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GATT主席倡議英國應該主導改革WTO

倫敦金融城早報20日刊登前GATT主席Alan Oxley的評論文章,該文如下:


英國政府應該主導改革世界貿易組織(WTO),改造其成為全球服務貿易與投資貿易的嶄新平台。英國不需要等到脫歐協定完成後才進行針對WTO的改革,英國是WTO的獨立會員國,不論英國未來何時或如何與歐盟達成協定,英國現在就有權利在WTO倡議全球貿易與投資。



目前有關全球化時代終結與退縮到保護主義的說法蔚為流行,然而持該見解的評論者卻忽略了WTO本身即是造成全球保護主義的制度性障礙。所有的主要經濟體都沒有受到針對停止調漲關稅的法律規範。他們只能在補貼其他WTO成員國時改變前述措施,最糟的是,自由化持續拖延。



甚至,許多評論者都忽略了一項改變。貿易分析專家向G20提出的每年例行報告指出,自從金融危機發生以來,全球貨物貿易的年度成長已不再是全球經濟成長的主要指標,原因之一是全球供應鏈的交通重新調整,以及中國與美國之間的貿易往來減緩,中國商品也不再如同以往一樣廉價。



在低關稅時代,目前全球經濟成長主要仰賴自由化原本規範企業的限制,特別是關於限制服務市場(service markets)與外國投資的進入規範。外國投資的年度比率正在穩定上升。這正是目前亞太各經濟體正在談判新貿易協定的重要焦點之一,特別是以美國為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自由貿易協定(TPP),以及美國與歐盟正在談判的TTIP,雖然目前都正遭遇阻礙。



主要的發展中經濟體近期認可服務業對經濟成長有重要貢獻是一項良好的進展。服務業在先進的經濟體,例如英國,佔了60%至80%的GDP;而在發展中經濟體,例如亞洲、拉丁美洲,服務業則佔40%至60%的GDP。這些經濟體也注意到必須移除外國投資的障礙。



這些都曾經是2001年WTO杜哈回合談判的重要目標。WTO於五年前左右無法在服務業領域取得進展時,WTO之中的有意進行服務業談判的50個經濟體另以非正式的閉門談判方式繼續進行,該談判預計將於今年完成。



WTO目前需要主要的倡議者,嵌進這些新的發展,並且為WTO擴展全球服務貿易自由化注入能量與動力。WTO協議的基本措施是所有雙邊與區域貿易協定的根基,維持其效用與可信度是相當重要的。



這正是英國展現其重要領導力的機會,英國仍然是擁有獨立權利的WTO成員國,如同歐盟的所有成員國一樣。如果全世界有任何國家要挺身支持投資與服務貿易的自由化,非英國莫屬。


由於英國脫歐的任務龐大,英國政府目前也許無法在WTO承擔該角色,但是英國脫歐談判過程將會觸及一項重要的部分,英國官員將需要重新塑造其在國際貿易與投資的獨立政策定位,這些詳細的技術知識目前鑲嵌於三項協定,包括GATT、GATS與TRIPS,還有7項主要協定、20項次要協定,以及WTO爭端解決機制。缺乏這項認知,英國官員將難以談判出具有品質的雙邊貿易協定。



WTO的談判進展非常緩慢,英國作為一個能量充沛與影響力的角色,將有助於復興WTO的體系,歐盟在此方面是活躍的,但是由於歐盟內部有太多不同利益的行為者,使其無法有敏捷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