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再見!哈囉,歐洲」 美國中型企業供應鏈轉移

開拓重工和迪爾(Deere)等美國藍籌股以及玩具巨頭孩之寶(Hasbro)和Roomba製造商iRobot等消費類公司,都深受中美之間貿易緊張局勢的沉重打擊。

但是,許多美國中型企業意識到,它們需要在中國之外進行多元化經營,並且多數已經開始採取行動。

中型企業已開始將供應鏈轉移到亞洲其他地區,並向其他國家銷售更多產品,以彌補無法向中國銷售的產品。

根據俄勒岡州波特蘭地區銀行Umpqua10月針對年銷售額在1000萬元至5億元之間企業的550位主管進行的調查,有72%的企業提到其業務未來的不確定性全繫於與中國的貿易緊張。

結果,超過半數受訪者表示,它們希望在美國國內和其他國際市場上實現供應鏈多元化。

20%的受訪者表示,它們正在其他市場、主要是歐洲以及亞洲,拉丁美洲和美國的其他地區尋找新客戶。

Umpqua商業貸款客戶Summit Premium Tree Nuts創始人兼總裁達林(Dale Darling)表示,直到幾年前,中國一直都是該公司最大的市場。

但是關稅改變了這一點。達林說,中國對從美國進口的杏仁和其他堅果的關稅從15%躍升至50%。因此,Summit必須快速尋找新客戶,並透過向印度、中東和西班牙出售更多的杏仁、核桃、山核桃和榛果來彌補對中國的銷售損失。

中型企業 轉型更敏捷

Umpqua金融長尼克森(Tory Nixon)表示,像Summit之類的中型企業比《財富》 500強的大型企業在轉型上更為敏捷。

因此,對於該銀行的一些企業客戶正在尋找在其他國家生產產品,並為這些產品瞄準新的終端市場,他並不感到驚訝。

尼克森補充說,在中國以外進行多元化的決定與政治和貿易戰無關,而比較與在中國生產產品的優勢逐步消退有關。

他說:「多年來,中國的勞動成本一直在上漲,而且還存在一些質量控制問題。」

達林也指出,甚至在川普政府掀起貿易戰之前,中國就已經對美國農產品進行了廣泛的檢查、管制和海關檢查。

達林說:「中國的貿易障礙越來越多,貨款支付的時間也在拉長。」「中國本身就已經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現在只是貿易戰正在加劇惡化。」

這就是為什麼中型企業必須保持彈性反應。尼克森表示,中型企業可以比大型競爭對手更快地行動,因為它們的CEO、財務長和其他高層管理人員對其組織有更詳細的了解。

他補充說:「它們更加重視效率,需要做出穩定的商業決策。」「一銖一毫都很重要。這與政治無關,而與做生意有關。」

尼克森仍然對該銀行的一項調查結果感到驚訝:許多中型企業表示,它們渴望將歐洲視為更大的客戶,以抵銷來自中國的銷售損失。

尼克森推測,美國企業仍然將歐洲視為一個相對穩定的地區,對許多公司來說,歐洲比亞洲更近。這可能會抵銷人們對英國脫歐和德國成長緩慢的擔憂。

https://www.worldjournal.com/

備註:經濟部駐外單位為利業者即時掌握商情,廣泛蒐集相關資訊供業者參考。國際貿易局無從查證所有訊息均屬完整、正確,讀者如需運用,應自行確認資訊之正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