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經濟學者預期貿易戰將衝擊美國經濟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Robert J. Barro首先說明美國政府已達成若干顯著成就,稅制改革改善美國企業稅收結構,有助於長期投資和經濟增長。稅改政策還可增加就業和提高實際薪資。而個人減稅也促進短期經濟成長。美國第二季實質國內生產毛額(GDP)的強勁成長也證明了稅改政策的成功。此外,能源、環境與金融相關法規調整也有利於經濟成長,以及高品質的司法任命。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成就是國會在民主黨幾乎一致反對的情況下所達成。

然而,上述成就可能會被川普總統的非理性貿易戰所抵消。中國大陸和其他若干國家嚴格限制進口、限制外國企業以及竊取先進技術,值得採取行動來反擊這些行為。但降低美國進口金額並無法有效懲罰中國大陸和其他國家。潛在的重商主義觀點,即認為降低進口並無任何不利影響,而國際貿易所獲得的利益只來自於出口商品,此觀點是荒謬的。沒有外國進口商品對美國人民所造成傷害超過對外國貿易夥伴的傷害,且考量到不可避免的貿易報復措施,情況可能會更糟。其他國家已開始限制美國出口商品,並簽署排除美國在內的自由貿易協定。日本與其他亞洲國家和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將對美國部分出口造成影響。

即使川普總統與其顧問無法理解,但自由貿易的根本利益仍然存在。國際貿易允許各國將努力生產具有比較利益的商品和服務。而比較利益可能是來自天然資源,或是專業化生產所帶來的規模經濟。國際貿易並非零和遊戲,國際貿易乃有益於全世界經濟發展。

起初認為川普總統的貿易限制言論不會成為實際行動。但如今川普總統在商務部長Wilbur Ross協助下,顯然致力於發動貿易戰。此政策可能造成嚴重經濟蕭條風險,類似於1930年代的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Act)。實際生效和威脅課徵的關稅可能會促使其他國家與美國互相降低貿易障礙,例如川普總統與歐盟執委會主席的會晤。但也存在極端的負面風險,而最可能的結果是貿易限制增加並限制全球商業。

預計股市會對川普的貿易政策做出明顯的反應,股價大幅下跌將限制川普總統的政策方向。雖然股市隨著貿易戰的威脅屢次下跌,但整體影響尚屬輕微。Ross上個月表示,即使股市持續下跌也不會阻礙政府的政策,並將其視為市場波動,不具備特定意義。由此可見,Ross與川普總統比金融市場與經濟學者更了解貿易戰的長期後果。目前為止美國幸運地避免股市崩盤,但這並不表示未來不會發生股市崩盤的情況。

 

前述報導全文,請由以下網址下載:

https://www.wsj.com/articles/i-wont-ride-the-trump-train-into-a-trade-war-1533767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