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加速內需是實現高品質發展迫切需要

中國大陸加速內需是實現高品質發展迫切需要

近年來,中國大陸不斷推動經濟成長向內需主導轉變。隨著中國大陸內外經濟形勢發生變化,這一轉變進程還需要進一步加快,而經過多年發展,中國大陸也更有條件加速推進這一轉變。

 

從各國實踐看,當經濟發展到中高收入水準,尤其是經濟總量躍居世界前列,對外貿易總量較大,進出口成長速度將趨緩,特別是出口成長速度將更加趨於放緩,對外貿易順差減弱,甚至呈現逆差,經濟成長將更多由外需轉向內需推動。

 

中國大陸外需環境發生重大變化,傳統經濟成長路徑受到約束。自2001年起至2018年,中國大陸出口年均成長速度達到14%,是世界上出口成長最快的地區之一,不僅支撐了經濟成長,也通過進出口帶動了中國大陸投資、消費,縮小與發達經濟體的差距。但當前中國大陸內外環境發生重大變化,極大衝擊這一成長模式的基礎。

 

從國際環境看,國際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泛起,國際多邊貿易規則和秩序受到嚴重影響,WTO框架下的全球貿易一體化受到嚴峻挑戰;從中國大陸因素看,隨著勞動力、用地、生態環保等各種生產成本逐漸上升,過去所依賴的拼資源、拼低勞動力成本、低用地成本,甚至以犧牲環境為代價以換取出口快速成長的模式已經走到盡頭。

因此,加速培育內需成長動力,已成為實現經濟高品質發展的迫切需要:

 

一、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需要。

經過多年發展,中國大陸需求結構與檔次發生重大變化,已基本接近發達國家水準,但供給結構和供給方式調整升級滯緩,不能適應迅速變化的需求升級,出現了供給制約需求實現的特殊矛盾,「需求疲弱」難以緩解,當前中國大陸傳統產能基本上都處於過剩狀態。

 

另外一方面,中國大陸市場從日常消費品到投資品以及醫療教育等大量來自進口,每年境外消費達到數千億美元,甚至超過1兆美元,不僅使中國大陸經濟成長加重了對外部市場的依賴,也削弱了中國大陸投資和生產。

 

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要通過改革創新手段提高供給體系品質,增強中國大陸經濟運行品質優勢,一定程度上也是啟動內需,以中國大陸生產替代每年數額巨大的進口高端產品、高品質產品等,實現供需平衡。

 

如果不能促進內需對經濟成長的主導作用,大量消費尤其是升級類消費仍建立在外需基礎之上,則無疑會極大擠壓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空間。反過來,只有經濟成長建立在內需主導基礎之上,中國大陸數量眾多的人口優勢、廣闊的市場空間才能切實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供給體系品質創造良好的環境。

 

二、      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需要。

生產的終極目的是消費,只有有了消費和消費的擴大,生產和生產的擴大才具有可持續性,經濟才能正常運行,而且相比生產的波動性比較大,消費也表現出相對的平穩。中國大陸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完善促進消費的體制機制,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

 

近年來消費要素對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的促進作用不斷提升,已超過投資成為三大需求要素中拉動經濟成長的第一大要素。但同時也應該看到,經濟高品質發展的重要體現之一是經濟保持平穩成長,不出現大起大落。

 

在外部環境發生重大變化,中國大陸投資成長趨緩的背景下,實現經濟高品質發展,穩定經濟成長,需要消費要素發揮更加穩健作用,經濟成長更多轉向由內需特別是消費內需的驅動。

 

三、      區域經濟平衡協調發展的需要。

經濟高品質發展要求區域經濟趨於平衡發展,實現共同富裕。中國大陸地域廣闊,各地發展基礎參差不齊,雖然總體上呈現縮小走勢,但當前地區經濟發展差異仍很大。經濟發達地區往往也是外向型經濟地區,對經濟落後地區的輻射帶動作用還不強,中國大陸區域經濟發展聯動性、互補性不足,顯然這並不是經濟高品質發展的表現和要求。

 

加強內需主導經濟成長方式的轉變,中國大陸各區域經濟才能更好更充分地實現聯動性、互補性發展,經濟發達地區也可以更多擺脫對外需的依賴。

 

在中國大陸統一市場不斷建立健全的市場機製作用下,中國大陸構築以內需為主導的經濟成長模式條件愈發成熟,經濟成長完全可以更多由內需驅動。

 

一、      加快完善市場經濟體制,促進區域經濟聯動發展。

中國大陸區域經濟互補性強,但區域經濟聯動性不夠,重要原因之一是區域經濟本位利益,要素流動成本高,市場機制難以充分發揮作用。要打破本位主義考核導致的行政性壟斷,清理廢除妨礙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健全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制度體系,實現全國一盤棋佈局和各類市場要素自由流動,為創新發展、產業梯次轉移和產能區域合作創造條件,提升各區域經濟發展的聯動性、互補性。

 

二、      穩定提升消費要素對經濟成長的支撐作用。

儘管近年來在經濟成長中,消費要素作用提升,甚至大大超過投資、淨出口要素,但從近四十年來發展情況看,消費要素對經濟成長的拉動作用並不穩定,多是在經濟特殊時期起主導作用。因此,政策調整應重在從調節收入分配入手,進一步提升居民收入在社會財富分配中的比重,縮小貧富差距,完善社會保障機制,真正發揮並穩定消費對經濟成長的主導促進作用,推動由外需轉向內需、由投資轉向消費的戰略轉變。

 

三、      著力發揮基建投資對經濟成長升級的基礎支撐作用。

經過多年發展,中國大陸基礎設施建設有了很大改進,但無論是從縮小區域、城鄉基礎設施建設的差距,還是從升級基礎設施角度來看,中國大陸基礎設施投資空間仍然非常大。與傳統的基建投資相比,未來中國大陸5G、人工智慧等軟體基建投資將趨更快成長,為內需主導經濟成長創造了條件。

 

四、      創新驅動發展。

只有創新提升品質,內需主導經濟成長才能最終落到實處。當今全球正處於資訊技術革命全面滲透和深度應用大爆炸的前夜,大量催生新產業、新業態、新技術、新模式。中國大陸要把握好歷史機遇,通過健全完善市場法制秩序,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發揮多層次資本市場、風險投資基金在創新中的積極作用,給創新在環境、資金、稅費、人才等各方面支援,進一步激發基礎創新、原發創新,推動創新對經濟成長模式轉變和高品質發展的有力支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