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感染新型H1N1流感者向記者說出真相

墨西哥感染新型H1N1流感者向記者說出真相

Moises Bonilla因呼吸困難,花5天時間與其他同樣得到新型H1N1流感病患住在醫院同一病房。他看到其鄰床之女病患死亡。

 

Bonilla活着訴說其故事 ---對一個墨西哥感染新型H1N1流感病毒幸存者而言,是一項大膽之決定,因其鄰居皆害怕被其感染而迴避。即使墨國政府對外國人隔離墨西哥國民作出抗議,許多國家也已確認超過1,000個生存者。

 

渠表示,在墨西哥我們已彼此歧視,因此可以想像在其他國家。

 

Bonilla已在週三康復離開醫院,但他必須到其住處附近之公共診所復診。他決定把其遭遇說出來,因為許多墨西哥人認為新型H1N1流感為執政黨政府之惡作劇,當其告訴記者之後,他的鄰居開始對新型H1N1流感警覺,甚至一位政府醫生前往察看確定他們未受到感染。

 

甚至墨西哥市健康的市民也被視為害怕目標:上週在Acapulco度假勝地有一部掛墨西哥市牌照之汽車,被當地居民扔石頭並憤怒表示,任何住在爆發新型H1N1流感疫區之人,還敢來這裡。

 

另外有一位30歲醫學院學生Julian Sosa,也被其他人之反應感到驚嚇。渠對記者表示,當他發現得到新型H1N1流感症狀後,即呆在家吃5天克流感藥物Tamiflu,渠感覺很不快樂。他不知道墨市以外地區發生甚麼事情。他在週二花了第一天地時間快樂地與其女朋友在公園,最後當天晚上打開收音機第一次聽到有關墨西哥人在海外及國內受到 不公平待對及歧視之報導。渠感到有些憤怒,也想到曾對你好的人,也可能迴避你。

 

有些Moises Bonilla之鄰居不高興,當他們從報紙及網路知道他受感染,其鄰居一直質疑他們住在Moises Bonilla附近是否安全?這些鄰居也懷疑他們是否仍然可以繼續向Moises Bonilla太太所經營之小店購買糕餅點心及飲料?

 

Moises Bonilla太太Blanca Estela  Artos最後邀請當地政府健康中心流行病專家Dr.Eberardo Ayala前往向伊住處鄰居說明。

 

Dr.Eberardo Ayala試圖解釋,Moises Bonilla不會再傳染,他也提醒居民保持警覺,直到流感結束。

 

渠表示,Moises Bonilla已完全治癒,沒問題。有人皺眉懷疑問道:如果我們不接近Moises Bonilla仍然會被感染嗎?

 

Dr.Eberardo Ayala回答,Moises Bonilla目前不會威脅你。

 

但不久居民憤怒提高,一位婦人抱怨Dr.Eberardo Ayala未回答她問有關Moises Bonilla問題。另有婦人抗議鄰居與Moises Bonilla太太小店保持距離。另外一位婦人則表示,我們只想瞭解正確資訊,我們沒有歧視。

 

最後Moises Bonilla太太Blanca Estela Artos解釋,我的家人從未保留任何秘密,伊只試着小心及不去提供不正確資訊。有件事她必須說,她的家人不知道Moises Bonilla得了新型H1N1流感疾病。他有接受新型H1N1流感病毒檢驗及服克流感。

 

伊表示,我們不是不負責任,如果她要把事情隱藏在家裡,請妳們想想我們會接受記者採訪嗎?

 

最後Dr.Eberardo Ayala再次保證,才把大家平息下來。

 

46歲之Moises Bonilla一向自認為健康,非常震驚本次感染疾病,差一點死亡。住院時,醫生也告訴他得糖尿病。渠於422日喉嚨疼痛及頭痛,渠試圖自行治療,隔日則演變成呼吸困難。最後感覺頭痛、肺部痛及腳痛。渠稍晚打開電視,看到衛生部長發出第一次新型H1N1流感警訊,並呼籲有症狀者迅速往醫院看醫生。Moises Bonilla前往其住家最近醫院,高燒及虛弱地躺臥在急診室地板上,一位醫師花了2個小時對他看診。

 

其後兩天接受醫院密切護理,被隔離與其他同樣顯示得到新型H1N1流感5個病患住在同一病房包括有3個連接通風設備。病患中之一,睡在其鄰床之女病患最後不治死亡。渠表示,當時一直在想不知何時輪到他?隔日他被轉移到另一間隔離病房與一位金屬工人同房,另一為磚瓦工人也自嚴重肺炎恢復健康。但其他病患結果如何他完全不知。

 

渠表示,他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生命能活下來,也感謝有機會把其遭遇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