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喬州水戰不休 最高法院6月判決

資料來源:Epoch Times

佛羅里達州與喬治亞州爭水之戰90年代初期即展開,佛州主要論點是喬治亞州佔著處於查塔胡奇和與弗林特河(Flint)的上游的優勢,攔截了過多的水量供給亞特蘭大都會區市民,而影響了下游佛州阿巴拉契科拉河(Apalachicola)的牡蠣養殖業。在過去,阿拉巴馬州也曾參與訴訟喬州,但是2013年此案件向聯邦最高法院提交時提出訴訟的只有佛州。2017年初,最高法院任命的特別主審官(special master)拉爾夫?蘭卡斯特(Ralph Lancaster)建議法官駁回此案,他認為?佛州「沒有提出表明需要用水上限的證據」。2018年1月8日,喬州與佛州再度於最高法院辯論。

在雙方都提出了冗長的辯論之後,大法官們雖然尚未做出最終判決,但是言語中表示蘭卡斯特的建議似乎對佛州待遇不公。大法官露絲˙貝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說:「我們能不能至少都同意,限制用上游水量會制止佛州情況繼續惡化?」代表喬治亞州的律師普瑞米斯(Craig Primis)告訴大法官們,佛州並沒提出足夠證據顯示限制喬州的用水就可直接嘉惠於佛州。然而對此大法官伊蘭納˙凱根(Elena Kagan)說道:「似乎這道理應該是真實如此的。」於是,普瑞米斯繼續向大法官們說明,這不是依照「一般常理」就能理解的。他表示,這片水域系統相當複雜,而且有五座由美國陸軍工程兵(Army Corps of Engineers, USACE)控制的水壩。

聯邦司法部律師尼德勒(Edwin Kneedler)解釋,陸軍工程兵部隊利用水壩調節水量有多重目的,包括水力發電、洪水控制、保護瀕臨絕種的物種、以及蓄水等等,因此正如普瑞米斯所說,並非上游用水減少下游水量就一定會增加。

特別主審官蘭卡斯特也表示,儘管喬州減低從上游取用的水量,陸軍工程兵依然可能決定增加水庫的蓄水量而導致下游水量不變。由於在此訴訟案中佛州並未將工程兵部隊加入告訴,法庭的裁決對工程兵部隊沒有任何制約作用,對此大法官們似乎感到無奈。對此,尼德勒補充道,工程兵部隊沒有對阿巴拉契科拉灣的控制權,因此可能無權增加流入河灣的水量。

最高法院預計將於6月作出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