達一年的大規模抗議及政治動盪後,迫使一位把持政權20年的總統下台,換上另一位總統上台,面臨百廢待舉的重整時,2020年又陷入重大危機。

 

新型冠狀病毒引發前所未見的全球經濟停滯及全球健康危機,導致20203 月中旬以來全球石油價格的暴跌,讓阿爾及利亞舉國錯愕、雪上加霜。

 

阿爾及利亞的2020年緊縮預算原本是基於每桶50美元的價格製定的,故將政府支出削減了9%。然而,全球原油庫存幾乎爆滿的狀況下,煉油廠根本用不完手上的原油,而冠狀病毒危機讓石油價陷入20年新低,撒哈拉混合油每桶石油的目前參考交易價格已從50美元下調至30美元,市場價格從60美元降至35美元,阿國政府只好再次削減政府支出。

 

2020510日,財政部長阿卜杜拉赫曼·勞亞(Abderrahmane Raouya)向財務和預算委員會(APN)提交了2020財政年度補充財務法案(PLFC, Le projet de Loi de Finances complémentaire 2020 ),將:
1)
政府預算收入從62,897億第納爾調降至53,958億第納爾;
2)
政府預算支出從78,211億第納爾調降至73,727億第納爾;
3)
預算赤字則從應達到15,334億第納爾(佔GDP7.2%)調高至19,769億第納爾(佔GDP10.4%)。
4
)每桶石油基準價格修訂為每桶30美元,也建議將汽油全民津貼每公升減少3 5 DA。即謂,普通汽油的價格將由38.94 DA調為41.94 DA;無鉛汽油由41 DA調為44 DA;柴油從23.06 DA調為28.06 DA。(1美元=123 DZ)

 

經濟學教授Abderrahmane Aya說:當前的石油市場水平遠遠低於政府的預測。這種情況已經影響Dinars第納爾貨幣的價值,進而影響阿爾及利亞人的購買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