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貿工部部長陳振聲指出,中美貿易戰對新加坡影響包括直接關稅、間接供應鏈及對全球經濟環境等三種

新加坡貿工部部長陳振聲指出,中美貿易戰對新加坡影響包括直接關稅、間接供應鏈及對全球經濟環境等三種


  • 新加坡貿工部部長陳振聲本(2018)79日在國會接受議員質詢時表示,中美貿易戰對新加坡之直接影響有限,惟衝突若持續升級可能打擊全球消費和投資信心,對新加坡造成之風險將更大。
  • 陳振聲部長指出,中美貿易戰對新加坡影響包括下列三種:

    • 直接關稅影響:美國對全球太陽能電池、洗衣機、鋼和鋁等產品徵收關稅,可能削弱新加坡電子和一般製造業競爭力。新加坡出口前述產品至美國總量,約占國內總出口0.1%,星國政府將協助受影響企業申請豁免關稅,及開發其他出口市場
    • 間接供應鏈影響:各國相互徵收關稅,將對全球供應鏈造成衝擊,新加坡亦將受波及。目前,中美兩國已向對方價值34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歐盟、墨西哥和加拿大亦將向美國徵收報復性關稅。雖前述關稅對新加坡出口無直接影響,然部分新加坡製造商係供應中國大陸中間產品(Intermediate Goods)再出口至美國,隨著中國大陸對美國出口受阻,相關中間產品需求亦可能隨之減少。新加坡相關部門正在瞭解中間產品製造商可能受到之影響,必要時將重組供應鏈
    • 對全球經濟環境影響:隨著貿易衝突升級,各主要經濟體將陷入以牙還牙之惡性循環,全球商業和消費者信心可能大跌,市場流動性亦可能隨之緊縮,導致全球經濟發生根本變化。貿易戰不僅阻礙貿易往來,亦將打擊全球消費和投資活動,對新加坡開放型經濟造成極大影響


  • 陳振聲部長進一步表示,考慮中美兩國之關稅政策流動性,以及全球經濟價值鏈之複雜程度,中美貿易戰對新加坡經濟和勞工造成之影響不易量化。新加坡企業可能將中間產品出口至其他市場以減輕貿易戰影響。中國大陸貿易商亦可能因美國產品關稅增加,轉而自東協市場進口產品,因此可能抵消貿易戰對新加坡之部分影響。
  • 陳振聲部長另指出,新加坡擁有強大貿易網絡和多元化經濟,有助於因應中美貿易戰衝擊。新加坡將繼續與中國大陸和歐盟等貿易夥伴共同尋求增進貿易聯繫之機會,亦將密切留意局勢發展,對有需要企業提供援助。新加坡亦將繼續維護以規則為基礎之多邊貿易體系,強化區域整合,拓展商機,創造更多工作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