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自貿區對香港影響大

資料來源:香港商報2014年12月19日
商情本文:
先前中國大陸國務院宣布建立粵閩津三個自貿區的決定,並要求三地加快規劃具體方案。這是在2013年建立上海自貿區後在此方面的突破,反映大陸正加快落實改革開放與發展的大計,也為未來的經濟格局演變打下新基礎。對香港來說,新形勢將帶來更多的機遇與挑戰。
加建自貿區的決定,是因上海自貿區建立一年來,已累積一些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足供其他地區參照實施。第二批的三個自貿區要以現有新區或園區為基礎,以上海試驗成果結合地方特點來制訂具體實施方案。建立自貿區是一種結合市場化改革、對外開放和產業發展的綜合體制創新模式,由擴大開放和提高市場化水平來推動一批優質、高端產業發展,既包括金融商貿等服務行業,亦可包括高新科技及其他新興或創新型產業。上海建區的經驗可總結為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管理、貿易便利化、金融及服務業開放,和完善政府機制等幾方面。由此可見建區有多重目的,包括進一步對外開放,推動政府職能及施政模式改革,完善市場機制,和促進金融等現代服務業發展等。若取得成效,將可令大陸經濟效率提升、更深地融入全球化大潮,和促使發展(尤其第三產業的)再上台階。
今後可能還會建立更多的自貿區,特別是位處內陸地點的,而目前滬津粵閩四區的布局,已顯示多重的策略及目標:
(一)為沿海發展添新動力:四區都在沿海較發達地點,目的在於為其創造條件,使能在改革開放及發展上再上台階,再次先行一步為大陸領頭,在高起點上的再攀登。
(二)成為海上絲路的橋頭堡:建設「一帶一路」已成大陸對外開放及地緣政經策略的著力點,而四個沿海自貿區的建立,可視為建設海上絲路的重要部署之一。為此,必須有一批境內的基地和示範區。
(三)成為大陸區域協作的龍頭或核心:四個自貿區除普遍性的改革開放及發展功能外,還因地理位置各有特殊任務。
由北到南看,天津區要引領京津冀協作區和環渤海經濟區的建設;上海區要引領長三角以及長江經濟帶的建設;福建區要引領海西經濟區及兩岸協作的建設;而廣東區則要引領與港澳合作、大珠三角、珠江西江經濟帶以至泛珠協作等的建設。
因此,四區除惠及沿海地區外,還有內外聯接的重要功能:對內聯繫廣大腹地,對外則輻射海上絲路沿線,亦即成為把腹地與絲路連通的門戶。由於近在毗鄰,香港對廣東自貿區的方案尤應多加關注。這將涉及南沙、前海、橫琴及白雲機場保稅區等四個板塊,主打與港澳合作,建設CEPA升級版,和發展金融及其他現代服務業。事實上,一年來即使自貿區未成立,前海等新型特區的建設已加緊和加快進行。到廣東自貿區成立,作為大陸項目,合作必將加快發展。對於四大自貿區尤其廣東區的成立,香港必須高度注視由此帶來的機遇與挑戰。不單是自貿區的擴大開放和加快改革、發展帶來新商機,還有由此聯通海上絲路及大陸各經濟帶的機遇,可對香港的企業、人才及資金提供近乎無限的出路。另一方面,自貿區的發育成長,不可能不對香港的功能起到分流作用,無論香港的大陸開放中介,及國際中心等角色均將受到影響。為應對這種挑戰,香港必須加快本身各種功能的升級,使能在大陸自貿區的發展大潮中保持領先優勢及高端分工。香港的各類服務業包括金融業,都要認真檢視其發展及升級路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