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過度強調全年GDP增速目標 關注三大產業鏈的潛在風險

不應過度強調全年GDP增速目標 關注三大產業鏈的潛在風險

近日,中國大陸統計局公佈一季度GDP為人民幣(下同)206,504億元,與去(2019)年相比較下降6.8%。有關全年GDP要不要「保6」和如何「保6」的問題,引發較大關注。興業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王涵認為,疫情導致經濟活動「急刹車」,市場對一季度「資料差」已經有一定預期。復產復工逐步推進,經濟開始復甦,一季度GDP資料甚至略好於市場預期。

 

一季度GDP資料略好於市場預期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大陸經濟運行造成了比較大的影響。儘管中國大陸疫情已經得到較好控制,復工復產取得重要進展,經濟社會運行秩序加快恢復,但是國際疫情持續蔓延,世界經濟下行風險加劇,不穩定不確定因素顯著增多。

 

對於一季度的經濟資料,王涵表示,市場對一季度「資料差」已經有一定預期。復產復工逐步推進,經濟開始復甦,一季度GDP資料甚至略好於市場預期。GDP是一個產出的概念,今(2020)年一季度有超過一半的工作時間內十幾億人為了「抗疫」停止生產經營活動,經濟資料肯定是最差的時候。而市場對此是有預期的,此前已經公佈的12月經濟資料和中觀層面的高頻資料也指向這一點。隨著中國大陸疫情得到進一步控制,經濟秩序逐步恢復,資料顯示2月中旬以來復工復產逐步回升,當前已接近或達到正常水準。製造業、建築業等行業正在通過相應加班加點的方式挽回部分損失。實際上,一季度GDP甚至還略好於預期,說明後期趕工速度較快,相較於海外經濟體,中國大陸經濟展現出較強韌性。

 

隨著復工復產逐步推進,目前中國大陸經濟的主要矛盾從供給端轉向需求端。外需層面,疫情在境外持續蔓延,全球經濟增長存在較大不確定性,將對海外需求產生拖累並衝擊出口企業。內需層面,雖然製造業、建築業等行業可通過趕工補進度,但想要彌補餐飲、旅遊等服務業的損失,難度可能會更大一些。

 

正如417日的政治局會議指出,當前經濟發展面臨的挑戰前所未有。在此背景下,政策基調上「穩中求進」,在穩住疫情防控和民生底線的基礎上維護經濟增長,對GDP增速目標可能沒必要過度強調。

 

王涵表示,境外疫情蔓延加大全球經濟不確定性,政策穩中求進,對GDP增速目標可能不必過於強調。短期增加宏觀對衝力度、積極擴大內需,中長期,政策在通過刺激擴大內需對沖疫情影響的同時,也強調提升要素流動效率、向內部改革要紅利,這意味著利用同樣的資源在經濟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各種要素的市場價值有望得到提升。

 

關注三大產業鏈的潛在風險

疫情衝擊下,海外各國社會內部矛盾進一步激化,全球化趨勢或將受到衝擊,中國大陸產業鏈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一些國家提出不惜代價補貼成本,鼓勵企業轉移製造業,呼籲產業鏈回歸。同時,受國外工廠停工影響,中國大陸部分企業的生產零件出現短缺。

 

關於中國大陸如何應對產業鏈、供應鏈出現的新情況,王涵強調,國內需集中關注產業鏈中潛在脆弱的環節。對於中國大陸而言,需要額外關注電子、糧食、能源三大產業鏈工業不確定性帶來的潛在風險:

 

電子產業鏈

前(2018)年最新資料看,中國大陸半導體需求中仍有27%的產品線高度依賴美國供應商,其中作業系統、資料庫、中介軟體等基礎軟體領域,美國企業在中國大陸市場份額則均超過50%。因此,需要關注半導體產業部分核心器件的供給缺口風險。

 

糧食產業鏈

雖然中國大陸三大主糧:大米、玉米和小麥自給率仍高,但大豆進口依賴度高達85%。考慮到當前已有部分國家因為疫情對糧食進行限運甚至禁運,需要關注糧食安全問題。

 

能源產業鏈

葉岩油革命後美國逐漸成為原油淨出口國,但中國大陸能源對外依存度較高。考慮到在石油市場上美國與中東產油國日益激烈的競爭關係、維護中東穩定的成本、以及中國大陸對中東能源的依賴等因素,需要關注能源安全問題。

 

雖然政治成本抬升的風險可能會影響企業短期經營,但中長期看效率和成本仍然是企業全球佈局的核心考量。對策方面,王涵指出,短期應當穩住生產,把握中國大陸市場規模大、工業體系和基礎設施完備的優勢。中長期補齊產業鏈缺口,化危為機,培養新動能。

 

具體來看,短期疫情境外蔓延,全球需求不足的問題可能正在轉向供不應求的問題,這意味著率先走出疫情的中國大陸產業鏈的話語權增強。中國大陸可以把握住市場規模巨大、工業體系完整、基礎設施完備等優勢,保持中國大陸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性和競爭力,促進產業鏈協同復工復產達產。

 

中長期可建立定期全產業鏈安全篩查機制,集中力量補齊產業鏈缺口。從系統安全性角度,而非純經濟角度,維持中國全產業鏈的完整性。並要抓住戰略機遇,加快5G網路、資料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培育壯大新動能,增強產業鏈供應鏈的靈活性。