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例解析「美國出口管制法」對台灣企業的影響

實例解析「美國出口管制法」對台灣企業的影響

作者Dr. Harald Hohmann

編譯杜塞道夫台貿中心

 

前言:

美國是台灣主要出口市場,凡與美國貿易往來的台商,都必須了解並遵守美國出口管制法。如果一家台商在台製造的商品,使用超過美國規定的管制零件最低門檻限制,很可能需要申請「美國再出口許可證」(US re-export License)

實務上,這意味著什麼?如果一家台灣公司被列入美國的貿易黑名單「被拒絕名單」(Denied Persons List of the USA/DPL,以下簡稱「DPL黑名單」),會不會影響歐洲廠商與這家台商的貿易往來呢

本文將列舉五個實際案例幫助讀者瞭解這個問題的影響 -

常見的De Minimis(最低門檻)案件

(案例1):美國基本出口法案件

(案例2):機器出口到日本和俄羅斯

(案例3):「控制系統」的出口

二、台灣T公司被列入美國貿易黑名單(案例4

三、對於台灣和美國積體電路產業的影響(案例5

四、總結提示

常見的De Minimis(最低門檻)案件

A.    案例1:美國基本出口法案件

背景說明:

台灣的T公司希望將台灣製造的非美國管制清單商品,出口到以下三個國家:分別是日本俄羅斯和北韓的客戶。該商品包含美國管制列在ECCN《出口管制分類編碼》1A002下的零組件。管制原因基於:國家安全(NS2欄),禁止核武擴散/或稱核不擴散(NP1欄)和反恐(AT1欄)這三類。這些遭列管美國組件在成品中的價值占整項商品的15%。

Ø 提問:T公司是否需要「美國再出口許可證」,才能出口到這三個國家?

解析:

按照定義這項在台灣製造但含有美國管制組件的產品,若是出口到第三國的行為屬美國法令認定的“再出口”。根據美國EAR《出口管制條例》10大項一般禁令的第2項(以下簡稱GP 2),將外國製造物品中美國價值占比超過最低門檻的管制零組件再出口到某些列管國家,有可能需要美國再出口許可證。美國出口法稱這些組件為“受管制的美國元件”。我們進一步在本項規範下檢視

·        問題1:這項“台灣製造”的商品所使用的美國元件 (零組件) 是否超過美國管制的最低門檻價值占比?

·        問題2:如是,這些美國組件是否屬於列管品項?如屬實,這些組件被列管理由,是否與特定客戶國家有高度敏感關聯性?

關於問題1:美國規定對一般國家的《出口管制條例》最低占比為25但排除四個列在國家組別E-1的恐怖主義支持國家(伊朗,北韓,敘利亞和蘇丹),這四國的《出口管制條例》占比為10%。

關於問題2:依據美國BIS(工業暨安全局)Commerce Country Chart商業國家圖表所對應的三個項目分別是NS 2(國家安全第2項),NP 1(核擴散第1項)和AT 1(反恐怖主義第1項)則日本俄羅斯及北韓三個國家是否具備再出口高度敏感關聯性的結果如下

美國出口管制國家/項目

國家安全(NS 2

核不擴散(NP 1

反恐   AT 1

「美國再出口許可證」

日本

無須申請

俄羅斯

敏感

無須申請

北韓

敏感

敏感

敏感

必須申請

結果

由於美國列管組件價值僅佔整個商品15%,未達25%的門檻,因此根據上述敏感關聯性分析結果T公司出口至日本及俄羅斯無須轉口許可證。僅在出口到北韓的情況下,由於列管零組件價值高於適用於10%門檻,必須申請「美國再出口許可證」。

Ø 提問:如果T公司不申請美國再出口許可證就出口給北韓,可能產生的後果是什麼?

如果肇因疏忽而違規,每項違規最高的行政罰款達10萬美元。如果是故意違反,則可處個人或公司高達100萬美元的刑事罰金,或交易價值的五倍,兩者取其大;亦或個人最高10年的監禁。此外,T公司可能被取消出口特權,亦即T公司將被列入美國的「DPL黑名單」,效期自一個月到20年或更長時間。這意味著:在黑名單期間,T公司將喪失與美國的貿易交易機會(詳參下文2。後果往往導致重要客戶流失,甚有公司因此而破產。

B.     案例2:出口機器到日本和俄羅斯

背景說明:

台灣T公司向日本J公司和俄羅斯R公司出口兩台軍商兩用的列管機器, T公司知道這兩台機器包含管制的美國組件,購買價格如下:

§  機器組件135,076 TWD= 1,000 EUR佔機器總值10%

§  機器組件2105,228 TWD= 3,000 EUR佔機器總值30%

日本客戶是華為技術日本株式会社(華為集團子公司),俄羅斯客戶是:Gazpro OAO(俄羅斯官股的天然氣集團)。

Ø 提問:T公司會遭遇哪些要求以符合出口規定?

解析:

如前說明,機器組件2金額佔比30%高於最低門檻25%(出口日本和俄羅斯,因此需要「美國再出口許可證」。同時我們假設機器組件2在《出口管制分類編碼)列管清單中出口日本及俄羅斯都屬於高度敏感的情況。

根據客戶調查結果:華為集團已被列為“美國實體清單中所有品項都受《出口管制條例》參見§744.11EAR」名單 俄羅斯天然氣集團(Gazprom)則被列入美國《出口管制實體清單》中所有項目當用於§746.5EAR指定項目時,均屬《出口管制條例》名單。任何項目(包括商品,軟體和技術),當適用以下任一“涉美元素”定義條件時即在美國《出口管制條例》範圍內:

(1)  美國領土;

(2)  美國人(僅在特定情況下);

(3)  在美國製造的商品;

(4)  在亞洲(或美國境外)製造的商品,但內含超過美國最低管制門檻的零組件,並且前述零組件都屬美國管制品;

(5)  運用美國技術直接生產的產品;

(6)  以美元付款(僅在特定情況下)或與列為二級制裁的實體(Entity)進行交易。

如上所示,本案例符合第4項,因此在機器運往華為日本子公司之前,T公司必須有「美國再出口許可證」。

相較之下,由於俄羅斯天然氣集團購買的機器,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將用於§746.5EAR中規定的項目並且沒有其他警示(Red Flags),則該機器將可轉口俄羅斯用於石油或天然氣探勘或開採。

C.     控制系統的出口

案例3:台灣的T公司在台生產電子系統並出口至其他國家。他們的控制系統運用Microsoft Windows 5D992軟體,並與台灣設計的軟體緊密整合成一套軟體:

§  機器/電子系統(硬體+軟體)的銷售價格:1,753,800 TWD= 50,000 EUR

§  上述機器控制系統的銷售價格(軟體)526,140 TWD= 15,000 EUR

§  Microsoft Windows 5D992軟體的購買價格:70,152 TWD= 2,000 EUR 

Ø 提問:T公司想將這台機器出口到德國和北韓。T公司是否需要「美國再出口許可證」?

背景說明:

在這裡,要計算最低門檻(參見第734部分EAR的增補2)有點複雜,因為我們必須區分三種產品銷售情況:合併銷售(incorporation:台美軟體結合成一種商品)搭售策略(bundling:硬體加上軟體成套)單項分開的再出口(separate re-export)

解析:

1)     必須評估是否含美國管制的元件:Microsoft Windows 5D992被管制原因是反恐(AT),它僅對前述四個列在國家組別E1(目前是伊朗,北韓,敘利亞,蘇丹)的國家有高度敏感關聯性。

2)     本案例仍須符合美國設定最低價值門檻的規範德國為25%,北韓為10%。如果以美國軟體的購買價格作為決定性的判斷因素,則美國Microsoft軟體價值占控制系統軟體價格13.33%,如果整機(硬體和軟體)的整體售價格具有決定性,則美國元件價值占整機價值占比降為4%。在任何情況下,轉口到德國都不需要美國再出口許可證但如果出口北韓13.33%將有決定性影響需要申請再出口許可證。

3)     哪些價值必須被視為對北韓再出口的決定性因素?在合併銷售的情況下,控制系統的售價和微軟軟體的購買價格之間的比例關係是決定性因素。在搭售的情況下,將美國軟體的購買價格與軟硬體整合的銷售價格進行​​比較,來決定比重。通常如果美國軟體是專為台灣軟體配置的,那麼包裹搭售的計算方式就很少會被採用。

我們經常處理“合併銷售”的案例,這僅需評估美國軟體對於台灣軟體正常運行的重要性。美國軟體通常包含在台灣設備的銷售中,並且經常與台灣製品一起再出口,雖然在搭售的情況下,美國價值僅占4,但在合併銷售的情況下,美國元件價值將是13.33%,有可能仍需要「美國再出口許可證」。

再假設如果僅單獨將Microsoft Windows 5D992再出口,美國價值將是100%,因此需要「美國再出口許可證」才能再出口到北韓以及符合相同管制標準的任何其他國家。

 

、台灣T公司被列入美國貿易黑名單

案例4(根據格雷蒙集團/Well Being Enterprise Co. Ltd.案例):2006年台灣的T公司要求其附屬美國公司採購某些化學品金屬和電子元件,這些物品分別列在ECCN 1C227,1C299,1C231, 1C234,1C2401C350。由於生化武器的擴散和核風險,這些貨物需要「美國再出口許可證」(E§§742.2742.3 EAR)。

T公司曾指示其附屬美國公司,隱瞞美國供應商這些貨物將被出口的事實。根據這一指示,T公司附屬美國公司不僅採購了這些貨物,而且在沒有申請「美國再出口許可證」的情況下出口到台灣。2009126日,T公司被判列入DPL黑名單20年,禁止交易涉及《出口管制條例》的所有項目及列入「商業監控清單」(CCL)項目。2019年,德國G公司希望委託T公司作為他們在台灣的銷售代理。

Ø 提問:在美國出口法規範下T公司已列入美國DPL黑名單後,仍可擔任德商G公司的在台銷售代理嗎?

解析:

在案例2中,我們已經提到,只要觸及六個“涉美元素”中的任何一項,即受到《出口管制條例》管制。這表示除非G公司100%確認T公司不會違反下列事項才可跟T公司開始業務往來:

(1)  T公司完全不觸及六個“涉美元素”規範;

(2)  所有運送給T公司的商品都是非管制商品(特別是沒有列在《出口管制條例》的「商業監控清單」上

德國G公司為了和台灣T公司合作,G公司檢查所有將出口到台灣的商品均未列在管制清單。此外,G公司還制定一套預防措施,防止台灣T公司牴觸六個“涉美元素”中的任何一個。在這種情況下,T公司被列入DPL黑名單不會妨礙業務,因為黑名單僅限於不能交易“受《出口管制條例》管制且在「商業監控清單」上列出的項目”。此外,我們(撰文律師事務所)G公司和T公司的代理合約擬定更完備的條款;如果T公司未遵守規定,將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如果G公司跟T公司的交易違反美國黑名單的條款,律師事務所將主動向美國工業暨安全局(BIS)揭露。反之如果T公司涉及違規交易行為,導致G公司受損G公司有權要求T公司賠償損失。

順道一提,被列入黑名單不僅限制交易「商業監控清單」上列出的商品,具有更廣泛的適用範圍。然而台灣Well Being Enterprise被列入DPL黑名單的限制是有限度的,因此仍被允許進行部分與美國的商業交易。

 

對於台灣和美國積體電路產業的影響

案例5:德國G公司為製造高科技相機,需要用到美國新近研發的IC積體電路。 G公司與其商業夥伴想知道,採購這顆IC是否必須遵守美國出口管制法。

背景說明IC主要由印度I公司負責研發,但過程中有其他五家公司參與開發:

·        印度I公司(參與率72.7%):沒有觸及涉美元素

·        美國A1公司(參與率為2.8%):沒有觸及涉美元素

·        美國A2公司(參與率為1.6%):觸及使用直接來自美國技術的產品

·        美國A3公司(參與率為14.7%):觸及美國領土(伺服器和軟體開發工具來自美國境內)

·        美國A4公司(2.6%):觸及美國領土(程式原始碼係在美國開發)

·        英國B公司(5.3%):沒有觸及涉美元素

另外還有四家公司參與這顆IC的生產製造,其中最重要的是以下兩家公司:

·        中國的C公司(參與率約70%):晶圓生產

·        台灣T公司(參與率約30):測試和包裝

Ø 提問:G公司和其他相關公司在出口這顆IC時必須遵守美國出口管制法嗎?

解析:

由於這顆IC的研發過程,美國A2公司,A3公司和A4公司處 及“涉美元素”(但I公司和B公司沒有)。在最差的情況下,假設這顆IC研發階段的美國價值大約占19%(2.8 %+ 1.6 %+ 14.7%)。因此在研發階段,只有出口到E組的四個國家之一(伊朗北韓敘利亞和蘇丹),才需「美國再出口許可證」,但出口到其他國家則不用,因為尚未超過25%的門檻。

至於這顆IC的生產製造商,皆未觸及涉美元素但仍存在兩種可能性:

可能性119%的美國價值對於生產製造IC也是適用的

可能性2:在生產製造過程中,原產地的認定可能會消失,或原產地轉由中國或台灣取代。

為保險起見,相關公司仍宜假設19%的美國價值對於生產製造這顆IC也是存在的。如果要轉口到上述四個管制國家最好是具有「美國再出口許可證」。

 

總結提示

在我與台灣公司會談當中,發現一些台灣公司並未意識到美國出口管制法對其商業活動的高度影響。為了避免被列入美國DPL黑名單(參見案例4),以致對業務產生巨大負面衝擊,台灣企業實應遵守美國出口管制法。

必須明確注意的是,如果執行業務觸及六項“涉美元素”中的任何一個,則毫無疑問必須適用美國出口法的規範

如果台灣公司的業務適用在“涉美元素”列管清單,則很可能必須預先申請「美國再出口許可證」儘管這將導致耗時的分析過程,特別是有好幾家公司共同參與開發或生產時如案例5所示)然而安全起見建議台灣企業應進行此類分析,以防止遭高額罰款和被禁止出口的不良後果。

台灣企業亦應盡可能預防遭美國官方機構強制執法的情況,一旦發生將對台灣公司的商業聲譽產生非常負面的影響。萬一不幸發生被強制稽查的事件,應聘請專精美國出口管制法的律師,立即檢視面臨的法律處境,並迅速回答美國工業暨安全局(BIS)提問,以謀求解決之道。

 

作者簡介:Harald Hohmann博士是德國Hohmann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並兼任法蘭克福大學法學助理教授。其專長是國際商事法,特別是歐盟與美國涉及出口與關稅的部分。

電郵:harald.hohmann@hohmann-rechtsanwaelt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