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

中國大陸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

今(2020)年1月,中國大陸統計局將正式公佈去(2019)年國民經濟運行成績單。全年中國大陸生產總值預計將接近人民幣100萬億,人均GDP將邁上1萬美元的臺階。

彰顯更強大綜合國力

「這一經濟規模的提升,不僅意味著人民收入增加、生活更加殷實,更是人類歷史上的重大進步。」中國大陸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兼中國大陸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說,根據世界銀行前(2018)年資料,目前人均GDP1萬美元以上的國家,人口總規模約16億人。作為一個近14億人口的大國人均GDP超過1萬美元,全球就有30億人進入這個行列,這無疑將對全球產生積極的影響。

參照世界銀行中等收入標準「人均收入3,996美元至12,375美元,全球人均收入從3,996美元到1萬美元用了54年。其中,韓國用了13年,新加坡用了15年,巴西用了40年,而中國大陸只用了12年。」北京師範大學統計學院教授李昕說,中國大陸人口基數明顯高於其他中等收入國家,能在經濟底子薄、內外部環境複雜多變的形勢下,在更短時間內實現人均收入水準提高,並實現更具包容性的經濟成長速度「減貧」,確實來之不易。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李佐軍說,1949年中國大陸成立之初,中國大陸人均GDP只有幾十美元。1978年,人均GDP只有156美元,直至2001年才站上1,000美元關口。而從1,000美元到1萬美元只用了18年時間,這足以說明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的強勁動力與巨大潛力。「儘管中國大陸人均GDP在全球範圍內仍屬於『中等生』,但作為世界上人口規模最大的國家,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顯然彰顯了中國大陸強大的綜合國力。」李佐軍說。

中國大陸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說,中國大陸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後,距離世界銀行劃定的高收入國家行列又前進了一步,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

無論是GDP總量規模還是人均GDP,背後都代表著國家綜合經濟實力和社會財富的增加,也意味著人民生活水準穩步提升。在外部環境複雜多變、中國大陸改革發展任務繁重的背景下,人均GDP實現穩步成長速度,是中國大陸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有力佐證。人均GDP的穩步成長速度,將進一步提振頂住經濟下行壓力的信心。

發展內生動力增強

在中國大陸宏觀經濟研究院此前主辦的首屆中國大陸宏觀經濟年會上,有專家指出,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代表著整個社會結構面臨重大轉型。

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意味著中國大陸中等收入群體規模進一步擴大。按照世界銀行標準,無論以匯率還是購買力平價理論來測算,中國大陸都是世界上中等收入群體規模最大的國家。這不僅對促進中國大陸經濟結構轉型具有重要意義,也是中國大陸經濟和世界經濟持續健康發展所必需的。

中等收入群體壯大,是推動中國大陸經濟走向內需拉動型成長速度模式的主要力量;有利於促進高品質產品和服務進口;有利於擴大中國大陸消費市場的世界影響,增強經濟抵禦外部衝擊的能力,提高經濟韌性。

中國大陸統計局副局長盛來運在參加「2020中國大陸經濟趨勢年會」時表示,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以後,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將繼續擴大,消費升級趨勢也會進一步加快。

隨著中國大陸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經濟發展的迴旋空間加大,成長速度的韌性也會進一步增強。特別是相同成長速度代表的增量規模更大,宏觀調控的空間更靈活,投資和消費也會進一步成長速度,進而帶動經濟持續成長速度。

警惕「中等收入陷阱」

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既彰顯中國大陸國力,也意味著老百姓生活更加殷實。不過,也有不少人認為,人均GDP與自己沒有關係,甚至認為是「被平均」。

事實上,GDP和收入是不同的概念。GDP是一個時期內國內居民創造的總財富,而收入是財富分配到個人手上的。一些群眾認為人均GDP成長速度和自己的感受有「溫差」,主要由於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問題尚未解決。

一方面,造成收入差距的不同體制機制依然沒有捋順。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按要素分配使得人們由於擁有生產要素的多少、品質的優劣等就會產生收入差距。即使是按勞分配,也會因不同勞動者能力、知識水準的不同而出現差距。

另一方面,在存在資本積累的情況下,在一定時期內的收入就可能更多地為一部分過去積累了資本的人所獲得。此外,城鄉差距、技術進步等因素也會影響收入差距。

總體來說,解決收入差距問題,主要還是充分運用市場機制和公共政策兩種手段,從多個層面完善配套政策。但要注意的是,我們決不能過分地以犧牲效率的辦法來換取公平。

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兩個不同概念,但兩者息息相關。多年來,老百姓收入與經濟成長速度保持基本同步,這同樣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從更長遠角度看,必須進一步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實現由「啞鈴型」的收入分配結構向「橄欖型」結構轉變,這是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關鍵。

許多的發展經驗都表明,人均GDP達到一定水準以後,貧富差距反而進一步拉大,最終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這是我們應該高度警惕的。一是要進一步加大減稅降費力度,兼顧效率與公平,優化不同社會階層的收入分配;二是要繼續加大對中低收入群體和困難群眾的幫扶,幫助其解決生存發展面臨的現實困難;三是要繼續加強和改善民生,增加在教育、醫療、養老等民生領域的投入,妥善解決好看病難、上學難、養老難等民生問題,增強老百姓的幸福感、獲得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