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財政收入成長放緩 保障財政收支平衡工具充足

中國大陸財政收入成長放緩 保障財政收支平衡工具充足

最新資料顯示,今(2019)年18月份累計,中國大陸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人民幣(下同)137,061億元,與去(2018)年相比較成長3.2%。其中,中國大陸稅收收入117,134億元,與去年相比較下降0.1%;非稅收入19,927億元,與去年相比較成長27.3%。同期,中國大陸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53,069億元,與去年相比較成長8.8%,支出成長速度持續快於收入成長速度。

華融證券分析師郝大明表示,由於經濟成長下行壓力和減稅降費影響,8月份財政收入成長速度放緩,成長速度基本依靠非稅收入拉動。同時,教育和社保就業支出保持剛性,其他開支專案的支出壓縮幅度較大。要完成全年財政收入目標任務,必須加大穩成長的力度。「未來財政收支壓力加大,對此,一方面要提升財政資金使用效率;另一方面要加大地方專項債券發行和使用規模。」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稱。

減稅降費效應突顯

18月,中國大陸稅收收入與去年相比較下降0.1%,成長速度與去年相比較回落13.5%,減稅降費效果持續顯現。從主要稅種來看,中國大陸國內增值稅成長4.7%,增幅與去年相比較回落8.9%;企業所得稅成長3.6%,增幅與去年相比較回落9.3%,二者與去年相比較成長速度已連續3個月下降。進口貨物增值稅、消費稅下降6.9%;個人所得稅下降30.1%

8月份,中國大陸稅收收入與去年相比較下降4.41%,比7月份降幅擴大1.56%,其中與生產相關的中國大陸國內增值稅、企業所得稅以及進口環節的增值稅、消費稅降幅均有所擴大。」在郝大明看來,以上資料反映出經濟成長放緩給財政收入造成一定壓力。

據測算,18月份收入占全年預算的71.2%,落後去年同期1.3%,財政收入完成全年預期目標的壓力有所加大。華創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表示,18月份,非稅收入與去年相比較成長繼續攀升至27.3%8月份非稅收入成長速度更是高達49.8%,對財政收入與去年相比較拉動貢獻高達7.0%,創年內新高。當月稅收收入拖累財政收入達3.8%。在非稅收入的拉動下,8月份財政收入成長速度反季節上升至3.3%,而近5年的8月份財政收入與去年相比較成長速度均為下降。

郝大明也認為,財政收入成長仍然依賴非稅收入的高成長,預計非稅收入仍主要來源於盤活國有資金和資產帶動相關收入的增加。

地方財力影響基建類支出成長

據測算,8月份中國大陸財政支出與去年相比較下降0.2%,比7月份下滑3.65%。其中,地方財政支出與去年相比較下降0.75%,比7月份下滑3.42%;中央財政支出與去年相比較成長2.55%,比7月份回落4.42%。郝大明表示,這是中國大陸財政支出和地方財政支出與去年相比較成長速度年內首次轉為下降。對此,劉學智表示,8月份單月財政支出成長速度較低,主要是因為財政資金的提前使用,17月份財政支出進度明顯加快。同時,財政收支壓力加大也對財政支出力度帶來一定影響。

截至8月末,中央財政撥付轉移支付資金為預算的72.4%,比序時進度快5.7%,重點支出預算執行較好。但18月份,基建類相關支出成長速度繼續回落2.5%10.5%。交通運輸、城鄉社區事務、農林水事務當月成長速度較上月全面回落,三者分別與去年相比較下降21.08%7.55%1.40%

8月份,公共財政支出投向基建的比例較上月的23.5%小幅回升至25.1%,這也帶動8月當月基礎設施投資加快成長。近日,中國大陸統計局新聞發言人表示,8月份基礎設施投資與去年相比較成長4.2%,比上月明顯加快。從前期情況來看,基礎設施投資成長並不高,主要是由於今年大規模減稅降費等措施相繼頒布,地方政府財政收入受到一定影響,限制了基礎設施投資能力。總體上,中國大陸基礎設施發展還有很大潛力。

多管道緩解財政壓力

當前,財政收支情況不可謂不緊張。但總體來說,2019年預算安排對減稅降費的影響有較為充分的準備,中央預算收支平衡可以得到保障。

業內專家表示,當前實現財政收支平衡的工具充足。具體來看,一是多管道籌集資金彌補減收,例如,中央財政統籌採取增加特定金融機構和央企上繳利潤、加大預算穩定調節基金調入力度等。二是大力壓減一般性支出。中央部門壓減一般性支出5%以上,「三公」(因公出國、出境經費;公務車購置及運行費、公務招待費)經費預算壓減3%;地方加大一般性支出壓減力度,力爭達到10%以上。地方政府過「緊日子」、大力壓減一般性支出已成為普遍舉措。三是加大對地方轉移支付力度。2019年,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預算安排75399億元,成長9%。四是強化預算嚴肅性和約束力。五是加強對地方收支預算管理的指導,要求地方統籌採取增加地方國有企業上繳利潤、盤活存量資金資產等方式籌集資金,同時,硬化預算執行約束,加大財力下沉力度,強化績效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