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認為英國擬公投決定續留歐盟將是場危險賭博遊戲(二)

資料來源:德國明鏡週刊
日期:2013年1月29日 商情編號:055

高風險的賭博
這個保守黨魁正在玩一場最高風險遊戲。1975年英國曾為加入當時的歐洲經濟體(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舉行公投,從此再沒有任何一位首相敢再要求舉行公投,沒有人願意再承擔英國離開歐盟的政治風險。

柯麥隆擬脫離歐盟的計畫是基於二個極不穩定假設。首先,它取決於歐盟在未來幾個月修訂一項條約,只有在那時候,才有機會進一步推動退出歐盟共同規範。其次,歐盟各國友邦不得不接受他的要求。

但這兩種情況似乎都不太可能發生,其他國家政府並不希望重啟修改2009年里斯本條約的談判。畢竟談判必須耗費數年,而且如有任何一個國家提出豁免要求,冗長的討論過程將重新再來。由於如此,迄今在因應歐元危機上,僅只於對於單一貨幣體制的調整,並沒有對歐盟條約進行修正工作。

此外,很多歐盟領袖並不信任柯麥隆。他們懷疑柯麥隆倡議係源於英國保守黨長久以來企圖弱化歐盟及削減歐洲單一市場運作的願望。1月23日德國、法國及歐盟等反應顯示,他可能要不到想要的東西。

惟柯麥隆是不會善罷干休的。他表示,他在處理歐盟經驗是,如果你積極爭取,那麼就可以要到別人對你的減讓。

但是柯麥隆並沒有回答關鍵問題:他要拿回來的權力是什麼?英國不是歐元區成員,也不是免簽證的申根會員國家。英國已享有里斯本條約規範的一個額外不加入(opt-out)權力。

英國沒有回頭路(No Return Ticket for Britain)
柯麥隆在演講中並沒有對於「新解決方案」(new settlement)有太多說明,只提出一些歐盟改革的基本原則:擴大單一市場、更靈活的組織結構、減少官僚作風及檢討歐盟的職掌。他顯然不要限縮談判範圍,也不希望提出一些無法推動的目標,而把自己綁死。但最近幾週,他曾暗示想要減少在英國的其他歐盟國家公民的社會福利支出及取消歐盟在工作時數要求的指導綱領。

在柯麥隆演講完後,聚集在房間的英國記者都想要知道,假如歐盟友邦拒絕他的要求,他會有什麼回應,他會讓英國脫離歐盟嗎?

柯麥隆迴避了這個問題。他表示,有誰去談判,卻期待失敗而回?但是毫無疑問地他是在為英國尋找在歐盟的地位,他進一步說明,我不是英國孤立主義者。英國就像其他國家一樣,可以尋找它在世界的道路。但對於國家前途而言,什麼才是最好的呢?

柯麥隆和他所有前任首相一樣,都不願在歷史書上被記載為帶領英國離開歐盟的首相。他曾警告,如果英國離開歐盟,就沒有回頭路。

柯麥隆正尋求其他國家幫助他說服英國人。他正尋找德國、荷蘭及北歐國家友邦支持,他特別找德國梅克爾總理。在他演講中,他並曾數次提到梅克爾。

但德國政府官員反應是冷淡的。柏林德國政府希望英國繼續留在歐盟,但不是不計任何代價。現在英國人要決定他們是否願在歐盟共同規範下生活,而德國是不會被敲詐的。

雖然英國在歐盟友邦反對英國公投,但公投或將有利召集親歐盟的聲音,最近幾年這個聲音已被懷疑歐盟論者的聲浪淹沒。

柯麥隆演講的爭議,已對輿論造成明顯影響。民調指出,如果要在維持現狀或不確定的未來之間作出選擇的話,英國人還是可能會選擇要擁抱這個他們都知道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