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紡織矽谷台灣.美麗布料幕後的英雄聚落

亞洲紡織矽谷台灣.美麗布料幕後的英雄聚落

紡織業是個動態產業,快時尚的潮流下,衣服、布料、顏色、款式不停推陳出新,紡織機械也得跟著與時俱進,加入新的模式與功能。工業4.0的概念興起後,台灣的紡織機械也出現變革。

已是世界第一的針織機製造商佰龍機械廠,創立於一九七七年,走過四十二個年頭,「不斷創新」是這間公司最重要的中心思想,佰龍董事長王堅倉堅持「創造更臻完美的織造」,帶著員工腦力激盪如何將紡織終端產品的創新,往回推動在針織機的設計研發中。

想得比客戶快一步、跑在紡織廠客戶前面開發新布料,讓佰龍被大型紡織廠視為重要研發夥伴。為了貼近市場、提供客戶更多織造創意,佰龍設立了布料開放創新實驗室,每年推出超過二百種新布樣,也製作當年兩季趨勢布樣預測,以求擺脫針織機設備製造商被動的角色,積極的走向市場前端動向。

不僅在布料研發能洞燭機先,十二年前王堅倉就已經看見智慧化工業的需求,在電控機械上下功夫。針對紗線張力調整、機組件調整、保養維修、期程安排、效能優化等項目,都以電腦化調控,輔以線上管理系統,掌握織造進度,在各階段可進行雙向資訊存取,建構出一個智慧化織造網絡。

佰龍的織造資訊系統內包含數以萬計的織造能力,除了讓客戶有更多元的參考資訊,對於在工業4.0的推行上也提供了詳盡的資訊,電腦運算上給予針織機更準確的數據,布面效果、織造效能都可以更好。

過往客戶織造布料,好不容易完成、訂單也下了,卻發生織不出同樣手感布料的問題。這是因為對於定義布料手感沒有共通語言,即使有同樣的組織繪圖資訊,但針織機不了解每個技師的手感形容,佰龍以紗線的張力及喂紗的時間與程度等數值,具體『形容』出這種手感,搭配機器不停偵測反饋及再調整,智慧生產讓織造的細膩度更為精確。

對織造加以數位管理是軟體控制的部分,實際細部的控制有賴自動控制每個機構的作動,從紗線喂入、紗線張力控制、紗環成環的長度與時間,甚至到織布完後下布捲布器的控制,都由自家研發架構的製造執行系統MES(Manufacturing Executive System)控制,串起佰龍智慧化生產全貌。

另外,自行研發的POMS(Pailung Online Monitoring System)佰龍線上即時監控系統可提供客戶端機器與人員管理、資料庫存取管理,還能與客戶端企業資源規劃管理系統、生命週期管理系統等連接,整合出最適合企業的管理平台。

在工業4.0驅動下進行改革的還有一九六五年成立的亞磯工業。亞機以布料染色機為產品主軸,外銷至東南亞、中東、美洲的二十五個國家。「早期臺灣的紡織設備都是參考日本、德國,但機器都相當於一棟房子的天價,有價差就有空間,一些染整廠就會要求除了研究進口設備,也要幫忙想怎麼改善。」

亞磯工業的改革從布料染色耗費最多的水量著手。總經理林韋廷說明:「染色其實很簡單,就像國中做化學實驗,把布料進去,再放染料進去,加溫一百四十度,顏色會移植到布料的纖維上,染完降溫至八、九十度,開始洗布。」

洗布就是最耗水的階段,「用水洗掉殘留物,專業說法叫牢度,一般品牌商會要求水洗牢度四級以上。洗幾次、洗多久都靠師傅經驗值評估,工廠希望順利出貨,洗布時就會盡力地洗,用最高經驗值來做。」機械與家用洗衣機概念不同,多洗一次,用水量可能就是好幾噸的水下去。

二年前亞磯開始進行轉型,研發新技術。「新設備的概念是兩段式,第一階段是safe,保證染色安全。用足夠的水量浸染,染料順利移植,也不會傷害布料。第二階段是save water,我們在染布機的排水管加了感應器,作用就像是模擬人的眼睛,廢水排進去,數據化排出去的水它的透徹程度,洗到布乾淨了就停止,最多可省下三成用水量。」

目前這項產品都還在微調、測試,「現在就是效果達到了,我們確定可以節省水,我們現在是在改善如何讓使用者更簡單地去操作,困難度在於軟硬體結合。「其實很花錢,機器測試一次最少二百萬,很多時候測了五次、十次都不一定有結果。」沒有算過至今投入多少資金,只能用try and error 的方式繼續。

流亞科技則是扮演染整廠的系統整合角色,主打全廠智能化解決方案,是台灣也是亞洲地區具有影響力的染色機控制器領導品牌之一。總經理沈鴻志表示,過去台灣紡織染整過程操之在「人」,以人為本的操作方式隨著時代演變面臨困境。

「紡織業不像電子業生產線有冷氣,環境溫度動輒三、四十度。要找到願意耐熱的員工不容易。人難找,也變貴。 」加上過往調整染料濃度都是由人來做輸入的動作,稍有不慎按錯按鍵,可能就會功虧一簣,這些都催生了流亞的「染整解決方案」。

染整機械自動化最大優點在於減少人的介入,速度、正確性、效率都會比較好,「我們這行有個很重要的指標叫一次成功率RST(right first time),今天布進去染,出來的顏色是不是我想要的,出來不對、再修,都要多花時間、成本。」影響RST的原因就包括配色、調色過程人力可能會產生誤差,使用機器配置相對較穩定。

一九九三年成立的流亞早期就是提供軟體加機械設備,但軟體僅為半自動化的單機控制,工業4.0的浪潮下,研發出來的自動化的染整解決方案,設立所謂的「戰情室」,架在客戶方,管理層可在任何行動裝置上看到即時資訊、全廠狀況,發生問題可第一時間做處理。另一種做法,流亞拉回客戶相關資訊變成全球戰情室,匯聚不同機器的產出資訊與生產數據,藉著檢視這些條件調整機器,讓它達到最佳效果。

除了上敘述兩個功能,第三個部分聚焦在大數據、雲端,沈鴻志進一步說明:「我們叫做自我檢測維修的能力。機器零件有一定的壽命與運作次數,經過計算,該維修的時間點前我們就能主動提醒,避免壞掉後才維修,影響作業時間。」

目前使用這套系統包括中國大陸、越南、印尼等地超過三十家業者,其中RFT最高的可達百分之九十六,產能最高者提升百分之三十。

雖然台灣並非主要紡織機械出口國,但在現有基礎上力求不斷創新,加上上、中、下游業者願意團結,一起面對問題、調整作法,聯網的時代也才更能互相配合,在紡織業的世界舞台上,發光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