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經貿摩擦對中國大陸—東協經貿的影響

中美經貿摩擦對中國大陸—東協經貿的影響

資料來源:柬埔寨柬華日報網站,2018926



編輯單位:駐胡志明市辦事處經濟組



 



日前,中國大陸東協商務理事會執行理事長許甯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大陸東協增進合作,是地區經濟成長的現實選擇,更是務實雙方戰略夥伴關係的共同需要,也就是說,不管有沒有中美經貿摩擦,都有必要加強中國大陸與東協經貿合作,這是雙方發展利益決定的。



 



中國大陸東協商務理事會(CABC)是中國大陸與東協對話合作機制之一,是中國大陸與東協代表商界的合作對話機制。2015年,東協10國駐華大使館商務處共同為許甯寧頒發「中國大陸首席東協商務專家」榮譽證書。



 



許甯甯先生表示,在東協2017年的對外貿易中,中美共占20%,中國大陸是東協最大的貿易夥伴,美國是東協第4大貿易夥伴。渠分析道,中美經貿摩擦對中國大陸與東協經貿的主要影響如下:



 



一、中美經貿摩擦將使得更多中國大陸企業投資東協



 



一些中國大陸企業為繞開美國市場壁壘,將會到鄰近的東協地區投資設廠,在東協生產後銷往美國。由於產業配套的掣肘,生產所需的機器設備、原料輔料等需要從中國大陸進口,所以這種投資帶來的貿易轉移將增大中國大陸與東協貿易額,東協將增大對外貿易額,尤其是對美貿易額,這也可能擴大東協對美貿易逆差。



 



以柬埔寨為例。據美國統計局發布之最新資料,20181—7月份,柬埔寨-美國雙邊貿易總額達23.6億美元,較上(2017)年同期成長25.3%,貿易順差達18.7億美元。本(2018)年前7個月,柬埔寨出口美國的商品為21億美元,成長26.9%;美國出口柬埔寨的商品為2.5億美元,成長12.8%。美國是繼歐盟之後,柬埔寨第2大出口市場,柬埔寨25%的出口商品目的地是美國。柬埔寨出口到美國的主要商品是紡織品、鞋類。2017年柬埔寨對美國的出口額為30.7億美元,美國對柬埔寨出口額為4億美元。據柬埔寨商務部之前發布之新聞稿,根據美國總統川普簽署總額為1.3萬億美元的政府預算案,柬埔寨繼續享有兩年的美國優惠關稅,自201811日至20201231日。



 



許甯甯指出,中國大陸與東協既是友好近鄰,又互為重要經貿合作夥伴。2018年是雙方建立戰略夥伴關係15周年。中國大陸與東協經濟持續快速成長,成為全球發展版圖中耀眼的「雙子星」,為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注入正能量。目前,中國大陸是東協10國中8個國家的第一大貿易夥伴,是東協第4大外資來源地。中國大陸東協商務理事會一直在致力於協助雙方企業合作。



 



許甯甯認為,中國大陸東協企業合作有諸多優勢:具備合作的區位優勢,山水相連、比鄰而居,交通便利,東協是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最近一站;有著良好的合作基礎。中國大陸已連續9年成為東協第一大貿易夥伴,東協連續7年是中國大陸第三大貿易夥伴。東協是中國大陸企業近五年第一大國外投資目的地,是中國大陸第五大服務貿易出口市場和進口來源地;有著中國大陸東協自由貿易區相互開放市場的合作政策;有著共同的合作需要,中國大陸和東協國家都在致力於經濟成長帶來商機紛呈,東協經濟共同體建設與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相得益彰。基於此,近些年來,走進東協的中國大陸企業越來越多,中美經貿摩擦是更多中國大陸企業投資東協的因素之一。



 



二、中美經貿摩擦將影響東亞地區經濟成長



 



中國大陸與東協經濟相關性大,若中國大陸經濟增速因中美經貿摩擦而有所減緩,則必會傳導至東協經濟減速。中國大陸經濟增速快則進口東協產品多,尤其是大宗產品;同樣,東協經濟增速快則進口中國大陸產品多,包括機械產品、建材產品、日用產品等,中國大陸產品在東協有著性價比銷售優勢。



 



近些年來,中國大陸與東協有關國家幣值互換,在貿易中使用人民幣增多,中國大陸人民幣值與東協國家幣值的穩定性相關。中國大陸與東協有關國家的股市也相互影響。美國挑起的經貿爭端,不僅危害中國大陸經濟,而且也危害東協經濟乃至全球經濟。



 



世界銀行201865日發布之「全球經濟展望」報告指出,全球關稅廣泛上升將會給全球貿易帶來重大負面影響,至2020年全球貿易額下降可達9%,對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影響尤為明顯,特別是那些與美國貿易或金融市場關聯度較高的經濟體。



 



三、中美經貿摩擦將破壞中國大陸與東協相關產業鏈



 



中美經貿摩擦不僅中美產業鏈將會發生變化,而且與之相關的產業鏈包括中國大陸與東協都會發生相應變化,包括電子產品、成衣、鞋類等,美國產品在中國大陸東協生產的產業鏈分工,如美國電子產品在新加坡、馬來西亞等生產有關元器件,在中國大陸組裝為成品後銷往美國市場,這一產業鏈將因美國對中國大陸實施的高關稅而被破壞,從而切斷供應鏈,降低生產效率,提高銷售成本和價格。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8417日發布之「世界經濟展望」報告指出,關稅和非關稅貿易壁壘的增加將破壞全球價值鏈,減緩新技術的擴散,導致全球生產率和投資下降。美國知名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認為,若美國對中國大陸施加貿易制裁並導致中國大陸反制,許多向中國大陸出口中間產品和原材料的國家與地區也將遭受嚴重衝擊。



 



四、美國制約中國大陸高科技產品發展將影響東協產業升級



 



美國挑起經貿爭端的重要目的之一是限制中國大陸高科技產品的發展,遏制中國大陸實施的「中國大陸製造2025」規劃。而中國大陸實施的這一規劃,不僅僅是中國大陸受益,許多國家都會受益,尤其是鄰近中國大陸的經濟快速發展的東協,因為中國大陸的產品、技術及服務較之美國的價格更為便宜。美國挑起經貿爭端將抑制企業投資,阻礙新技術普及,不利於東協的產業升級和經濟成長。許甯寧強調,企業在經營戰略和策略上,應該對中美經貿摩擦的長期性、複雜性有必要的準備。



 



916日,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會長歐倫斯表示,川普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認為美國與中國大陸貿易失衡。即便不是川普任總統,中美也會出現經貿爭端問題,今年以來,面對中美經貿摩擦,美國國會議員表決出現難得的大多數一致。



 



中美經貿摩擦,不僅僅是川普白宮圈子裏一些對華鷹牌分子所挑起,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美國主流政治精英圈子的共識;也不是川普為了2018年中期選舉或未來競選連任採取的暫時性策略,中期選舉之後經貿摩擦不會完全結束,美國對中國大陸發展的擔憂不僅只局限於川普政府。美國挑起對中國大陸的貿易戰,是美國調整對華總體戰略的一部分,根本目的就是遏制中國大陸崛起,遏制中國大陸成為世界主要大國和強國。貿易摩擦只是全面戰略遏制的一部分。



 



918日,就美方決定對2,000億美元中國大陸輸美產品加課徵關稅,中方表示不得不同步進行反制。



 


備註:本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本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