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企業海外仲裁十案九敗,語言不通成首道關卡

資料來源及時間:中國網2011年8月8日 過去十多年間,中國大陸企業的海外仲裁之路確非一片坦途,相反,“大多是折戟沉沙”、“十案九敗”,“最終以高額或者钜額美元賠償外方當事人的殘敗局面告終”。這是中國大陸仲裁法學研究會在經過兩年多調研後披露的結論。 中國大陸仲裁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對外經貿大學博士生導師沈四寶教授也指出,海外仲裁中90%以上案子的被告是中國大陸,結果往往是外方勝訴。國內企業原則上都是敗訴,而且懲罰性的賠償數量大,沒有達到減損的目標。個別勝訴的也“雖勝猶敗”,仲裁費用與大量時間精力的消耗使得勝訴企業同樣不堪重負。 在中國大陸仲裁法學研究會秘書長高菲向《法制日報》披露的研究報告中,中國大陸企業的海外仲裁走得凶險,幾乎“關關難過”。語言的不熟悉,是所有中國大陸企業到國外仲裁都要遇到的第一關。無論中國大陸當事人或其聘請的律師外語水準有多高,與該外語本身是其母語的對方當事人及其代理人對簿公堂,都不容易。而即使聘請當地律師,“外國律師要吸收中文資料從而過渡到用其熟悉的母語進行仲裁程式同樣需要一個‘翻譯’的過程”,語言障礙導致中國大陸當事人“有理説不清”的情況大量存在。 其次,仲裁庭多由外籍仲裁員控制,而外籍仲裁員不懂中文,對中國大陸法律也不熟悉,依靠聽取中國大陸法律專家意見又可能因這些專家本身的專業水準、外語表達和不熟悉盤問程式而“節外生枝”,對中國大陸企業産生新的不利。 而國外仲裁程式複雜繁瑣,訴訟化傾向嚴重,這在包含有檔披露、開庭案卷製作和開庭、交叉詢問證人和專家證人等程式的普通法係的英國和香港仲裁更是如此。研究報告表明:中國大陸企業在英國倫敦金屬交易所、FODTA([英國]油籽和油脂肪協會聯盟)或英國其他行業協會仲裁的案件比較多,受損也最為嚴重,基本是“全軍覆沒”。 國外仲裁曠日持久,國外代理律師和仲裁員均是按小時收費,有意無意拖延仲裁程式。1家香港投資公司與中國大陸境內某高速公路公司的仲裁案件,僅兩次正式開庭就用了26天,如果在中國大陸境內仲裁,最多6個月期限內結案,但此案卻前後共用了6年的時間。庭審設施租用費用高與外籍仲裁員及律師收費高,也使中國大陸當事人背上了沉重的經濟包袱。 此外,外籍仲裁員歧視中國大陸當事人,偏袒西方人偏袒外方;國外仲裁缺乏程式管理監督,一旦發生錯誤裁決也無補救方法;加之中外法律理念、法律規定、文化傳統、思維方式本身的不同,中國大陸當事人很難在國際仲裁中取得預期效果。…(完) 詳細報導:http://big5.china.com.cn/economic/txt/2011-08/08/content_2316092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