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分區域資料看中國大陸汽車成長潛力

從分區域資料看中國大陸汽車成長潛力

今(2018)年3月以來乘用車終端銷量開始連續出現負成長,6月起單月降幅超過10%。在需求持續低迷背景下,市場擔憂中國大陸汽車的未來成長前景。對此,相關研究人員針對歷史上各地區汽車消費情況的研究,探究中國大陸汽車未來的成長空間。

影響汽車消費的幾個因素
汽車消費成長與GDP成長速度相關。隨著中國大陸經濟總量的成長,消費者財富的增加,汽車消費經歷從無到有,從首購到增換購,汽車銷量整體也不斷成長。從發展階段看,2010年之前中國大陸經濟處於高速發展期,2001-2010年GDP基本保持了10%左右的複合成長,該階段也是中國大陸汽車的高速普及期,汽車銷量由2001年的54萬輛成長到2010年的1223萬輛,複合成長速度達到41%;2010年之後中國大陸經濟開始進入穩定成長期,GDP成長速度相比之前有所放緩,汽車銷量的成長速度也隨之降低,2011-2017年複合成長速度為11.3%。整體來看,汽車銷量的成長速度與GDP成長速度密切相關。

從地區角度來看,對比中國大陸各省2011-2017年GDP複合成長速度與汽車上牌複合成長速度,二者基本正相關。2011-2017年汽車上牌成長速度最高的省以中西部地區為主,例如貴州、西藏、湖北等,GDP和汽車銷量複合成長速度最高;上牌成長速度落後的省份主要在經濟欠發達地區,如內蒙古、遼寧、青海等,GDP和汽車銷量複合成長速度最慢。

汽車消費與居民收入水準有關,中國大陸收入水準較低的省份處於高速發展期,收入成長速度快,消費成長速度越高;收入水準較高的省更早進入了汽車普及階段,千人保有量越高。從中國大陸人均收入角度來看,以貴州、湖北為代表的中部、西部省份整體人均收入水準較低,但收入成長較快,收入的成長刺激了汽車消費;以浙江、江蘇為代表的東部省份整體人均收入水準較高,收入成長較為平穩,近年汽車消費的成長速度有所放緩,但千人保有量水準在中國大陸處於領先地位。

中國大陸各省市經濟發展進度存在差異,汽車消費狀況呈現明顯的梯次結構特徵。根據汽車保有量狀況、經濟發展狀況、人均收入水準將各省市分為三類,對應不同的汽車消費普及階段,以此分析各區域的未來銷量成長潛力。

第一梯隊:中國大陸經濟發達地區,目前處於汽車普及期中後期
1) 保有量和銷量狀況:經濟發達地區包括上海、北京、天津、浙江、江蘇、廣東、山東。這些地區2001年開始率先進入汽車消費普及期,2001-2010年間汽車消費複合成長速度高於中國大陸水準。截至2017年合計保有量7,273萬輛,在中國大陸占比約39%;2017年汽車上牌量882萬輛,在中國大陸占比約38%;

2) 經濟發展狀況:2001-2010年期間,經濟發達地區處於經濟飛速發展期,GDP成長速度領先中國大陸。2011年之後,中國大陸經濟成長整體放緩,經濟發達地區平穩運行;

3) 人均收入水準:2001-2010年期間,經濟發達地區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由人民幣1萬元成長至人民幣3萬元,複合成長速度約15%,該階段為汽車高速普及期。2011-2017年期間,收入穩步提升,從人民幣3萬元左右提升到人民幣4萬元以上,絕對水準領先中國大陸平均收入,該階段汽車消費仍維持較快成長;

4) 汽車普及程度:2001年起進入汽車快速普及期,2001-2010年乘用車千人保有量成長到50以上,在中國大陸處於領先水準;2011-2017年處於汽車普及期中後期,千人保有量仍然保持了較快成長,截至2017年基本達到150以上,依舊領先中國大陸。

第二梯隊:中西部地區,目前處於汽車高速普及期
1) 保有量和銷量狀況:中西部地區包括湖北、湖南、安徽、江西等15個地區。這些地區在2011年之後成為車市主要成長動力,2011-2017年汽車消費複合成長速度多位於13%以上,高於中國大陸11%的平均水準。2017年合計保有量8,666萬輛,在中國大陸占比約47%;汽車上牌量1,195萬輛,在中國大陸占比約51%;

2) 經濟發展狀況: 2011-2017年,中西部地區GDP成長速度大幅領先中國大陸,當前仍保持較高水準;

3) 人均收入水準:2011年中西部地區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約人民幣2萬元,截至目前上升至人民幣3萬元左右水準,對應中西部地區進入汽車消費快速普及期。考慮到通脹、生活成本提升等因素的變化,預計中西部地區的汽車快速普及期有望延續到收入達人民幣4萬元以上水準;

4) 汽車普及程度:2011年起中西部地區汽車千人保有量加速提升,至2017年中西部地區的千人保有量多位於90到130之間,低於中國大陸平均水準。

第三梯隊:其他發展中地區,目前處於普及期早期
1) 保有量和銷量狀況:其他發展中地區主要包括西藏、新疆、寧夏等9個地區,2001-2017年汽車消費成長速度整體較為平穩,未來有提升空間。2017年合計保有量2,515萬輛,在中國大陸占比約14%;汽車上牌量262萬輛,在中國大陸占比約11%;

2) 經濟發展狀況:目前GDP成長速度領先中國大陸,仍然保持較高水準;

3) 人均收入水準:與中國大陸同步成長,低於中國大陸水準,2011-2017年對應收入水準為人民幣1.5萬元到人民幣3萬元;

4) 汽車普及程度:千人保有量穩步提升,目前多位於130以下,低於中國大陸平均水準。
從三個梯隊看中國大陸汽車消費潛力
第一梯隊:經濟發達地區,目前處於普及期中後期
2000年起中國大陸進入汽車的高速普及期,其中經濟發達地區是首批汽車普及的地區,具體省市包括:北京、上海、天津、浙江、江蘇、廣東、山東。我們以浙江為例做具體分析。

2001-2010年是浙江汽車高速普及期,當前處於普及期中後期
2001-2010年期間,浙江省每年上牌數由3萬輛增至94萬輛,複合成長速度達46%,且多數年份成長速度均跑贏中國大陸水準,相比其他省份更早實現了汽車普及。2011年之後,隨著以湖北、貴州為代表的中西部省份經濟快速發展,以及浙江省汽車普及期的往後推移,浙江汽車消費成長速度相較中國大陸而言開始放緩,2011-2017年複合成長速度為8.9%,但仍然保持較高水準。

經濟發展狀況:浙江的汽車快速普及期也是經濟的高速發展期,當前處於經濟平穩成長期。對比浙江與中國大陸經濟發展速度來看,2010年之前也是浙江經濟的放量期,2001-2010年間浙江GDP複合成長速度大幅跑贏中國大陸水準,經濟的高速成長也推動了汽車消費的蓬勃發展,並且多數年份汽車消費成長速度遠高於GDP成長速度。2011年之後隨著經濟步入平穩成長期,汽車銷量成長也開始放緩,這一階段基本圍繞GDP成長速度波動。

收入水準:2011年之前浙江汽車普及期人均可支配收入從1萬元人民幣成長到3萬元人民幣,2011年之後收入水準仍然快速提升。2001-2010年期間,浙江省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水準由1.04萬元人民幣上升到了2.74萬元人民幣,複合成長速度約11%,居民財富快速積累下這段時期也是汽車從無到有的快速普及階段。與之對比,2001-2010年中國大陸人均可支配收入由0.68萬元人民幣上升到1.88萬元人民幣,浙江省收入大幅領先于中國大陸水準。2011年之後浙江省人均可支配收入仍然保持了較快的成長,至2017年已超過5萬元人民幣,僅次於上海與北京,同時期中國大陸平均水準為3.64萬元人民幣。

汽車普及程度:汽車快速普及下,2011年浙江千人乘用車保有量快速突破100輛,2011年之後每年仍有穩健成長。2000年,浙江千人保有量為7輛,中國大陸水準6.7輛,兩者差異較小。隨著浙江進入汽車高速普及期,千人保有量迅速提升,到2011年已經達到了101.7輛,中國大陸平均水準為55.5輛,浙江接近中國大陸的2倍。近幾年千人保有量持續每年20左右絕對量的成長,截至2017年千人保有量為224輛,僅次於北京。

第一梯隊省份的潛在成長空間:普及期後期階段仍將平穩成長
經濟發達地區在經歷汽車高速普及期後,當前已進入了普及期後期,隨著經濟的平穩成長,居民收入水準的持續提升,汽車保有量仍將取得穩健成長。

對經濟發達地區未來三年成長空間做出測算,假設如下:
1)未來三年千人保有量保持每年8%的成長;
2)未來三年人口基本不變。(0.5%為近三年中國大陸人口複合成長速度,發達地區考慮人口飽和因素)

測算可得這些省份總保有量將由2017年的7,273萬輛成長到2020年的9,162萬輛,複合成長速度約8%。

第二梯隊:中西部地區,目前處於普及期中期
2011年開始中國大陸汽車消費成長速度整體放緩,中西部地區作為第二批汽車普及地區成為了車市成長的主要動力。具體省市包括:武漢、湖南、湖北、安徽、貴州、海南、河南、江西、廣西、重慶、四川、福建、河北。下面以湖北為例做具體分析。

2011年後汽車消費成長領先中國大陸,當前仍處於高速普及期
2001-2010年期間,湖北省上牌量複合成長速度41.5%,中國大陸水準為41.3%,兩者差異不大。2011年之後,湖北省上牌成長速度開始領先中國大陸,2011-2017年由32.6萬輛成長到了86.2萬輛,複合成長速度17.6%,大幅超過中國大陸11.3%水準。

經濟發展狀況:2011年後湖北GDP成長速度大幅領先中國大陸,當前仍保持較高水準。對比湖北與中國大陸經濟發展速度來看,2011年之前兩者的GDP成長速度差異不大;2011年之後湖北經濟成長開始大幅領先中國大陸。目前汽車消費成長速度基本以GDP成長速度為中樞,較高的GDP成長也使得汽車消費成長速度位於較高水準。

收入水準:2011年後汽車快速普及期對應收入水準從2萬起步,快速普及期有望持續到4萬元人民幣以上水準。2001-2010年期間,湖北省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水準由0.58萬元人民幣上升到了1.61萬元人民幣。2011年之後收入水準基本從2萬起步,由1.84萬元人民幣提升到了2017年的3.19萬元人民幣,低於中國大陸平均水準3.64萬元人民幣,仍在快速成長當中。考慮到通脹、住房等因素,湖北省汽車普及期有望持續到人均可支配收入達4萬元人民幣以上水準。

汽車普及程度:汽車快速普及下,湖北千人保有量加速提升。2011年之前湖北省千人保有量成長落後于中國大陸水準;2011年之後千人保有量每年絕對量的成長開始加速,由2011年的32.4提升到了2017年的101.9,仍與中國大陸水準有一定差距,未來有望加速向上。

第二梯隊省份的潛在成長空間:正值高速普及期,發展潛力較大
從湖北的例子可以發現,中西部地區已經進入並且仍然處於高速普及期,隨著經濟的較快成長,居民收入水準的快速提升,汽車保有量成長空間巨大。

我們對中部、中西部地區未來三年成長空間做出測算,假設如下:
1)未來三年千人保有量保持每年15%的成長速度;
2)未來三年人口複合成長速度0.5%。(按0.5%近三年中國大陸人口複合成長速度)

測算可得這些省份總保有量將由2017年的8666萬輛成長到2020年的13399萬輛,複合成長速度為15.6%。

第三梯隊:其他發展中地區,目前處於普及期早期
近年來隨著經濟成長,其他發展中地區已初步進入了汽車普及期。具體省市包括:西藏、寧夏、內蒙古、青海、甘肅、遼寧、吉林、新疆、黑龍江、河北。下面以西藏為例做具體分析。

過去汽車消費成長速度整體穩健,未來有提升空間
2001-2011年期間,西藏省上牌量複合成長速度20.4%,中國大陸水準為36.6%,西藏大幅落後於中國大陸。2011年之後,西藏成長速度較為穩健,與2011年之前差異不大,複合成長速度17.6%,跑贏中國大陸水準。從各年表現來看波動較大,且消費基數仍然較低,成長速度仍有提升空間。

經濟發展狀況:西藏GDP成長速度大幅領先中國大陸,當前仍有10%左右成長。除個別年份以外,西藏GDP持續保持快速成長,2011年以來中國大陸經濟成長速度放緩背景下,西藏GDP仍有10%左右的成長速度。從汽車消費來看,上牌成長速度一直圍繞GDP成長速度波動,得益於較高的GDP成長速度,上牌成長速度表現也較為穩健。

收入水準:與中國大陸同步成長,略低於中國大陸水準。西藏人均可支配收入在過去基本保持了與中國大陸的同步成長,2017年人均可支配收入3.07萬元人民幣,略低於中國大陸平均3.64萬元人民幣。

千人保有量:與中國大陸差距有所拉大,未來有望加速追趕。過去西藏千人保有量成長較為平穩,2011年開始成長速度明顯不及中國大陸水準,2017年千人保有量為78.9,中國大陸平均為132.9。汽車普及早期下成長速度尚未爆發,隨著西藏經濟的持續高速成長,未來乘用車保有量有望加速追趕中國大陸水準。

第三梯隊省份的潛在成長空間:汽車消費普及期早期,未來潛在空間較大
從西藏的例子可以發現,其他發展中地區已經進入了普及早期,未來汽車消費成長有望快速提升,保有量成長空間較大。

我們對其他發展中地區未來三年成長空間做出測算,假設如下:
1)未來三年千人保有量保持每年10%的成長速度;
2)未來三年人口複合成長速度1%。(0.5%為近三年中國大陸人口複合成長速度,邊遠地區經濟高速發展下人口成長較快)

測算可得這些省份總保有量將由2017年的2515萬輛成長到2020年的3448萬輛,複合成長速度約11%。

考慮中國大陸經濟的縱深和不同區域發展進度的差異,仍有大量省份正處於汽車消費普及期,從三個梯隊分區域的資料看汽車銷量仍有較大成長空間:
1) 第一梯隊:東部發達地區處於普及期中後期,未來仍然有望保持平穩成長,預計未來三年保有量複合成長速度為8%;

2) 第二梯隊:中西部地區正值普及期中期,未來高成長速度將延續,預計未來三年保有量複合成長速度為15.6%,是未來汽車主要成長動力;

3) 第三梯隊:其他發展中地區處於普及期早期,未來成長速度有望加速提升,預計未來三年保有量複合成長速度為11%;

2017年到2020年,中國大陸乘用車保有量將從1.85億輛成長到2.60億輛,複合成長速度為12%,未來成長空間巨大,中長期銷量維持3%-5%左右成長。

核心觀點
受宏觀經濟悲觀預期和高基數影響,三季度以來汽車銷量持續負成長,汽車板塊估值和股價均處於較低位置。從10月銷量資料看,成長速度與9月基本持平,沒有進一步惡化;近期消費政策指導意見的出臺,汽車行業有望受益。低估值、高成長性個股或具有更好的市場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