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調控的全球制約,已不可能「關起門來調控」

資料來源及時間:中國網2008年3月4日 商情本文: 美國次貸危機,不僅讓花旗、美林、瑞銀等金融巨鱷紛紛「中招」,而且使全球增長放緩進一步成為共識。但該共識,加上數十年不遇的冰雪災害,卻沒有改變中國大陸既定的「從緊」調控基調。也就是說,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背景下,中國的調控任務仍緊盯「防熱防脹」。 「這並不表明全球經濟對中國調控沒有影響,而是中國在客觀分析國際境內經濟形勢的基礎上,做出的符合自身發展需要的理性決策」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張立群,宏觀經濟研究者王小廣,金融研究者左小蕾、何志成等多位研究者表達了類似的看法。 中國經濟在深度融入世界的同時,也決定了其旨在保持經濟平穩運行的宏觀調控,會日益受到全球經濟的影響與制約。 中國經濟融入世界之深,從中國經濟學家林毅夫出任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及首席經濟學家這件事可見一斑。也就是說,類似世界銀行這樣的重要國際經濟協調機構,對來自「全球第四大經濟體、第三大貿易體、第二大外資流入國」的經驗和聲音已感到不可或缺;而「美中是全球經濟雙引擎」的表述,也早已讓中國民眾失去了最初聽到時的興奮。 一位政府機構的研究者表示:你的體量和結構已是全球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因而你對於自身經濟的診斷和調控,既會對全球經濟產生不同程度不同範圍的影響,也必然受制於全球經濟,全球經濟不是虛幻的,是由美日歐、中俄印巴等一個個經濟體共同組成的,因而重要經濟體的快慢興衰、結構性變動,乃至大國政經關係的變化,都會對你的經濟運行產生或多或少或深或淺的影響,同時對你調控經濟的手段和工具形成制約。 長期從事國際金融外匯研究的中國農業銀行高級經濟師何志成稱,以目前仍在擴散的美國次貸危機為例,表面上看中國沒有買太多的次級債,金融市場開放也有限,因而不該受太多影響,但事實上,次貸危機已對我國從緊的貨幣政策造成掣肘。具體來說,中國要防通脹、防過熱,通常的做法是加息和提高存款準備金率,以此減少市場上的流動資金。但美聯儲為防止次貸危機的擴散和經濟滑坡,連續六次降息,致使以往中美之間2.73%的利率差,變成-1.14%。 倒掛的中美利差,使人民銀行對加息顧慮重重,因為高於美元的利率可能使熱錢進入中國肆無忌憚,進一步加大市場上的流動性,從而抵消加息回收的流動性;若不加息,市場上過多的資金得不到抑制,物價、投資和貿易順差都將繼續被推高,經濟的熱度和人民幣升值壓力將繼續加碼…… 詳細資料:http://big5.china.com.cn/economic/txt/2008-03/04/content_1149767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