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商工部關切中國大陸貨品以現行FTA進行貨品違規轉運

印度商工部關切中國大陸貨品以現行FTA進行貨品違規轉運

印度商工部本(22)日表示,將儘速檢視所有已簽署FTA協定內容,以及防止中國大陸利用FTA產生之漏洞,例如倒轉關稅(Inversion Duty)結構,即原材料進口關稅高,製成品反而關稅低,該關稅結構影響印度成品產業發展,以及利用原產地定認定模糊進行違規轉運。



在倒轉關稅結構方面,印度商工部將針對各FTA關稅自由化之產品,分析本地企業產能及關稅結構,以瞭解FTA中間產品或原料的高關稅,降低印度成品製造商競爭力情形,以及成品的低關稅,又使製造商面對成品進口數量急遽增加及低價之競爭。



上述檢視之FTA協定,可能包括印度與東協國家(ASEAN)簽署的南亞自由貿易協定(SAFTA),及與新加坡、日本、南韓、斯里蘭卡簽署的雙邊FTA。至於印度與中國大陸已簽署的FTA則僅有亞太貿易協定(APTA),該協定於2005年11月簽署,前身為曼谷協定,成員除印度、中國大陸外,還包括南韓、孟加拉、寮國、斯里蘭卡等。



印度產業界則表示,2017-18年度來自新加坡、日本及東協國家的進口產品突然大量增加,2019-20年度前11個月印度對中國大陸的貿易赤字達470億美元,中國大陸持續在越南進行投資,印度政府必須仔細檢查來自這些國家的進口產品,確保中國大陸產品不會透過這些國家轉運至印度,對印度本地產業造成影響,必須採許所有可能方式包括關稅及非關稅措施如反傾銷稅、平衡稅、防衛稅、數量管制等,才能有效抑制來自中國大陸的產品。



印度主要出口至中國大陸的貨品為初級產品或原料,包括石化、有機化學、鐵礦砂、棉花、塑膠原料等;主要進口品則為中間產品及成品,包括通訊設備、電子零組件、消費性電子產品、藥品活性成分(API)、機械等。專家表示,要改變逆向關稅結構並不容易,有些產品如鋼鐵具有雙重用途不易區分,建議印度政府可授權海關可視需要,針對主要進口替代產業,扣留非必要產品進口不須支付港口延遲費。此外,中國大陸提供其FTA夥伴如祕魯、巴基斯坦、澳洲、南韓、東協更高的降稅優惠,這些國家都是印度的貿易競爭對手,因此也排擠到印度的出口,如果印度加入RCEP後果將更不堪設想。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