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行情瞬息萬變 市場規則蕩然無存

 

新冠疫情為中國一些企業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商機。舊金山大學(USF)商學院教授鄺鐵誠指出:「我很多學生家裡的企業都改做口罩了,包括以前做結婚禮服的、做羽絨服的、做汽車零件的、做紙箱的、做塑料袋的,都轉型做口罩了。大部分工廠在廣東、江蘇、浙江和山東。連汽車企業比亞迪也把口罩賣給了加州政府。」

鄺鐵誠稱:「這些學生因為家裡生產口罩,經常給我寄,同時他們也想再找到大買家,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行。但是每個國家的政策要求都不一樣,還是有點麻煩的。」深圳的一個出口商指出,抗疫物資的買賣規則每天都在被改寫,該行業的資金量驚人,要求買賣雙方作出迅速反應。「盡職的調查產品有時無法做到,因為人們沒有時間,各方面都很複雜。」

灣區一些口罩中間商也體驗到購買防疫物品的艱難。中間商張先生在疫情爆發之初就敏銳地嗅到了商機。他從廣東省進口口罩來灣區,以差不多每盒五元左右的利潤賣掉。「剛開始非常順利,美國這邊的需求也很旺盛。但41號以後,中國海關的政策收緊,沒有FDA註冊和認證的醫療產品很難出口,貨運價格一天一變,個人也不能再用小包裹出口防疫物資,風險很大。」張先生透露:「還有幾萬個口罩壓在深圳出不來,錢也壓在裡面。做生意有賠有賺,總體來說還是賺錢的,但是行動要早。」

東灣某診所的蔣醫生三月底從美國亞馬遜賣家手裡購買了2500KN95口罩,準備捐贈給醫院,但誰知因為亞馬遜在全美各地都有倉庫,出貨和郵寄的速度非 常慢,到現在也沒有收到所有的口罩,給醫院的承諾無法兌現。

位於聯合城(Union City)的大威(Great Way)貿運有限公司總裁龔建勇提醒所有業內人士,不要成為「被割的韭菜」。他介紹,首先是貨運價格如同火箭,從3月中旬的30-40元人民幣一公斤,已經漲到接近150元人民幣一公斤了。再有就是鏈條上每一個環節都存在不確定因素,首先在國外的中間商不能直接看到商品,只能「隔山買牛」,憑借信任找國內所謂的朋友去訂貨,但誰也不是口罩專家,朋友訂來的也不一定是真貨。即便是真貨,有沒有拿到合格的出口國證書也是一個未知數,最後無法運抵目的地國家,前面的付出全都白費了。

龔建勇指出,就算進口商能成功運過來,客源也不一定穩定,因為最終用戶——醫院不懂得跟進口商接洽,往往還需要拜託中間人從中國購買。鏈條上的每一個人都要分得利益,最後進口商可能因為要賠錢而另尋買家,但是那麼多的貨放在倉庫也要交錢,最後變得左右為難。

亞馬遜賣家李先生透露,還存在一些不通情理的買家。「因為政策變化太快,賣家存在很多不可控因素。有個加州的買家打著捐贈和某基金會的名義訂貨,卻拖著不付錢,在物流漲價後才付款,結果付的錢遠遠不夠支付運費,但是我們貨已經買了就決定成本價出給他們。」

他強調:「最後我們賠錢了事,沒有給他們發貨。本來是好心提醒他們,現在即使是合格的貨物也有被海關扣下的風險,他們卻虛張聲勢地說只要貨運不到就要在中美兩國報警,其實合同上規定寫的明明白白,我們只是想遠離這種自私自利,完全不替對方考慮的人。」

https://www.singtaousa.com/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