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韓自貿區談判有望3月啟動

中韓自貿區談判有望3月啟動


中國與韓國的自由貿易協定(FTA)談判有望於今年3月正式啟動。


在韓國總統李明博訪問中國期間,兩國就加快FTA談判準備工作達成一致。在李明博抵達北京訪問的當天(19),韓國總統府宣佈在國內啟動中韓FTA正式談判所需的準備程式。李明博從19日起,對中國進行為期三天的國事訪問。這是李明博200712月當選韓國總統以來的第六次訪華。2012年正值中韓建交20周年。


韓國總統府對外戰略秘書官金泰孝表示,由於中韓FTA談判本身並無爭議,相信一兩個月內便能結束國內程式。


在與其他國家展開FTA談判前,韓國先要完成一套國內準備程式,包括政府發佈公告,就FTA舉行公開聽證會,組建FTA工作組和促進委員會等。


“這些程式有望於2月底或者3月中旬結束,這樣大概在3月就可以宣告談判正式開始。”韓國國立首爾大學教授安德根(Dukgeun Ahn)對本報記者表示。他是韓國政府貿易政策和FTA談判的顧問。


但進入正式談判階段將是一個複雜的過程,中韓雙方人士都認為難以預測談判究竟會持續多長時間。


自貿區談判分兩階段進行


據韓國總統府發佈的消息,正式談判進程將包括兩個階段。在第一階段,雙方將討論各自認為敏感的領域,討論哪些領域將開放,何時開放以及開放程度。在形成雙方都能接受的結果後,談判將進入第二階段,其間雙方將討論工業產品方面的議題。


安德根認為,要完成這場談判,雙方還需克服一些困難議題,比如農業市場的開放、知識產權保護等。“對韓國來說,農業市場的自由化是最重要的議題,政府需要平息農業領域的擔憂情緒。”他說。


“談判很難在短時間內完成。”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院長李向陽對本報記者表示。他表示,中韓FTA談判涉及的問題很多,韓國方面尤其以農業為代表。在韓國與美國的FTA談判中,農業保護勢力曾經做出了激烈的反抗。


雖面臨阻力,但“兩國元首的政治意願將對完成談判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安德根認為。


在中日韓自貿區陷入僵局的情況下,中韓自貿區開始尋求突破。《日本經濟新聞》認為,中韓FTA可能成為中日韓自貿區、亞洲自貿圈建設的先導。中日韓自貿區的設想於2002年首次被提出。去年1216日,中日韓三方簽署聯合聲明,宣佈完成三國自貿區官產學聯合研究,並建議儘快啟動自貿區談判確定時間表和路線圖。


“中韓率先談判有助於打破僵局,也會使日本感受到一些壓力。”李向陽說。


作為日韓FTA談判的法律顧問,安德根也認為,中韓自貿區進展將比中日自貿區發展得更為迅速。“中日兩國的經濟規模更大,日本農業界的壓力也更大。”他說。


去年12月底,日本表示將加入跨太平洋[7.12 -0.70% 股吧 研報]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的談判。韓國雖然也表示了加入的願望,但安德根認為,相比TPP,與中國簽訂FTA才是更緊迫的任務。“畢竟韓國已經和多個TPP成員簽署了雙邊的自貿區協定,所以韓國政府會把更多精力放在與中國的FTA談判上。”


李向陽也認為,韓國的FTA戰略是要在大國之間尋求平衡,在分別與歐洲和美國成立自貿區後,中國是韓國的下一個目標。


目前,中國是韓國最大的貿易夥伴。1992年中韓兩國建交時,兩國貿易額約為50億美元;2011年,這一數字已突破了2000億美元。雙方希望在2015年貿易額達到3000億美元。


近期重啟六方會談可能性不大


李明博此行的另一重要議題是與中方領導人討論朝鮮半島局勢。在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去世後,朝鮮半島局勢成為各方關注焦點。在9日與李明博的會談中,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表示,維護半島和平穩定符合各方利益,中方將一如既往支援南北雙方通過對話改善關係,推進和解合作進程。


李明博則表示,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維護半島和平穩定,是韓中兩國的共同目標。韓方讚賞中方為此作出的巨大努力,期待中方繼續發揮積極作用。


另據韓聯社報導,中韓領導人還就重啟六方會談交換了意見。胡錦濤表示,希望通過相關各方一同努力,營造重啟六方會談的氛圍。李明博則表示,希望相關各方通過對話,滿足六方會談前提條件。


日本首相野田佳彥去年年底訪問北京期間,也和中方領導人談及重啟六方會談問題。今年年初,美國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坎貝爾剛剛拜訪了中日韓三國,就重啟六方會談等議題同三國協調立場。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研究中心研究員于迎麗對本報記者表示,雖然重啟六方會談是一個積極現象,但由於朝鮮目前處於特殊時期,現在並非一個好時機。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朝韓問題專家張璉瑰也認為,近期恢復六方會談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即使將來恢復,解決朝鮮核武器問題仍然非常困難。


在金正日去世後,朝鮮將核武器列為金正日留下的最偉大遺產之一。15日,朝鮮方面發表聲明稱核遏制力是拿什麼都不能換的革命遺產。而美韓一直堅持以朝鮮棄核為重啟六方會談的前提。


“在這樣的情況下,六方會談的召開沒有基礎。即使形式上復會,也失去了原來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