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見紛歧的自由貿易議程─TPP

意見紛歧的自由貿易議程─TPP
2014年2月4日紐約時報社論Thomas B. Edsall專欄

歐巴馬政府與其他12國談判中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已經成為政府兼顧全球化與民主政府透明化兩者間的挑戰。

2010年開始秘密談判的TPP,已經激怒了自由貿易的評論家,包括AFL-CIO、Public Citizen and the Sierra Club,甚至激怒了最支持自由貿易的力量,包括俄勒岡州民主黨參議員Ron Wyden、加州的共和黨眾議員Darrel Issa,以及世界貿易專家─哥倫比亞大學法律和經濟學教授Jagdish Bhagwati。

一旦TPP大功告成,美國、澳洲、汶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紐西蘭、秘魯、新加坡和越南等12國之間近2兆美元的商品與服務貿易,大多都將獲得零關稅待遇。

在美國,TPP談判使國際企業和勞工組織對立的理由,已超越降低關稅範疇,因為TPP還要求各國之間的法規調合、促進企業金融交易,建立智慧財產權保護機制以保障外國投資人。

立場傾向支持自由貿易的富比士雜誌去年12月13日發布警訊,指出反對TPP的評論家逐漸佔據上風:“ TPP的特色顯示為秘密、企業主義、不民主,違憲、歧視貧窮、支持煙草、傷害就業,以及對公共衛生和安全構成威脅,反對勢力也懷疑TPP是個刻意規避民主程序的協議。”以歷史經驗來看,自由貿易所帶來的經濟利益超過所付出的代價,同時,自由貿易協定有著企業主義色彩,承受不同利益集團施加的壓力。

國會兩黨議員都對他們只能取得侷限的談判進度資料表示憤怒,這股怒氣兩年前開始發作,直到目前為止仍是怒氣沖天。在民主黨方面,參議員Wyden是針對國際貿易關稅和全球競爭力的國會財經小組主席,以及美國過去的自由貿易協議支持者。W參議員過去投票支持美國與哥倫比亞、韓國、巴拿馬、摩洛哥、澳洲和智利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但W參議員去(2012)年5月發言攻擊歐巴馬政府:“有關TPP談判的實質內容,多數國會議員都被蒙在鼓裡,而美國大公司的代表- 比如Halliburton、Chevron、PhRMA、Comcast和美國電影協會(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則被諮詢並知道密謀的協商細節。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會告訴你,總統賦予它秘密協商貿易政策的權力,讓我告訴你,美國貿易代表署充分利用了這個權利。”

同月,眾議院監督委員會主席Darrel Issa (Chairman of the House Oversight Committee),單方面發布了歐巴馬政府對智慧財產權─TPP談判中最具爭議的議題之一的秘密立場。Issa書面表示:“全世界的美國人民和網路民眾對於任何閉門談判可能對全民自由而公開地使用網路能力不利的擔憂是正確的,歐巴馬政府推動的TPP就是一個威脅。我已經決定公開TPP的智慧財產權章節,讓全民可以針對此節提出建議,也讓全民促請聯邦政府,對於有可能對全球網路社群造成嚴重損害的這個章節,採取開放、透明與包容的態度。”

Issa和其他國會議員對目前流出的TPP版本表示憂慮,因為這個版本顯示美國把2012年1月眾議院否決的「禁止網路盜版法(Stop Online Piracy Act)」內容放到TPP協議中。尤其缺乏透明度的問題,最近一波批判聲浪從意想不到的方向出現:哥大教授Bhagwati形容TPP談判程序荒唐可笑,談判的保密程度讓行政部門難以贏得至關重要的國會支持─投票用特殊規定(快速通道)通過TPP。

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家Joseph Stiglitz為本篇社論提供一個清單他認為談判應該明確拒絕納入的政策清單:包括延長專利年限、醫療手術/程序專利化、生物性傷害試驗數據的12年壟斷、擴大專利和版權的損害賠償,生命年限加上70年的版權保護、數位化資訊和知識傳播的過度限制和過度執法等。

致力推動開放網路的非營利組織the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指出,TPP的神祕斗篷底下藏著:“人民言論自由的隱憂,TPP可能威脅到全球公民獲取知識最基本的權利。美國貿易代表推動的TPP將要求簽約國擴大版權保護,實際上推動美國娛樂和製藥產業的議程,而忽略了保護網路用戶和技術創新者的彈性。”

美國貿易代表Michael Froman的發言人反駁貿易談判過度秘密之說,表示政府至少已經開放權限,讓國會議員和某些委員會成員看到協議文本的部分內容。該發言人指出:“總而言之,我們已在華府舉辦超過1,100次針對TPP的簡報會議,由貿易談判代表向讓國會議員和某些委員會成員說明協議條文內涵。”

民主黨參議員Wyden對這些努力並不滿意。 2月4日W參議員用電子郵件回應本文作者:“因為保密的關係,民眾不知道像TPP這樣的貿易協議會帶來什麼後果,民眾無法提供意見,國會難以監督。美國貿易代表署應改變作法,推動透明化和國會協商,來推動歐巴馬總統的貿易議程。”

不願具名的美國貿易代表Michael Froman發言人表示外界族群可以透過所謂的諮詢委員會表達他們對貿易談判的意見。看似中性的“諮詢委員會”旨在混淆商業利益以及影響美國的貿易政策的特權。美國貿易代表署的諮詢委員會分為三層,企業利益主導了第一層和關鍵的第三層。第一層是個由32名成員組成的貿易政策和談判諮詢委員會,其中20名成員是受影響產業或貿易團體的管理階層。在第一層,這20個企業成員的影響力遠遠超過4個工會主席以及環境保護基金會(Envirenment Defense Fund)。第一層的20個企業委員包括商業巨擘像是前美國鋼鐵總裁John Surma (former CEO of U.S. Steel)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執行董事長Robert Stevens (Executive Chairman of Lockhead Martin)。

第二層有4個諮詢委員會,包括由23名工會主席組成的勞工委員會,19名成員組成的貿易和環境政策委員會,政府間政策委員會,以及非洲委員會。最重要的委員會其實是在第三層(表面上的底層): 16個產業貿易諮詢委員會和6個農業諮詢委員會,這些是最活躍和決定貿易協定小細節的委員會。

這16個產業諮詢委員會包括航太、化工、製藥、醫療、資訊、電信、智慧財產權和鋼鐵等。舉例而言,鋼鐵產業諮詢委員會的19名成員基本上是鋼鐵公司的總經理、CEO或董事長。在這16個產業諮詢委員會中,沒有任何來自勞工、消費者或環境組織的代表。

在第三層的諮詢委員會的動機不僅包括要在貿易談判中建立該產業特殊優勢,更包括大企業與貿易團體支持限制新競爭者和創新者出頭的政策。

有趣的是,少數有能力關注貿易談判議題的部門─新聞媒體─減少報導貿易議題。在「公共公民全球貿易觀察」組織任職20年的主席Lori Wallach(director of Public Citizens Global Trade Watch)用電子郵件回應本文作者:“過去在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還有WTO(世界貿易組織)談判的時代,各大媒體的總部和區域辦公室都有專門負責貿易議題的記者,但現在貿易議題是媒體總部的一名記者必須負責的4到5個議題其中之一。例外的只有華爾街日報、路透社和彭博社,這三家還有專門負責貿易議題的全職記者。”

這是一個貿易協定數量和範疇大幅增加,相對應的新聞報導卻減少的時代。這些新的協定內容遠遠超出關稅和配額等傳統市場進入之議題,而成為實質上的產業政策。

根據世界貿易組織資料,區域貿易協定“?容往往遠超出關稅減免,而以複雜的法規去管理區域內貿易(如標準、防衛條款、海關管理等),通常也包括互惠的服務貿易架構。最複雜的區域貿易協定超越了傳統的貿易政策架構,納入投資、競爭、環境和勞工議題。”

美國麻州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去年9月8日向美國最大的工會組織AFL-CIO(美國勞工聯合會-產業工會聯合會)演說指出:“為什麼貿易協定要保密?有人居然跟我說貿易協定必須保密,因為如果美國人民知道實情,他們都會反對。”Warren參議員是對的。貿易談判範疇變得如此廣泛,牽涉太多利益糾葛,談判無法公開。

貿易議題下顯示了權勢消長和轉移。當跨國公司或“商人無祖國”的資本削弱個別國家─包括美國─的主權,強化國際公司的自由度時,同時也傷害了美國數百萬的失業民眾和美國經濟安全,而在“諮詢委員會”的世界,這些弱勢族群的困境沒人理睬,我們只能擔心未來。

(資料來源:紐約時報2/4,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