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政府已不再害怕讓中國人踩到腳,而更關心保護重要的丹麥利益。

根據丹麥財經媒體Finans於5月14日報導,因總理梅特·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於週四宣佈將新立法以確保新的高科技5G網絡供應商不會對丹麥的安全政策利益構成威脅,而且將來,整個國家共同體的未來供應商都必須滿足更多的安全政策標準。

 

丹麥專家們因此提出丹麥政府已不再害怕讓中國人踩腳,而更關心保護重要的丹麥利益之說詞。

 

總理指出,許多其他歐洲國家也已對5G供應商實行或宣布了類似的限制。在荷蘭,安全要求意味著5G提供商不得來自可能要求公司與國家共享信息的國家(與中國一樣)。英國政府將把“高風險提供商”排除在電信基礎設施的某些部分之外,法國首相可能會否決特定的5G提供商。


 

F總理已向丹麥貝林時報(Berlinggske)透露,過去的三年有爭議的中國電信巨頭華為一直試圖影響丹麥總理。

 

儘管F總理沒有直接提及華為或中國,但專家們一致認為,實際上存在向中國的戰略轉移的解決方案與中國攤牌。國防科學院副教授,中國外交與安全政策研究人員Camilla TennaNørup Sørensen說:  “按照我的解釋,丹麥政府已經明確指出,現在有些領域無法與中國合作,而且這些領域比以前公認的要廣泛, 不僅僅是5G和華為而已,且還只是初期。 ”

 

根據F總理的觀點,未來的電信必須被視為所謂的“關鍵基建設”,因此丹麥必須確保在丹麥,格陵蘭島和法羅群島的供應商都是可靠和可信的,特別是法羅群島在承受著中國巨大的壓力,要求法羅群島授予華為5G合同。

 

“因新5G網絡的脆弱性, 政府將戴帶上嚴刻的眼鏡來檢視,意味著,我們不能將5G網絡的供應商視為電信網絡的提供者而已,我們更必須將其安全政策視為重點,F總理告訴丹麥貝林時報。有關新規則的許多細節仍然保留。當前選擇電信提供商的規則將有新架構,將在暑假後提出。

 

當TDC在2019年選擇華為以在丹麥建立5G網絡時,政客們忙於疏遠其報導100%的覆蓋率,當時由貿易局獨自作出商業決定。當時的國防部長克勞斯·約旦·弗雷德里克森( Claus Hjort Frederiksen)表示,丹麥不能排斥華為。現任外交部長傑普·科弗德(Jeppe Kofod),當法羅群島於2019年底被困在中美超級大國的遊戲中,爭奪誰將在這些島上建設新的5G網絡 ,也曾用同樣的解釋做出商業決定。


 

國防科學院副教授S 氏指出,在2019年12月於倫敦舉行的上屆北約峰會期間,F總理與美國在北極積極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因為近年來中國在這方面也興趣大增。 但是,我們仍然會盡量避免對中國造成的損失和損失降到最低程度。 她說,但是現在似乎要面臨選邊站,安全政策顯然重於經濟。

 

不僅在丹麥,對中國和華為的關注與日俱增。丹麥國際問題研究所(DIIS)專門研究中國的高級研究員Luke Patey表示,5G是一項新技術,其功能要遠遠超過當前的4G網絡。“澳洲人是最早阻止華為的國家,之後為紐西蘭,日本和韓國及一個共產主義國家越南都曾提出同樣看法。 許多國家都擔心要向哪個可信賴的政府開放供應商。中國近年來發生了威權主義的轉變,除此之外,他們對許多中國獨立組織提出更多的要求,並且使其能更快速的跨上世界舞台。”

 

但盧克·帕特(Luke Patey)認為謹慎地說,丹麥目前承受著中美超級大國的巨大壓力,新法規的提出是因為美國。

 

沒有任何一個公開的案例可以確定過華為以支持中國或向中國提供情報。這樣就沒有“煙霧槍”。“沒有以具體形式出現的煙霧槍,但是在中國 2017年《國家情報法》就是一個煙霧。它的措辭很抽象,但它說,如果董事會有此要求,中國公司有義務披露任何國家要求的信息。

 

但 P氏提到,有跡象表明華為曾有協助間諜活動隻黑歷史,最著名的是華為通信系統被披露《世界報Le Monde》在非洲埃塞俄比亞的辦事處,被發現每天晚上都有數據從辦事處大樓傳輸到上海。

 

左翼首席長Michael Aastrup Jensen稱讚總理現在是積極的將“在電信網絡所處的關鍵基礎設施上建立盾牌”。 丹麥仍然希望與中國進行緊密的貿易政策合作,但是在關鍵基礎設施方面,Aastrup表示,供應商必須來自與丹麥有軍事和情報合作的國家。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