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綠色能源發電產業面臨嚴峻考驗

印度綠色能源發電產業面臨嚴峻考驗

去(2018)年印度政府設定2022年綠色能源發電目標為175 GW,但今(2019)年9月莫迪總理在紐約聯合國氣候行動峰會(UN Climate Action Summit)演說時向各國領袖承諾,印度至2022年非化石能源發電量將達450 GW,超過印度政府原先設定目標的2倍以上。莫迪強調,面對氣候變遷的嚴峻挑戰,當前人們所做的努力仍然不夠。



印度目前綠色能源總裝置發電量為65 GW,預計至2022年底前將增加100 GW,仍無法達到原先設定的175 GW目標,更遑論450 GW。過去幾年來印度國內由於煤價上漲及天然氣供應不足,業界對熱能發電逐漸失去興趣,轉而投向綠能發電,尤其是太陽能發電,但歷經幾年快速發展,目前印度的太陽能及風力發電產業正逐漸衰退,甚至面臨倒閉。



印度的太陽能收購電價是全球最低的國家之一,但印度州政府仍試圖進一步壓低電價,部分州營輸電公司甚至延遲支付購電款超過1年以上,過低的收購電價使得開發商難以永續經營,被迫降低供電及設施品質。尤其Andhra Pradesh州部分太陽能開發商更面臨存亡危機,因為該州政府脅迫業者降低與前州政府已議定之合約電價,否則將停止其營運。原本該州太陽能計畫吸引業者持續投資,但目前已中斷。



2018-19年度印度中央及州政府發包的64 GW綠色能源發電計畫招標案,其中有26%無人投標或僅有零星投標,更有10%計畫被迫取消,因為州政府提供的收購電價僅2.5~2.8/kWh盧比(約3.52~3.94美分)。再生能源顧問公司Bridge to India執行總裁Vinay Rustagi表示,印度政府過去4個月有11件風力及太陽能計畫招標案,只有2件決標,且執行進度嚴重落後。



印度能源、環境及資源中心(Centre for Energy, Environment and Resources)執行總裁Ashwini K. Swain表示,如果印度綠色能源發電計畫進度持續落後,不僅產業本身受到影響甚至會波及整體經濟,延宕印度的能源轉型計畫,倘經濟無法復甦,潔淨能源目標將不再是優先事項。Swain強調,全球太陽能發電領先國家通常兼顧設施架設及製造生產,但印度跳過生產部分直接進入架設,使得印度在製造部分十分脆弱,落後中國大陸及越南。



根據印度中央電力局( Central Electricity Authority)統計資料,截至2019年7月,印度各州營輸電公司積欠再生能源業者購電費總金額高達973.56億盧比(約13.7億美元),其中Andhra Pradesh、 Tamil Nasu及Telangana等3州積欠金額約650億盧比,Andhra Pradesh更超過13個月未支付業者費用。



能源公司Actis Llp.合夥人Sanjiv Aggarwal表示,投資印度太陽能產業有其隱藏風險,包括匯率變動造成模組進口成本變化,最大挑戰則是法規不確定性及融資不易取得,目前投資計畫資金主要來自民間,但印度2018及2019年再生能源計畫新增投資金額都維持在18億美元,並無增加,大型銀行如State Bank of India已不再對收購電價低於3/kWh盧比之投資計畫融資。



孟買再生能源公司Artha Energy Resources合夥人Animesh Damani表示,印度太陽能計畫設備的品質也堪慮,業者為降低成本通常使用低價面板,因此模組的發電效能遞減率過高,一般第1級製造廠商如REC、HanwhaQ或Canadian Solar生產的模組,即使經過7年運轉,發電效能遞減率每年僅0.8~0.9%,但印度通常使用中國大陸生產的次級模組,經過4~5年運轉,平均每年遞減率高達2~3%,此外中國大陸出口至美國的模組通常利潤加成為30%,但出口至印度利潤加成則為22%,因此其品質可想而知,加上印度政府對於進口模組的品質規範並不完全,無人確認模組矽晶的純度,若業者使用高品質模組,發電價格勢必增加。



當前印度再生能源產業面臨困境的根本原因還是由於用電需求成長減緩,尤其是高耗能產業用電需求不足,根據印度中央電力局統計資料,今年4~9月全印度用電需求成長為4.4%,去年同期則為6%。資深產業專家表示,州營輸電公司受到政治壓力被迫以高價購電,但卻無法向消費者提高電費,倘經濟成長提高,電力需求增加,一切問題都將迎刃而解,但這仍是未定之數。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