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聯合早報刊登日本九州大學教授清水一史所撰「川普危機後對RCEP的期待」

一、 新加坡聯合早報本(2018)年1月11日刊登日本九州大學教授清水一史所撰「川普危機後對RCEP的期待」投書表示,為推動區域經濟整合,東協於2015年末宣布成立東南亞最深入的整合經濟體-東協經濟共同體(AEC),另東協於2011年主導提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倡議,成為東亞經濟整合核心。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前,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之基本協議和簽署,本有望更快推動東協和東亞經濟整合進程,然川普上任後於去(2017)年1月23日簽字正式退出TPP,並重啟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談判,爭取雙邊自由貿易談判,逆轉以往美國引領全球多邊自由貿易體制之經商政策。

二、 TPP走向亦為東協和東亞經濟整合帶來巨大影響。川普當選前,TPP除促進東協和RCEP經濟整合,其相關規定亦可能更深化東協經濟整合。然美國退出,使得TPP進程受挫,且削弱東協和RCEP經濟整合力度,使得RCEP促成AEC之力度亦變弱,TPP部分規定可深化AEC之可能性亦變小。

三、 TPP進展受挫以及川普上臺後全球經濟走向保護主義,對東亞經濟帶來巨大負面影響,因包含東協在內之東亞各國,在貿易和投資相互依存之關係越來越緊密,爰東協和RCEP更顯重要。目前東亞有以中國大陸主導之「一帶一路」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為代表之經濟整合,惟此非以東協為核心之整合經濟,爰除進一步深化東協經濟整合,儘早完成RCEP係關鍵。

四、 美國退出TPP後,日本主導於去年5月提出TPP11方案,亦致力推動與歐盟之自由貿易協定(FTA)。TPP11於去年11月在越南峴港TPP部長級會議,就「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PP, CPTPP)」基本上達成共識。CPTPP規模雖不大,然承繼原版TPP之高水準貿易自由化和新規則,具備成為日後更龐大FTA雛形,另日本亦將深化AEC和加速RCEP談判。

五、 在美國等國實施貿易保護主義路線之際,AEC和RCEP更顯重要。RCEP能否達成及成為何種形式之FTA,取決於東協和AEC。RCEP談判儘早取得結果非常重要,而引領RCEP者是東協,東協所發揮的作用更為重要。另日本亦須在發展CPTPP、RCEP及日歐EPA等三大FTA時,同時推動和發展全球貿易自由化和經商規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