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國家尚未達到逐步解除封鎖之條件

泛美衛生組織指出,拉美各國採取全國性隔離措施雖有助減緩疫情擴散,但巴西及墨西哥等國總統因抗拒承認疫情危急性,傳遞出混亂的訊息導致民眾更加忽視隔離措施。秘魯為拉美第一個鎖國的國家,其總統畢斯卡拉(Martín Vizcarra)應可被認定為最重視衛生安全的拉美領導者,惟即便如此,鎖國已超過2個月疫情未減反增,主要原因為貧窮人口需要生活不得不冒險外出賺錢,而渠等往往忽略社交距離,例如秘魯政府近期大量篩檢傳統市場從業人員發現,竟高達8成業者已受到感染,由此可見那些忽視衛生的拉美總統,其國家情況應更嚴峻。

由於歐美國家疫情逐漸趨緩並受到控制,拉美國家亦盼追隨其腳步逐步恢復商業運作,但多數拉美國家根本不具備解禁的條件。秘魯政府於3週前即指出該國已進入高峰期,但目前感染人數仍持續攀高,因此不得不第5度延長緊急措施。巴西、智利、阿根廷政府亦處疫情高峰期,並陸續宣布延長緊急狀態。

各國政府均理解民間經濟的困難,惟政府耗費國庫巨額之紓困基金卻難以適當分配。當拉美各國陸續採行全國性隔離措施後,各國約半數勞工隨即失業,其中更以中小企業及微型企業衝擊最大。巴西、智利及秘魯政府雖祭出相關補貼或留職停薪等紓困措施,惟秘魯非正式勞工約佔總勞動人口逾70%,而相關補貼並不適用非正式勞工,此為擁有百萬貧窮人口之拉美國家共通問題,貧富差距問題勢將進一步擴大。

部分金融體質較好的拉美國家,如秘魯及智利尚有政府盈餘可使用,部分則可在金融市場借貸,例如本年3月起國際貨幣組織陸續提供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40億美元之紓困基金。惟此亦非長久之計,例如阿根廷已第9度倒債,此亦為借貸給拉美國家將面臨的共通問題,等到還債期限將至,下任政府仍無力償還債務,而解決之道往往是延後還債或重組債務。

秘魯於316日進入鎖國狀態,並於525日宣稱進入「社會共體(nueva convivencia social)」之隔離新階段,此階段將維持全國隔離及宵禁等措施,同時亦恢復規劃已久之第一階段商業活動,符合衛生規範之食物外送、電子商務、美髮業等服務業均可率先復業。惟新階段啟動的第一天即多處出現人潮群聚現象,其中大眾交通為重要感染源,政府經隨機快篩搭乘捷運的630名乘客,竟發現有151名確診(感染率24%),未來拉美國家該如何透過相關措施達致衛生及經濟活動之平衡令人堪慮。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